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劼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李劼文集]->[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李劼文集
·中国晚近历史上的话语英雄
·
·孙中山上断改良之路、下启国共之祸
·国共相残蒋汪有别,民国人文先秦风貌
·抗日赌局斯大林做庄,爱国话语共产党获利
·毛泽东复辟家天下,以文革告终--六十年中国之一
·邓小平重建党天下 以六四血祭
·作为历史标记的五四和作为五四的历史
·新文化运动的两大领袖:陈独秀和胡适之
·鲁迅:通向毛泽东的桥梁
·马克思主义和伟人政治——二十世纪中国文化人的精神光谱(1)
·胡适的整理国故和古史辨派——二十世纪中国文化人的精神光谱(2)
·文艺复兴和新文化运动
·章太炎和梁启超
·革命愤青的鲁迅批判和鲁迅的左转
·梁济、辜鸿铭和林琴南
·熊十力和梁漱溟
·平实的钱穆和台湾新儒家宣言
·新月派诸子的自由风貌
·南有施蛰存,北有钱钟书
·林昭的昭示和顾准的求索
·美学审视下的高尔泰,朱光潜和李泽厚
·王国维、陈寅恪的文艺复兴意味
·今朝酒醒何处?
·中国当代思想界的真实图景
·
·希特勒和他的行为艺术
·乔治•奥维尔和切•格瓦拉
·
·把酒论今古
·答独立笔会问
·《商周春秋》代后记:一个思想者的自言自语
·子虚乌有的思想者俱乐部宣言
·论第三空间—兼论从双向同构到“三生万物”
·山顶立和海底行
·重建精神家园,走向普世写作--《美国阅读》海外版前言
·言论自由和自由言论――在《独立笔会》走向公民写作讨论会上的演讲
·《金刚经》的无言意蕴
·伯夷叔齐是昨天出走的
·清华简的另类读解
·追溯河图洛书,还原华夏人文景观
·二十年后如愿,重写中国历史
·
·查建英的“八十年代”派对
·杜维明的文化投机:儒家的晚期病症
·夏志清的黑白思维和情绪著史
·从王朔的背后看王朔
·《如焉》触动了什么和触犯了什么?
·山一般朴實的書香之門--讀王圣思《辛笛傳》
·
·张艺谋电影和流氓美学批判
·张艺谋的电影美学起义
·王家卫的艺术困境
·李安在《色·戒》中的盲点和失败
·《无极》:日暮途穷的陈凯歌
·清末民初的历史缅怀--综评大陆兴邦电视剧
·血色,并不浪漫--评大陆电视连续剧《血色浪漫》
·《大国崛起》的文明崇拜和图强心态
·《阿凡达》的出俗媚俗及中国效应
·盘点中、日武侠片的美学品味
·斯皮尔伯格和他热爱的四部经典
·
·从莫扎特歌剧《查蒂》的另类排演看美国左疯美学
·评点国家主义歌剧《秦始皇》
·崇高与悲悯:古典歌剧的人文精神和审美景观(1)
·崇高和怜悯:古典歌剧的人文精神和审美景观(2)
·威尔弟,歌剧史上的集大成者
·威尔弟,歌剧史上的集大成者(古典歌剧论3)
·普契尼,歌剧史上最后一位大家(古典歌剧4)
·
·自由需要运动吗?--评袁红兵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纲要》
·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反共,还是反专制?
·邓小平物欲型开放的瓶颈危机
·京奥感叹:英国人的八分钟
·盛世危言:人文黑暗的灾难性后果
·《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可以看得见的胡温政改
·“七.五”事件是人权血案不是民族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在网上看到两条消息,对比之下,让人感到非常刺目。一条是温家宝总理的答记者问,一条是李建强律师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因为从这个声明中继续点击开去,看到的是严正学的面临判刑和力虹的被判六年。他们也许刑期不同,但却同样都是言论获罪。这对于温家宝总理面对记者、尤其是面对提了二个尖锐问题的法国记者时的侃侃而谈,作了一个极为讽刺的注脚。也对胡锦涛主席提出的和谐社会,提出了一个相当尖锐的质疑。
   
   我跟严正学仅有过一面之交,在他的一个画展上。言谈之间,发现此君说话一点不会曲里拐弯,有什么说什么。且不说他的高见如何,至少是个性情中人。这样的性情,不说如何的了不得,起码是一种心理健康的标记。在美国,你随时随地可以碰到这样的健康人。直率、坦言,即便意见相左,也说得明明白白。真不知他到底说了什么让当局不悦之辞,竟然被投入大牢,还要等着人家重刑伺候。
   
   知道力虹的名字,是看了他在网上发表的文章,叫做:“病树前头万木春——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因为我不认同把自由做成运动,力虹以很运动的语气语调在网上贴了我一张大字报,把我比作“病树”,把他所参加的运动比作万木春。对于力虹的这种观点,就像我素来对运动的看法一样,是不认同的。至于他在文章中把我比作病树,痛恨我在历史小说《商周春秋》中为纣王和妲妃翻案,将我冠之以“上海滩文人”云云,我既是不以为然的,也是并不在意的。我在意的是他说话的权利,当他的权利被剥夺的时候;我在意的是他言论的有无自由,当他的言论无法自由的时候。

   
   言论自由并非是一种可有可无的精神特权,而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天赋权利。就像任何一个政府都能无权垄断空气、水份和阳光一样,任何一个政府都不能剥夺民众言论自由的权利。几千年前周召公的“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不过是从统治者的角度表明了民众言论自由的不可剥夺。今天的中国政府既然号称“人民政府”,就更应该从民众的角度、从言论自由是不可剥夺的天赋人权的角度,尊重每一个公民的说话权。要不然的话,当局拿什么来标榜自己是“人民的政府”?
   
   近来,国人开始津津乐道于“大国崛起”。无论是海内的还是海外的华人,好像都在为中国能否作为大国崛起而激动不安。中国的媒体把卫星载人上天看作是大国崛起,把导弹击落废弃的卫星看作是大国崛起,甚至还曾经把可以对美国说不看作是大国崛起,却唯独不愿把对言论自由权利的尊重看作是大国崛起的标记,不愿把政治的透明度和宽容度看作是大国崛起的标记。有些国人不明白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没有说话权的国家,导弹再多,打得再远,也不是一个伟大意义上的大国,而是一个疯狂意义上的疯国。是要一个伟大的国家,还是要一个发疯的国家,我想今日的中国当政者,不会不明白此中的区别。
   
   我不反对中国成为一个伟大意义上的大国,假如在这个国家的民众可以自由言论,假如这个国家的政府对于民众言论权利的尊重就像人需要空气、水份和阳光一样地不可或缺。但我无法认同中国成为这么一个大国:一面把导弹打进外太空,一面以言论罪,把言论者丢入人为的地狱。在9.11的灾难降临美国的时候,曾经有中国人说过,在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在严正学和力虹因言获罪的时刻,我想说,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中国人,都是严正学和力虹那样的自由言论者!
   
   中国今日的当政者假如真的想让中国作为大国崛起的话,假如真的想让中国社会成为一个和谐社会的话,那么眼下不妨做一件让人信服的事情: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200年3月19日写于纽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