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刘水文集
·“党内监督”暗含执政危机
·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
·也说台湾民主的暴戾
书(影)评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3月15日晚,看央视九频道崔永元主持的《小崔会客》节目。主题是“讨论”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就学问题。邀请嘉宾是一家三口,他们来自安徽定远农村。父母在北京开个小食档卖包子,女儿在农民工子弟学校读小学六年纪。特邀嘉宾是一位正在北京参加人代会的人大代表。

   女孩叫郭文雅,12岁。聪明、漂亮、灵性。穿着陈旧。曾参加今年央视春晚打工子弟学生诗歌朗诵节目《心里话》。

   节目开头,小崔问小丫头:喜欢北京吗,愿意在北京继续上学吗?小丫头笑着点头。她随父母在北京生活了八年,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崔又问:假如让你回老家上学,你愿意吗?小丫头回答:老师讲方言,她恐怕听不懂。摇头。

   当着摄像机,她三次流泪。说到北京的同学欺负她,不跟她玩,她留下了泪;说到父母辛苦谋生,将无法负担她上中学的费用,她泪流满面;小崔和专家竟然给小丫头游说:你要理解北京无法满足几十万外来务工人员子弟在北京上学,你回家乡农村上初中吧。小丫头懂事地点点头,突然用双手擦拭泪水。

   节目做到这样残忍、失去人性的地步,太让人惊愕。北京,你太霸道。其实霸道、无耻的岂止北京首都!强势集团对弱势群体的歧视,城市对农村的压榨,要让懵懂无知的下一代来承受,这不单是户籍制度造成的。在每个人心中,潜在的等级意识仍在作祟。中共对曾帮助打江山的农民兄弟欠账,太多太久。凭什么一个在农村出生的孩子不能跟北京小孩享受同等的公共教育资源?农村免费义务教育难道就是将农村孩子永远禁锢在农村受教育吗?

   进城务工人员的生存状况,直接牵系到他们的子女受义务教育的现状。关注两亿务工人员就是关心他们的子女,关心国家的未来。

   北京口口声声自称校舍、教师资源不足,无法解决务工人员子女就学要求,这绝对是借口。既然务工人员也是城市的建设者、纳税人,他们子女受教育的权利,所在城市当然要保障。即使条件暂时不具备,但要让社会民间看到北京政府尊重人权的诚意。人们看到的却是北京只管收税,推托政府义务的丑陋嘴脸。此前有媒体报道:北京某区政府先断电断水、停止供暖,强制辖区农民工子弟学校停课;继而,用砖头堵塞校门,学生家长推倒砖墙,送子女上学;最后,政府拆毁学校。据说,这些农民工子弟被分流到了公立学校。这些学生在公立学校,仍需支付高昂的借读费、学杂费,有的不得不退学回家。

   义务教育实质上就是免费教育,但是在中国语境中,非要用“免费义务教育”才能说明不同于实行了几十年的“收费义务教育”。今年全国农村全部实施义务教育,即免去小学和初中阶段的学杂费,对以上困难学生和部分住校学生另外给予生活补贴。城市义务教育仍未兑现。义务教育经费,中央与省级大约六、四分摊,然后市、县级级分摊。今年国家农村义务教育经费预算为2235亿元。中国GDP连年8%以上增长率,但教育支出占GDP不到3%。国际平均教育支出占GDP为4%,非洲一些国家都达到国际平均水准。改革二十多年,社会财富没有流向关乎国家、民族素质的教育,儿童失学率甚至超过1970年代,这是中共执政五十多年来对人民和国家最大的一笔欠债。政府不是没有资金支持义务教育,而是治国不善,大量国有资产和纳税人资金流向贪官腰包和单位福利。仅举两例:国家有关部门公开承认,现在未被抓获的外逃贪官达到4000人,裹走金钱达到500亿美元;每年公款吃喝、旅游、公车消费黑洞,总计达到3000亿人民币。单这两项流失的资金为7000亿人民币,远超过今年农村义务教育预算。义务教育喊了多少年,资金缺位,每年公款挥霍掉的纳税人金钱,支付农村义务教育经费绰绰有余。用什么考验“执政为民”、“三个代表”、“和谐社会”,这才是硬指标。

