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关于所谓于世文起诉书的声明
·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厘清“非”与“反”在社会组织及其运动中的分界
·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1993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安徽民运的一个交通员突然闯进我的办公室,带着一个满脸笑容的年轻人,那就是李海,我赶忙带他们离开我那受监视的办公室,来到我们的一个聚会点:一家小饭馆。李海的警惕性很高,一边吃东西一边东张西望。我要他别担心,他说不,他在合肥已受到注意,不知便衣有没有跟到蚌埠。后来我才知道他所做的重要工作。他当时是民运的联络部长兼后勤部长,背着一个破旧的黄书包,奔走于全国各地,黄书包里有两样重要的东西;联络图和支票夹。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是当时中国大陆民运最值钱的两样东西。后来就因为这两样东西,李海被中共判处9年徒刑,按照中共自己制订的法律,了解各地民运情况和协助人权组织提供入道帮助并没有罪,但是中共是不守任何约定的,只要认定你不是顺服的共产主义奴隶,就可以随意定一个罪名把你送进监狱,在那里你必须在电棍的指导下从头学习怎样做一个共产主义奴隶,每天吃饭前要大声唱歌,歌颂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感谢共产党对你的殴打和虐待,态度还必须诚恳,否则立刻再打你一顿。

   李海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然后在北京林学院教了六年哲学,李海告述我,这六年里,他只认真读了一本书:老子的《道德经》;只悟出一个简单的道理:曰从政。然后他弃教进入当时中国政治气氛最浓的北京大学攻读哲学硕士学位,并投身民主运动。八九学潮时李海任高自联联络部长,是21名受通缉的高自联学生领袖之一,后在狱中被关押七个月。出狱后,李海继续从事民运活动。李海的大部分活动是隐蔽的地下活动,他说他不是那种冲锋陷阵、顶天立地的英雄,适合干些跑腿的活儿,许良英老先生曾经评价别人用脑子干民运,李海用腿干民运。而且,他最怕蹲监狱,因为他高度近视,监狱里又经常不许戴眼镜,有时'嘭膨嘭'挨了几拳却连是谁打的都不知道,我实在无法想象李海这九年狱中生活怎样度过,得挨多少拳,是否能活着走出监狱。监狱里打人和被人打都是家常便饭,中共干部管理的监狱纯粹是人间地狱。在党的教育下人很快就会变成原始动物。

   刘念春、王有才、邵江都是李海介绍给我认识的,94年前几个月我们经常在一起,我们整夜地讨论问题或者下围棋。李海的棋艺以柔见长,总是胜我一筹,但念春却是他的克星,要授他九子还不能赢。

   那几年李海虽掌管大笔资金,却过着极为简朴的生活,我多次到他家里作客,他每次招待我的总是一碗炸酱面,非常难吃,他却连吞两碗,可能是老子给他的影响太大,使他更象一个道士,住在一个鸟笼似的房间里,不爱洗澡,也不换衬衣,随便弄点什么填肚子。一个四方游荡的民运传道士。现在只能每天蹲在壁龛一样的囚室里,时刻担心横空飞来几拳。

   其实李海是大陆最重要的和最能干的民运人士,前不久沈彤到纽约开会,我们共同回忆李海为民运所做的种种贡献和他的献身精神,不约而同地得出结论:如果特别需要把一个民运人士从监狱里救出来的话,那么第一个就是李海。

   (张林6301998)

《小参考》总第142期1998.07.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