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关于所谓于世文起诉书的声明
·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厘清“非”与“反”在社会组织及其运动中的分界
·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20050602

   现居住北京的民主人士李海因从事中国民主事业,两次被投入牢房,监狱生活近十年。十年中,他一直拒绝承认中国政府加给他的罪名。在六四16周年之际,李海回顾了漫长的监狱生活,用沉稳坚定的口吻表示:“六四是我们每一个人一生最大的荣耀,能参加六四,是非常幸运的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16年前枪声一响,所有的人都准备好了抛弃共产党”,李海分析了六四镇压使中国社会的道德变得更加败坏,贪污腐败横行,受害民众的广泛增加使民间要求民主的呼声变得更高,范围更广,以及共产党的灭亡者心结,“宏观上,六四精神被更广泛的传播和继承,现在人们告别共产党的意识比89年还要深刻。”

   因媒体和网络上对李海简历的介绍不同,经和本人核实,记者将李海简历归纳如下:

   李海,男,现年50岁。1954年5月2日生于北京,1978年考入南京大学哲学系,1982年至1988年任教于北京中医学院哲学系,1988年考取了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研究生,1988+1年天安门民运动期间担任“北京大学学生自治筹委会” 的对外联络部部长,1990年6月1日因策划、组织六四一周年纪念活动被北京市公安局“收容审查”209天,被关在海淀看守所。1995年5月31日,被中国政府以“调戏妇女”的罪名拘捕后,中共又根据搜出的六四难属的资料,另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宣布逮捕并判刑9年,一直被关在北京郊区的良乡监狱,2004年5月30日刑满释放。无业,至今未婚。父亲年高78岁、母亲73岁。

   许多结识李海的民主人士表示李海生活极其朴实,为人和平理性。民主人士张林撰文写到:在中国民运人士中,有两个著名的清教徒,就是李海和李国涛。他们生活上的简朴程度,都是令人惊讶的。他们不沾烟酒,没有任何嗜好。他们的着装,一看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样式。那几件旧衣服,我估计都是他们从父辈那里继承的。

九年牢狱:北京以“调戏妇女”问罪搜家 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

   李海在第二次被捕入狱前,他为帮助中国人权把对六四难属的经济援助送达他们手中而四处奔波。在他负责的500名六四难属的名单中,除了地址不祥和重复的50名以外,他和其他民主人士合力,把这些援助送到了约450名的难属手中。

   张林还曾回忆:1993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安徽民运的一个交通员突然闯进我的办公室,带着一个满脸笑容的年轻人,那就是李海,我赶忙带他们离开我那受监视的办公室,来到我们的一个聚会点:一家小饭馆。李海的警惕性很高,一边吃东西一边东张西望。我要他别担心,他说不,他在合肥已受到注意,不知便衣有没有跟到蚌埠。后来我才知道他所做的重要工作。他当时是民运的联络部长兼后勤部长,背着一个破旧的黄书包,奔走于全国各地,黄书包里有两样重要的东西;联络图和支票夹。

   1995年5月31日,北京当局以“调戏妇女”的罪名将李海拘捕,并抄走了李海家中所有的个人物品,包括电脑设备和500人的通讯录等等后,将罪名又定为“泄露国家机密罪”宣布逮捕李海并判刑九年,他被关在北京西南郊区的良乡监狱中。

   关于“调戏妇女”的罪名,李海表示,中共一直到现在也没能说明是谁举报他“调戏妇女”的,他断然否定会有民运人士的家属举报他。“因为他找不到别的罪名,他就用这个罪名把我抓起来,然后把我所有的东西抄走,寻找出一些名单,用这个罪名逮捕我,当局主要的理由是为那些受难者送中国人权的帮助。”

   张林分析李海就是因为“联络图和支票夹”被中共投入监控。张林:按照中共自己制订的法律,了解各地民运情况和协助人权组织提供入道帮助并没有罪,但是中共是不守任何约定的,只要认定你不是顺服的共产主义奴隶,就可以随意定一个罪名把你送进监狱,在那里你必须在电棍的指导下从头学习怎样做一个共产主义奴隶,每天吃饭前要大声唱歌,歌颂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感谢共产党对你的殴打和虐待,态度还必须诚恳,否则立刻再打你一顿。

良乡监狱九年生活片断:为日本西裤剪线头、缝合、放风

   李海透露,在北京良乡监狱的九年的监狱生活中,他和犯人经常被迫劳动到深夜,有的犯人要劳动一天一夜,质量不好还要被警察电击。

   98年到2000年,外面工厂做成后的西装裤子在裤腰、裤裆、裤腿等处有很多线头,良乡监狱命令犯人剪线头。一些小的地方还需要缝合。

   李海:“寻找这些线头很费眼力,如果完成质量不好的话,犯人要被拉出去用电棍电一顿,给一顿惩罚。有的时候要剪60条,还有的时候要剪90条,这个是非常大的劳动量,有的犯人要干一天一夜。”监狱对李海的要求显得略为收敛,要求他每天做到深夜12点就可以休息了。

   良乡监狱劳动时的光线昏暗,一千多度高度近视的李海经常把针扎到手上。

   这些裤子带有日本商标,是向日本出口的黑色西装裤,李海记不确切商标内容了。两年后,良乡监狱又开始加工出口日本、据说是日本学生使用的带铜扣的西装制服,再后来良乡监狱就加工国内电子商品了。