   这里需要厘清几个关键观念。

   一.城市化不是对弱势群体的掠夺过程。现在单是进城务工农民已达到两亿人。政府推进城市化,让农村富余劳动力往城市转移,这个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那么,政府应该相应设计可操作的配套制度,以切实保障进城农民的各种利益。事实却相反。北京和其他大中城市,没有赋予农民国民待遇,他们处处受到歧视。在子女就学、福利、住房等公共福利领域,依然低人一等。平等的阳光照耀不到进城农民大军的身上,他们的身份依然那样的灰暗。1980年代以来,农民开始大规模流向城市。这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规模巨大的人口迁徙时期。不同于以往因战争、瘟疫、灾荒,和政府强制移民形成的人口迁移。现代人员流动,首先是长期苛酷的城乡二元国策,造成贫富巨大悬殊的结果。其次,是自由市场经济作用的结果。进入城市,他们的技能、人缘、见识都低人一等,只能靠体力和勤劳才能维持生存。相对于原来城乡二元结构制造的绝对身份歧视,他们在城市沦为面对面受歧视的境地,也波及他们的子女。由于政府救助和国民待遇缺席,他们遭遇的精神和生存危机将是双重的、剧烈的。

   谁都不能否认,进城务工人员已经成为城市的有机组成部分,一旦他们离开,整座城市将陷入瘫痪——1,长期居住而非季节性的;2,他们的工作渗透到各个层面;3,他们同样作为纳税人,为城市贡献着财政收入。

   二.农村义务教育设计的短板。享受义务教育并不意味着要将农村子女禁锢在农村受教育,务工人员子女同样具备享受更好教育的权利。城市学校的设施和师资优于农村,文明程度较高,这都是事实。基于上一的分析,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就学,就应该由所在城市解决。问题在于:在农村,也就是他们的户籍所在地,他们能够享受免费九年制教育,那么,随父母进入城市,免费还能够享受到吗?如果仍然免费,那么,这些费用如何从农村转向城市?如果不能,他们的家庭却不能享受城市人的低保、福利房等等公共福利,他们仍然面临辍学的危险。还有另外一种情形,就是进城子女不再享受免费教育,因此务工人员负担不起子女学费,将子女留在农村。但是,庞大的农村留守儿童因为辍学、身心健康,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又如何解决?

   据我有限度调查,进入城市公立学校的农村学生,公立学校千方百计乱收费,多收费。借读费倒是不敢公开索要,其他名目的乱收费,比如课桌费,还是乱收。

   义务教育法脱离中国当下现实,没有操作性,藐视两亿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就学问题,实在谈不上是一部良法。

   三.废除身份等级,给予农民国民待遇。说到底,农民问题本质上是身份隔离。只要赋予农民平等的国民待遇,摧毁身份隔离并非难事。比方一个农民在北京连续居住了三年,不管他们从事什么工作,哪怕没有工作,只要他本人愿意申请,就给他北京身份证。同等享受低保、医保、住房、失业等公共福利,注销农村土地。至于将来去别的城市,与当地待遇相同。身份证号码是唯一的,但在全国户籍网上,地址变化都有纪录。从技术上讲,这样操作没有丝毫问题。身份证简化到只证明基本个人资讯的功能,其他附带的城市人就业、入学、住房等等福利功能全部取消。现在农村也开始实行低保、医保、养老政策。他们即使将来回到出生地,也不存在生存、养老问题。

   “农民工”本身就是一个隐含歧视性的称谓。根据职业划分身份是国际惯例,更科学更人性,也利于整个国家的人口管理。与两亿流动农民潮流汇集在一起的还有数千万大学生和异地就业者,他们的权益同样不能忽视。

   国家属于全体中国人,中共作为“执政党”,应该将党派利益和国家利益清晰地区别开,摧残国家最基本的农民阶层和基础教育,就是毁灭国家的未来。将国家未来捆绑在党派短期利益的战车上,在专制的末路上狂奔,是拿整个国家和国民赌博,是极为不负责任的执政理念,其结局将是非常危险的。

   昨晚的节目,很让人震撼。中央电视台、这个政府在集体侮辱农村孩子,在摧毁她的人格尊严。与其这样公开受侮辱,不如不上电视。但错不在她,不在她的父母。因为她和她的父母别无选择。即使他们拒绝上台,也不能逃脱千千万万的农民子女遭受歧视和侮辱的命运。这将造成她永久的心灵伤害。央视摆明了一付伪善面孔,不惜迎合政府不作为立场,却宁肯伤害一个弱者,一个小孩,太无耻,太失却人性!

   

   2006年3月16日

   

   原载《民主论坛》2007年3月2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