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关于所谓于世文起诉书的声明
·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厘清“非”与“反”在社会组织及其运动中的分界
·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7年前,我的好友李海身陷囹圄。如今,他仍在监狱中忍受著极大的煎熬。每当想起他,我就阵阵心痛。今年春节时分,我和一些朋友又一次地去看望了李海的老父母。二老都已是70多岁高龄了,看著他们那越来越憔悴、衰老的面容,以及焦虑不安的神情,我们已不知还能用怎样的语言来安慰他们。沈默中,我们更加愤怒於当局的无耻行径并怀念起李海。

     1995年上半年,北京地区的持不同政见人士,对中国的黑暗政治进行了一连串的抗争。3月初,王丹组织了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的联名信,要求「维护社会公正、保障基本人权」。刘念春等人投身了始於93年底的「和平宪章」运动和94年所筹建的「劳动者权益保护同盟」,又於95年3月间向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提交联名信,要求废止经常被用来迫害政治犯的「劳动教养」。陈子明等人亦上书全国人大、政协两会,要求「大力加强反腐败力度」和「废止收容审查制度」等等。

     5月间,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的许良英老先生,联合知识界许多进步人士签署《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唤实现国内宽容》。刘晓波等人发表《汲取血的教训》,纪念「6 4」6周年。丁子霖等死难者家属,也继续发表《要求惩治凶手、公布六四真象》。

     面对著逐渐汹涌起来的政治抗争,以及当时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後的国际形势,当局极度虚弱。在邓小平的最後日子里,他们认为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让他们的政权崩溃,於是乾脆赤裸裸地撕下了什么要加强法制建设的遮羞布,开始大规模地对北京地区的持不同政见人士进行镇压。

     95年5月下旬,王丹、刘念春、李海等许多人士被捕。在长达1年半之久的非法羁押之後,当局竟给王丹扣上莫须有的「阴谋颠覆政府罪」,判处了11年徒刑,押往东北的锦州监狱服刑,也给刘念春罗织罪名,判处了3年劳教,流放到黑龙江的团河劳改营。陈子明则在94年6月间保外就医,95年6月间又被再度抓捕收监。

     李海也因积极参加了当年的政治抗争活动,以及参与协助海外朋友所组织的、关注中国良心犯的「人道救助」,被当局在非法关押1年半之後,扣上什么「刺探国家机密罪」,判处了9年大刑。

     如今,时光已过去了七载,王丹、刘念春等人已经出狱到了海外,陈子明等人亦已走出了牢笼,而李海则仍然在狱中忍受著非人的折磨,连通信自由、申诉权利、乃至家属的探视权都被任意地剥夺。即使家属及本人好不容易向北京市政府、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寄出了申诉材料,也一直石沈大海。

     我常想,为了能使更多的人了解和关注李海,我应该把李海的事情好好地写一写,告诉世人真象。但翻看著手头於1998年初时自己所写的题为《李海》的一篇文章,觉得颇能说明问题。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将它发表,希望能够让更多的国人认识到中国社会的政治黑暗,以及李海所遭受到的不公正对待。

     虽然那篇文章是4年多以前的作品,由於中国社会的政治环境,并没有什么根本的变化,政治黑暗依旧笼罩著中国大地、并沈重地压在李海等许多中国持不同政见人士的身上,今日给予发表也还有它的现实意义!

  李海

  陆祀

  一

     93年春节过後,有朋友准备流亡海外。行前,她向我交待一些事情时,还介绍了李海的一些情况。於是,我就直接去找这位从未谋面的他,想与他商量一下,是否能一起在89年之後的黑暗中国、坚持向良心犯及其家属做些力所能及的人道帮助。

     李海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个头不高,穿著一身粗糙的旧西服,踏著一双马上就要开口的破懒汉布鞋,早过了而立之年的模样,黑黄方扁的脸膛上,架著一副极深度的近视眼镜,再怎 瞅也瞅不出,此人曾经是北京大学哲学系一位风风火火的研究生。

     也许是年龄相近或有缘,我们谈得还投机,并决定合作,继续和中国最腐朽、最顽固的专制政治势力抗争。

     以後,我们又多次见面,在交流与共事中,我们慢慢地互相熟悉,并建立了友谊。

     在接触中,我进一步了解到,李海是1978年考入南京大学的。身在南京的他,对北京发生的西单民主墙运动十分关注,并有一定联系,不时收到北京民刊给他寄去的材料。回京工作後,1988年李海考取了北大研究生。89年他积极参加爱国学生民主运动,曾勇敢地担当起北大学自联外联部的负责人。1990年5月,他被以从事学生运动的名义加以逮捕。12月获释,被开除学籍。

     我们见面多了,无话不谈:畅谈中国民主未来的发展方向;对89年学运、民运进行深刻反思;思考海内、外民主运动的联系;探讨提高自身进行民主、人权抗争之素质的办法,等等。

