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关于所谓于世文起诉书的声明
·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厘清“非”与“反”在社会组织及其运动中的分界
·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大纪元2005年4月3日讯】(大纪元记者岳芸采访报导)中国传统的民俗节日清明节在台湾与香港,人们祭拜祖先、扫墓、慎终追远。而在中国大陆,因为1976与1989年的四五运动对政权的冲击不小,导致今年清明节还未到已经令中共相当胆寒,防范民众追悼今年初病逝的赵紫阳。民主人士李海在受访时表示,这种做法肯定是使人更加离心离德。

   记者于北京时间4月2日晚间采访李海,六四镇压时,他是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班研究生。李海说已好久没去北大了,现在不知道情况怎样。“这些年北大让人失望的东西可能会多一些,但是像给中宣部上书的焦国标这样的还可以。”李海表示。

   关于这次清明节,李海说没想做什么事情,因为在监狱待了九年,回来已十个月了,他只是想休息一下,适应一下吧。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从李海出狱以后,这已是第八次限制他的自由了。第六次是赵紫阳逝世的时候,限制他半个月的时间;这次恐怕要长一些,大概要二十天。第七次是开两会的时候,软禁了十五天。然后他休息了几天,一个礼拜还不到,又开始限制他的活动,就是这次。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李海(左)探望不久前被公安便衣暴打受伤的胡佳(大纪元)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出狱不到一年即八次被禁足,赵紫阳逝世的时候,被限制半个月不准出门(大纪元)

   

   李海说:“这个很讨厌的,如果我出门它们跟踪我就谢天谢地了。问题是它们根本不允许我出门,现在经由我与它们争了之后有个变通,就是我到附近买点食品还可以啦,但是其它事就不可以了。如果我想做自己的事,就不许可了,要经它们批准,就是什么事都不能做了,等于就是软禁了。”

   整个三月份有三十一天,只给李海六天的自由时间,其它时间都被软禁。

   李海:“特别是这一次,清明节是4月5号,它们3月26号就来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清明节也没任何打算,我现在唯一的打算就是不希望它们这样,能够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

帮助六四受难者家属而入冤狱

   在被关押的九年时间,李海都在北京郊区的监狱,没换过其它地方。李海说,九年时间里很突出的一点就是虐待,虐待还比较严重的,就是搞精神上的摧残、折磨。通过折磨来洗脑,如果不屈服就要洗脑,剥夺睡眠,犯人不断的来找碴、骂呀,就是不断的折磨你,做一些非常繁琐的劳动,不是体力上的,而是精神上非常繁琐的折磨。

   那么,他如何挺得过来呢?李海说:“我认为我没有错,这个案子它制造的很虚假,所以这个东西我不可能承认的。”

   当时李海帮助了一些因为六四而受难的家属,把中国人权的人道帮助的钱转给这些家属,因为这样的事情它们就捏造了李海的罪名,变换了好几个罪名,最后就判他九年,给他捏造了三个罪名:流氓罪、泄露国家秘密罪、刺探国家秘密罪,最后的罪名是指像特务一样刺探。

   家人对李海的冤狱是很同情的,入狱那些年父母每个月都去看他,这样就看了八十个多月吧。李海父母亲年龄都很大了,今年父亲78岁、母亲73岁,那段期间每个月都跑,非常辛苦。

北京成了公然犯法的地方

   “现在我越来越明白流氓是什么意思了,‘流氓治国’用来形容大陆很贴切。那段时间我以为流氓是特例,用各种非常不光彩的手段,让人一眼看穿的手段来迫害我,把我硬性关押九年,当时我以为只是某些的个别流氓行为。”李海说道。

   北京是国家的首都,应该展示自己法治文明的地方,公安机关是国家的执法机关,应该是执行法律、保卫法律的。而在人民代表大会开会期间,就是它的立法机关,最高权力机关在那里起作用,法律应该得到非常严格的遵守。李海这么认为。

   结果出狱之后,李海在短短三百天左右发现,在首都,人民代表大会或政协开会的时候,它们公然由公安出面来违法,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这是对人的权利的剥夺。它们也不否认违法,而且违法的规模很大,当时大概是几十人,可能还要大,而且每人都被剥夺了半个月的自由,公然的这么做。

   3月2号下午到3月17号,十五天半的时间,李海被软禁了。其他民主人士也同样的遭遇,以其规模大、时间长、密集程度高,这些都是明显的违法。

   李海说:“因为我们根本不准备在两会期间做任何事情,我唯一关心的是把自己的事做好,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它们就跑回来这样软禁,没什么理由,也没有法治上的依据。”

   “事实上的理由也没有,就整个剥夺了。我觉得这就说明这样做的决策人,可能就以此要向全世界来表明,它们不怕中国的法律,它们敢于最大限度的违背法律,这就是它想折腾人的生命吧。”李海表示。

   “人民代表大会是15号闭幕的,17号还来,18号才许我自由。到了20号又来找我,因为赖斯来了,20、21号又不允许我出门。22号我松了一口气,以为至少有十天的时间是自由的吧,到了26号它们又来了。”

因为说自己是冤屈就被看管

   访谈时,李海颇关心齐志勇的状况,说齐特别不容易,身患四五种病,高血压、糖尿病、肝炎、脑血栓,对人来说很有危险性的,而且经济上也很困难,又是残废的,腿遭打掉半条,现在对他的看管也是很严的。

   “齐志勇只是说了些话,对自身的遭遇没有保持沉默,说自己是冤屈的,只因为这点,现在就把他当犯人一样,这对法治国家是很奇怪的事。如果你依照法律办事就要消灭你,要剥夺你的自由;你要违背法律这倒好,这样看起来就是暴力统治。”

   李海说:“希望你们多关注齐志勇,他现在本身是非常困难,精神上也很苦闷,主要是今年太密集了,今年对我们的看管太密集了,这次是第四次了,现在才三月份刚刚结束。第一次就是赵紫阳去世,第二次是两会,第三次是赖斯,第四次是清明。”

   “实际上它们对自己的共产型态了也不信了,它们的意识型态对外人可能是有害的,对它自己还有个约束力。如果它们按照人看起来很光彩的意识型态去做事的话,至少有些个人的事它们做不出来。”

   “它们现在的意识型态就是流氓无赖了,就是我怎么做都可以,这样的事如果被统治者来做,只是危害到一个人或周围的几个人。可是它们是统治者,它们要求的权力就是要统治一切人,所以一个流氓如果骑在很多人头上那就祸害很多人。”

中共只顾自己不管别人

   至于像齐志勇、王国齐被警方带走,李海说那种软禁方式比他现在这样还要不舒服一点,就是把你带到宾馆或者招待所。

   “我什么都没做啊,凭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我现在就是想不清这道理。如果我什么也没打算,凭什么把我软禁起来?”李海道。

   在中国这地方,它们好像想把这件事情变得习以为常。它们折腾的方式真是很奇特的,因为没理由嘛,它这样的统治方式肯定是使人离心离德了嘛,它只顾自己不管别人了。李海表示。

   最后,李海非常谢谢海外朋友的关心,虽然封锁得很厉害,有网路的海外支持,把它们的邪恶曝光,有些会比较收敛一点,这肯定是有效果的,其实它们也怕丑。

(http://www.dajiyua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