[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我买禁书的经历]
刘水文集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优秀士兵崔英杰的最后一滴血
·只有主角没有赢家的游戏——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法拉奇带走了一个世界
·中国民间人权人士报告﹙2000年—2006年6月﹚
·唐山大地震最该问责什么?
·中国人为什么不较真
·文化精英与商业精英联手维权
·钟南山院士人权价值观缺失的悲哀
·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且看独裁者萨达姆的人民观
·下一个是谁——辽宁异议人士孔佑平失去自由第八天
·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中国专制制度的头号忠臣:国家总理
·从孙大午事件看基层政权的掠夺性
·乡村政权的冷血
·费正清:徘徊在丑陋中国身边的一只聪敏的狼
·新文化运动下的“坏蛋”——浅析百年文化摇荡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感舒服的姿势
·深圳,你的良心在哪里?
·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不锈钢老鼠”将获释及知识分子宿命断想
·谁来保护深圳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谈谈十多名少女遭劫杀案
·民主距离中国有多远?——驳“宪政改革先,民主缓行”
·拆迁户“自杀秀”暴露城市化人治弊端
·刘荻事件,政府假法律名义绑架人民
·被玷污的新闻自由
·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吴勇:驳刘水先生《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续解“李慎之现象”——兼答吴勇先生
·伊拉克来信:我宁愿这样做一个伊拉克人
·柏杨是反暴政的文豪吗?
·公愤和中青报出卖了记者陈杰人
·上海申请反腐游行人士胡愚文遭警方殴打后被抓走
·知耻而为,突显新闻垄断危机
·城乡巨差投影:农村出生白领心理、性格特征
·三篇短文
·米卢留给中国的最大遗产是什么?
·中国名列最不自由国家名出具实
·争取100%的言论自由
·他们为什么要偷渡海外?
·“党内监督”暗含执政危机
·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
·也说台湾民主的暴戾
书(影)评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买禁书的经历

   2000年前,在深圳街头可以买到香港、美国出版而被中国大陆禁止引进的书。这些中文禁书一部分是从香港走私而入,另部分则是在大陆盗版印刷。街头书贩均是一些来自外地的十多岁小姑娘,她们游荡在深圳最繁华的福田区和罗湖区主干道深南大道周围的小饭馆、大排挡、僻静小巷,偷偷叫卖。禁书装在黑色塑料袋,一袋装十多本,供顾客选买;更多的禁书则装在黑色塑料袋,隐藏在路边的绿化树丛中,随卖随取。书价奇高,不过能够理解,风险高,价格自然高。

   这些小姑娘恐是被人控制,可见的是十分机灵、卖力,遗憾未做深入查访。也有随母亲卖书的,母亲通常站在绿化带附近蹲守,让小孩去周围街巷叫卖。一次,在华强北路遇见一个贩卖SEX光碟的小男孩,死缠烂打让我买他的碟片。打问之下,他说每天老板规定要卖出多少光碟才给饭吃。曾有做售卖禁书选题的打算,但报道会引起官方注意,最终还是放弃。

   凡是在一个专制国家被禁限的书籍、音乐、电影、歌曲,乃至宗教、户籍、组织及价值观等,其实最终禁锢的是人们的自由和权益。

   我在深圳买的第一本禁书,是1997年在深圳火车站香格里拉酒店附近购买的《邓小平之后的中国》。此前曾来过两次深圳,均暂居数天,竟没留意到隐藏在偏僻街巷的禁书。最早看禁书,应是初中时抄、读手抄本;高中时偷听美国之音、台湾的“敌台”;1991年在北京火车站偶然买到的曾亲历的“六四事件”地下杂志。

   1999年10月,深圳举办第一届高交会。我去会场采访,居然在高交会馆旁边的立交桥洞发现这些书贩身影,她们很有生意头脑,混杂在摊贩中间,向行人兜售。深圳是旅游重地,在封闭、禁锢的国度,内地游客都喜欢购买那些涉及高层党首、政治人物、政经和社会内幕的禁书。就像人们蜂拥至深港沙头角购买电器、黄金饰品、丝袜等等一样热心。当然,SEX碟片也备受游客欢迎。

   深圳与资讯发达的香港隔河而望,因而广东境内可接收到香港电视节目信号;在罗湖区靠近火车站附近街头,能买到当天香港出版的报纸;加上粤港居民跨境来往便利。在互联网尚未普及之前,从1980年深圳建立经济特区到2000年,深圳实际上不仅充当经济开放桥头堡角色,而它自由信息传播的角色往往被忽视。

   虽然这些禁书有些是盗版书,但文字很少有错疏,图片还能够分辨清楚。因常常购买禁书,跟书贩熟识。我给她们留下电话,只要新书到货,她们都会电话通知我。让我收集了许多珍贵资料,了解到许多朋友的动向。《天安门》、《王丹狱中回忆录》、《中共太子党》、《邓小平之后的中国》、《魏京生狱中书信集》、《八九民运史》、《情义无价》……

   书名不一一列举了。

   大约在2009年,美联社一位驻京记者,看到我这篇短文,给我发来邮件,想了解深圳地下禁书状况。而我在2004年被警方构陷第三次入狱两年、2006年6月又因撰文批判当局,被深圳警方强制驱离工作、生活十年的深圳。实际上,2000年之后,深圳街头公开兜卖禁书的书贩已逐渐减少。一则官方查禁严厉;二则互联网普及。