     李海还希望和更多的朋友交往。於是我利用合适的机会,介绍他认识了後来一起签署《和平宪章》的刘念春、沙裕光、宋书元等人,还带他去看望过因从事民主墙运动而坐了12年牢狱的徐文立先生。

  二

     93年11月中旬,李海参加了89「6 4」之後的第一次公开的政治呐喊──《和平宪章》(以下简称《宪章》)运动。《宪章》由9名强烈关注中国社会政治进步的人士(上海、武汉各1名、北京7名)签署,并於93年11月14日公之於世。它积极倡导中国社会采取和平变革、良性互动的方式,顺应世界发展的大趋势,走理性和解之路。

     《宪章》运动一时间引起海外媒体和国内许多进步人士的广泛关注。

     李海说:「搞宪章说明大家都在思考问题、关心国家命运。这是好事。我真诚地希望这能扩展到更多的人那里去。对於《宪章》的宗旨──和平变革、良性互动、朝野和解、国家统一、民族团结、民主宪政和保护人权──,我是完全赞同的。我认为眼光不能仅从局部的文字出发。我不赞成钻牛角尖。有的朋友提出做事情或谈问题一定要尽善尽美。这有可能窒息了大家应该做的事。我认为《宪章》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行动。我希望政府方面对於《宪章》能给以友善的回应、理性的对待,促进共商国是。其实,《宪章》所提出的看法,只是众多看法中的一种。希望大家都把自己的看法提出来,相互探讨。大家都这样关心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才有可能把中国的事情真正办好。」

     李海说得很好。《宪章》做为89「6 4」之後的一次勇敢的尝试,掀开了中国民主运动走上和平、理性、公开道路的新页。

     然而,当局并未对《宪章》做出友善的积极回应。签署《宪章》的人士,後来陆陆续续地受到残酷的政治迫害。武汉签署人秦永敏先生,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於94年1月被判处两年劳教,投入劳改营;上海签署人杨周,也在当地被判处劳教;94年3月,北京签署人周国强遭逮捕,9月,以扰乱社会治安判处劳教3年;94年5月,北京签署人刘念春突然失踪,数月後,当局才承认是被秘密关押,直到10月底才被释放(95年5月再次被关押;96年6月宣布劳教,押往黑龙江团河劳改营);北京签署人宋书元,在遭到多番骚扰和迫害之後,只得逃亡海外……

     94年5月以後,李海一度失踪。8月下旬,他突然来找我,谈到因屡受骚扰,又见其他朋友纷纷被捕,就跑到外地躲了一阵。他告诉我,刚回来,有关方面就找上门来,将他传去问讯,但最终没有扣押他。

  三

     1995年5月间,李海在家中被捕,并被抄家。为了给他罗织罪名,有关方面先是到处收集什么李海男女关系材料;後见实在枉费心机,又根据在抄家过程中发现李海电脑中存有许多89年被打成「暴徒」人士的地址,栽赃陷害说李海窃取了国家机密,正式加以逮捕。

     做为李海的朋友,我清清楚楚地知道,李海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曾去探望过这些因89年进行抗争而遭到不公正对待的人士和他们的家属,并给予必要的安慰、关心与帮助。

     然而,当局竟如此卑劣,在强行关押李海1年半之後,於1996年底,又将李海判处9年徒刑。

     我多次和李海的亲属联系,获悉李海在被宣判前,一直被关押在朝阳区拘留所里,不许家人探望。一间10几平方米的牢狱,挤著20多人,条件十分恶劣。直到97年初,李海才被押往北京良乡监狱服刑。此时,家人方才获准探望李海。

     李海家人告诉我,李海更加黑瘦了,但精神还好,坚信自己没有做任何触犯中国刑律的事情,对得起祖国和我们的民族。

     在监狱中,李海被逼迫每天做苦工,虽然眼睛高度近视,也还要做针线劳役,有繁重的定额,不干完不许休息。李海因眼疾,时常把针扎到自己的手上。

     听了家属给我讲的这些情况,我的心真如刀绞。

     我想,邓小平在最後的日子里,疯狂地迫害政治上的异议人士,说明当局是何等地封建与虚弱。如今,邓小平已死了1年。江泽民主席通过访问美国已将中国最著名的政治犯魏京生释放出国,为什么他不也释放所有的政治犯呢?我要大声地疾呼:是到了彻底解决邓时代那些冤假错案的时候了,是到了彻底结束邓小平的那套顽固不搞政治改革、维持政治独裁的时候了,还等什么呢?

     李海,你的亲属在等候著你的早日回来!我们每一位朋友也都在等候著你的早日回来呀!(写於1998年2月)

大参考总第1567期(2002.05.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