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关于所谓于世文起诉书的声明
·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厘清“非”与“反”在社会组织及其运动中的分界
·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李海

   读了王力雄所写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之后,我忽然有一个感悟:人们通常使用帝国主义这个词来描述某国对异国(至多包括对异民族)的干涉和压迫,但是这个用法是不是过于局限了?这不仅是在适用范围上的局限,也没有表达事情的本质。

   什么是帝国主义?从现象描述上来看,正如王文章中生动地描述的那样,就是不允许当地人民的自我表达,用外来者的意志取代乃至压迫当地人民的意志。

   但是,用外来者的意志取代乃至压迫当地人民的意志,难道只是发生在异国或异民族之间吗?即使在一国之内(一个民族之内)外来的意志和声音压制本地的意志及其表达,同样是不折不扣地帝国主义行径。之所以这样说的理由是:什么叫帝国主义?就是以帝国心态来处理事务的主张。而帝国心态并不是只表现在对待国外事务上。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之所以在国内也经常不假思索地使用镇压手段,就是因为它确确实实地曾经长期是一个帝国,是一个由皇帝作为外来力量强力统治各个地方的国家。这才是帝国这个词的本意。在这个国家里,自治是不被肯定的,是需要排除的。与此相对立的主张,就是当地人民自己意志的表达和实现,这就是自治原则。在现代社会,自治原则应当普遍地适用,无论是在异国之间,还是在一国之内,否则,都应当说是帝国主义行为。

   所以,在现代化的潮流中,我们不仅要反对国与国,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帝国主义,而且特别要反对一国之内,一民族之内的帝国主义。之所以要特别反对,就是因为它离我们更切近,更与我们每日每时的生活相关。再进一步说,对个人自由(包括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等等)的任意剥夺和压制,这本身就是典型的帝制余毒,就是帝国主义行为。所以,让我们反对帝国主义,打倒帝国主义,其目的就是要求每个人的自治,每个人群的自治。只有在这种自治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联合,无论是在一国之内的联合,还是在国与国之间的联合,才是有益的。

   也因此,所谓人权和主权之间的对立,从根本上说是个伪问题,对立是不存在的。只有每个人,每个人群的主权得到尊重,这样的主权本身也才有权利存在。否则,一个无视他人权利,压迫他人主权的“主权”,本身的合法性就成为问题,而它所压迫的主权者其位置是处于国外还是处于国内,确是非常次要的。

   200601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