   也有几次让网友代买禁书的经历。与海外出版自我事前审查不同,大陆出版业往往是事后审查而造就禁书,以下即属此例。

   2003年,成都一位从未谋面的媒体同行杨震,说他能够买到内部出版、发行的《古拉格群岛》。这太让我高兴。苦苦寻找多少年,都难睹真容。一套三本,纸质、装帧普通。但也让我爱不释手。斯大林发动共产政治清洗,所有人民成为制度的敌人。索尔仁尼琴在克格勃的监视、追踪状态下,秘密状态下地完成这部550万字巨著。因此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跟几位中文系毕业的人,随意聊到这本书,他们竟然都一无所知,可见中国大陆禁书的严厉。

   当时在成都商报任职的杨震,很快买到一套《古拉格群岛》寄给我,执意不要百元书款。这本书从此摆在床头,看过两遍。没书看的时候,我会随手拿起来再翻一翻。相隔三年,2006年4月,我第三次出狱回甘肃探亲之后,返回深圳途中,专程绕道西南地区旅行散心。随身旅行箱中带着《古拉格群岛》,见到了杨震。此时他已离开成都商报。他花费数天时间,陪我玩遍成都。旅途匆忙,一直没有买到中意的送他的礼品。我拿出几百元现金给他,他拒绝了。我离开成都前一天,他又约了原报社同事、我在天涯社区几年前即已认识,但尚未谋面的汪建辉见面。请他俩在街头茶馆喝茶、吃饭、聊天,我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意外从汪建辉口中获知隐居于丽江廖亦武的行踪,另文专述。

   另外一次代购禁书,是杭州一位朋友,也是网上结识,不是特别熟悉。大约是2002年,据闻有本《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出版不久,即被叫停。我找遍深圳大小书店,也没有找到这本书。试着与这位朋友联系,他很爽快地答应在杭州找找看。大热天,他跑了不少书店才找到。他买到书后,立马寄给我,我随即将书款汇给他。

   说到禁书,不能不提到何清涟女士著的《现代化的陷阱》。此书出版不久,1998年某天,我专门拜访了时在深圳法制报任职的她。遗憾得很,几年以后,因为这本书她不得不流亡美国。1998年被称为“何清涟年”,一点都不夸张。此书先后获得“长江读者奖”、“国家图书奖”。她给中国经济改革准确把脉,不乏人文关怀。真正关心国家利益和弱势群体的知识分子,并不能见容于这个社会。但一年以后,《现代化的陷阱》被禁止再版。消灭思想和信息传播的那些权力者,他们的手伸得跟大猩猩一样长,嗅觉比狗还灵敏。

   《现代化的陷阱》港版书名是《中国现代化的陷阱》,内容未删。2005年,何清涟在美国补充最新资料,出版《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修订本。我认为,无论是经济学科还是人文学科的中国大陆大学生,本书都可以作为他们的必读书目。对他们普世价值观的塑成,学养积累,特别可以学习一种观察和分析社会问题的方法,都不失为值得推荐的简明读本。

   我手头的一本《现代化的陷阱》,被朋友从家中拿去,再没有还给我。一直耿耿于怀啊。几年以后,在深圳书城,我竟然在一排国家政治读物中,发现了唯一一本漏网的《现代化的陷阱》。太出乎我的意外。买下保存。也是幸运,那些政治读物没有读者愿意注目的。

   还有出版后被禁的章诒和女士所著《往事并不如烟》。我2004年入狱后,委托难友接见时辗转带进我家藏的此书。包裹报纸封皮掩饰,在监仓中传阅。有爱惜书籍的难友又加多一层报纸封皮,将监狱加工的劳役产品塑料袋上的棕色绳带裁下一段当做书签。出狱时,部分日记和书籍被扣,此书幸在出狱时连同其它几本书顺利带出,至今发黄的报纸封皮和绳带书签仍原样保存。

   与香港流入禁书同步的是香港开放的出版业。因大陆出版审查、发行严控,也有出版社利润考量,那些在大陆不能出版的历史事件、人物及时事话题、文学作品,选择在香港出版,不少是自费出版。也有买到香港国际书号,在大陆自费印刷、发行,有人买卖书号而被重判。其中不乏粗制滥造的出版物。我有一位北大毕业、后在北欧获得博士学位的朋友,长期居住在欧洲,在港注册一家出版社,专职编撰、出版大陆时事政治读物和权力秘闻。

   近年,海关查扣禁书已是常态,时有报道、诉讼。最著名的个案是李锐女儿李南央在北京海关入境时,其父在大陆不被允许出版、而在港出版的著作被查扣,她愤而写出讨伐公开信。

   通过网络代购禁书,不失为好途径,台版、港版禁书几乎都能买到。网络成为广告和订单手段,如上述的此类实体书籍不乏在大陆盗版印刷,规避邮寄风险。价格不菲、印制不佳。也曾数次直接收到台湾出版、邮寄的文学禁书,属漏网之鱼。

   海关按书目审查,已是公闻;邮局向有警方秘密检查信函、书报,却少有人知。我曾亲历。1994年因写作六四、黑社会两个内容书稿,并与香港联系出版事宜,来往书信被警方在邮局发现而第二次入狱。

   我们赖以生存的社会密码都隐藏在这些禁书中。

   

   2007年初稿,2013年12月修改

   

   

   

   


此文于2013年12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