   按照规定,中国司法部规定监狱犯人每天劳动学习时间不可以超过8个小时,每周不可以超过48个小时。但是李海表示中国良乡监狱不太理睬这些规定。

   李海举例说:你比如说放风这件事情,55年还是54年,国际上有个最低囚犯待遇的标准就是犯人必须放风,而中国就没有这些规定。经过努力,在2003年的前后,北京市监狱管理局下来这个规定,就是每个犯人每天要有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可是我所在的监狱他不承认这些规定,给我的印象就是监狱的下面系统他们可以无视一切法律、规定,即使他主管的上级监狱的规定他都可以不承认,没有人监督监狱无视法律。

中国监狱使人丧失记忆 反应迟钝

   李海:九年监狱生活使得头脑迟钝,里面的生活是被动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由他们支配,完全没有主动性,时间一长,不超过三四年,变的象忧郁症一样,主动性都变得比较差。出狱后,我努力读书,思维上还是恢复了一些;我的记忆呢,通过这九年监狱,也大多数都遗忘了,包括很多熟悉的朋友见面,好多细节我都忘了,很多要朋友提醒我。所以我首先是自己慢慢的恢复。

   谈到民运朋友撰文描述李海衣着一贯简朴时,李海难为情的笑了起来:那个时候(九年入狱之前),我确实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帮助朋友这方面来。结束九年监狱的生活回到父母家中后,衣服都过时了,我也不会挑,样式都不太懂,到春秋的时候,我只能把以前的衣服挑出来穿,虽然这是个小事,但是给我造成一种挺难的感觉。从我自己来说呢,确实对穿的东西不太重视。

六四真在中国依然被封锁

   记者:当年中共发言人袁木在电视报纸上信誓旦旦的的宣布六四期间没有开一枪,没有打死一个人,现在中国人怎看待这些谎言?

   李海:他那个谎言是很明显的,他说死了三百来人,死的大多数是部队的,还误伤了一百来人。

   记者:是不是大家都知道六四的真了呢?

   李海:我听到消息是十几岁的孩子都不知道六四,就是知道也是很模糊的,上网的人还是少数,所以就可以看到共产党新闻封锁的厉害。总还是有那一些参与或记忆的人,但是这个时间已经很长了,如果悲观的说,日常的消磨,后来发生的各种事件,生存造成他们心灵的变化,真正能够记住六四,并且象我们这样有很深情感反映的人,在总体上还不是太多的。

无悔:“能参加六四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

   记者:对六四当年您的选择,您坚持下来,您感到是好还是不好?

   李海:六四是我们每一个一生最大的荣耀,能够参加是非常幸运的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个人一生中能够参与这样的民运动,他的一生是非常幸运的,因此我很珍惜这段历史。从正面来讲,这个事件是几百年跨度中我们民族的一个骄傲,是非常不容易的。另外,通过这样一个事情,使我们认清了一些东西,认清了当局的本性,我觉得这也是我一个宝贵的收获。无论后来发生了什,我都觉得很值得。至于后来发生的由于自己帮助受难者而入狱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个情结,如果我不做这个事情,我内心会觉得非常痛苦,做完了这个事情,我内心感到非常平静,做了我该做的事情,许多人问我,你付出了这样的代价,你觉得怎样?我没有觉得付出代价,我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它们把我投入监狱,不过是帮助我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没有感到有什代价,当时,在判刑之前,他们来问我,要求我做出我出违背我自己本性的那种选择,比如说供出别人,我就讲,如果我那样做的话,我的后半生都会鄙视自己的。现在的结果我觉得很好,不管他们加给我什,但是我没有违背自己的本性,而且也不得不这样做。

   记者:您这种正直坦诚的精神正是我们社会所比较缺乏的。

   李海:我想在每个人的心底,都有这种比较诚实的、比较坦白的东西。不过,大部分人生存压力很大,而且,社会的体制每天四面八方生活的压力都在消除他们这种东西,也不允许他们表现出来,强迫他们走另外一条路,只顾自己的,虚伪的、扭曲的、迎合的这样一条路。它每天这种作用,迫使人们不得不按照自己不愿意的方式去生活,这是普遍的东西。至于我自己在别人看起来付出很大的代价,归根结底是要社会进步,要改变社会这种机制,其中最主要是没有分权、没有制约的一种绝对权利,这样每个人内心深处那种本质的东西才能自然的释放出来。

六四精神的延续和扩大,共产党的灭亡者心结

   李海:16年前枪声一响,所有的人都准备好了抛弃共产党。只是没有想到它能维持这久。老百姓从以前“共产党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他们依赖这个一体的政府,到六四之后,他们感觉共产党和我们是两回事,共产党怎样了,跟我们没有关系;共产党员也是,他们也感觉到共产党没有多久了,包括报纸上报导的好些大的贪官一样,他们认为这个政府肯定会垮台,自己能够有些存款,就可以在这个社会上做富翁的,所以他们能捞一把就捞一把,捞完了以后,好在将来的社会中立足。

   李海:在人们心中,对共产党的垮台都是毫不怀疑的,包括当局近年来采取的种种措施,它毫不顾及了,毫不顾及法制啊、法律面的,它就什都不管,它这种行为方式,就是灭亡者的心结。我抓住一根稻草就抓一根,我不管这些了,它完全没有自信了。如果人心是这样的话,事情也就是这样,如果统治者都以一种灭亡的心态来行事的话,它反而会加速这种灭亡。所以从这种人心到实实在在的道德沦丧,每个人都发泄对社会的不满,到处都是喊声,共产党控制不可能再象以前那样严密了。到处发生的分裂,经济领域的分离、变化,党内行为的涣散,从种种一切方面都可以感觉到。在中共现行体制发生的各个方面的崩溃中,最深刻也最根本的就是人心道德的崩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