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本刊消息)因搜集“六四”受难者情况而被中共二次入狱的李海,在狱中受虐待并被剥夺亲属探视他的权利,其母龚力文最近发表呼吁书并致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同时致函北京市公安局,说李海受迫害剥夺不解决,她于12日将前往政府部门静坐抗议。

   海外人权组织获知李海六十多岁的老母亲龚力文,因为李海在狱中遭受虐待,并且剥夺亲属探视李海的权利,决定如果得不到解决,将于3月12日前往北京市政府所属的监狱管理局静坐抗议。龚力文已经将这一决定以写信方式通知了北京当局,同时还向社会和舆论发表呼吁信,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发表公开信。据接近李海亲属的人士说,监狱当局采用各种手段逼迫李海认罪,包括在生活上的虐待和非法剥夺各项权利。李海现在身患多种疾病,得不到治疗还不准送营养品,而且1月13日以来,更无理中断了亲属看望李海的权利。狱警以李海的母亲探视时,向李海转告了王丹母亲王凌云和刘念春的春节问候为理由,要求龚力文写检讨错误的保证书,因为龚力文拒绝这种无理、屈辱的要求,便被长期停止探视李海。龚力文极为愤慨的说,监狱干部要求她写保证书,是将她当成犯人对待的污辱。龚力文在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公开信中指出,将李海判处9年徒刑,是在从始至终秘密的情况下,违规操作、违法审判,并且采用的是双重法律。所以她要求人大切实履行监督司法的职责,结束司法实践中的双重法律现象,并认真复查李海一案。

   李海被“六四”受迫害者家属称为捍卫人道的无名英雄,因为他“六四”在秦城监狱被关押一年半后,离开监狱便独自承担起收集整理“六四”被判刑者的名单的工作,并与国际人权组织联系,为这些受难人员和家属转送人道救助款。交李海转送的人道救助款项和支票,多达数百份。李海收集整理的“六四”受难者情况,在国际社会公布后是轰动一时的重大新闻,如中国人权和人权观察共同发表的专题报告“冰山一角”,公布了北京五百多市民判刑劳改的情况,让中国和世界具体的得知了八九年大批和平请愿民众的悲惨境况。这数以百计的受难人员情况,都是李海在没有工作没有生活费用的恶劣条件下,经年累月孜孜不倦的奔走于北京城乡,向大量受害人的亲属调查了解到的真实情况。由中共领导的中国法院,却以李海“刺探和收集本市一九八九年‘六四’期间进行犯罪活动被判处刑罚的人员的姓名、年龄、家庭情况、家庭住址、罪名、刑期及服刑场所、服刑期间的待遇等情况”,是危害国家收集机密的犯罪行为,因此将李海判处九年重刑。

   李海今年四十五岁,八九民运时是北京大学哲学系的研究生,八九民运的学生领袖之一,担任北京大学筹委会的常委。“六四”北京屠杀后,李海遭到逮捕后关押在秦城监狱,释放后未能恢复学业或找到工作。李海是九三年“和平宪章”运动的九名发起人之一。在九四年和九五年,李海参与了许多给中国政府公开提建议或批评的活动,如“汲取血的教训,推进民主与法制进程”、“关于废除劳动教养的建议”等建议信公开信,他都是签名人之一。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中国监狱严酷迫害李海,李海所进行的收集“六四”受难者名单,以及转送给予受难者和亲属的人道帮助捐款,在任何意义上都与危害国家的秘密无关,而是完全体现人道精神的人权工作。中国当局对这样的人道行为施加迫害,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应该强烈谴责抗议,因为联合国去年底通过了保护人权工作者规则,必须对李海这样典型的人权工作者遭受迫害大张旗鼓的援救。中国政府必须无罪释放李海,首先是停止在狱中对他洗脑改造,以及为达这一目的肆意对他侵犯人权、非法剥夺各种普通犯人都享有的待遇。

龚力文鸣冤信原文

    作为一位母亲,我恳切请求您关注我的儿子李海,原北京大学研究生,在中国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李海出生于一九五四年五月二日,一九七八年进入南京大学读书,一九八二年任北京中医学院讲师,一九八八年成为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研究生。一九九零年,他因参予同“六四”事件有关的活动被关押七个月,并被开除学籍,获释後一直受到监视。

    一九九四年,李海参予起草了“和平宪章”,呼吁中国政府顺应潮流,公正评价“六四事件”,与人民和解,因此受到司法机关传讯。

    此外,他还在国际人权组织的支持下对因“六四事件”而遭到不幸的人员及其家属进行人道救济。

    上述所有活动虽不为中国政府所喜欢,但并不违反中国现行法律。

    一九九五年“六四”之前,王丹、刘念春等异议人士相继入狱。五月三十一日,司法机关以所谓“流氓罪”收审李海。随後两次搜索他的住所,抄走电脑,大量信件,以及标明用于人道救济的汇票。由于李海从事人道救济并不违法,公安机关遂于一九九五年九月根据他与国际人权组织有关人员的正常通信,以“泄露国家机密罪”正式将他逮捕。由于没有任何“泄露机密”的证据,一九九六年十二月,法院判决:李海“泄露国家机密罪”不成立。但又以李海持有一些被拘押的“六四”人员救济名单为由,在没有再次开庭的情况下,认定他犯有“刺探国家机密罪”,并因为他不认罪,从重判处他九年徒刑。

    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中国司法机关对李海以“流氓罪”关押,以“泄露国家机密罪”逮捕和开庭,最後以“刺探国家机密罪”判重刑。这种离奇的,违反司法常规的审判反映了中国司法机关对不同政见人士是何等的不公正。

    如今李海被关押在北京良乡监狱,在失去自由的三年中,特别是在到了良乡监狱後,他受到了非人道的待遇。刑事犯对他进行监视,寻衅滋事,使他无端受罚(用电警棍电击他);不准购买食品和不准家属送食物;不准在户外活动,室内活动也要受到严格的限制;狱方无视他的高度近视(眼镜为1100度),强迫他缝制衣服的劳动等。

    无辜被关押,精神上的折磨和生活上的虐待,严重地损害了李海的身体健康。他患有胆结石,因得不到治疗而加重;他出现了经常性的肝区疼痛(但没有得到化验);还出现了心脏病和高血压的症状,经常头晕耳鸣(这已由狱方证实)。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急需通过保外就医进行全面检查。

    不公正的重判,在狱中受到虐待,使李海的正当权利受到严重侵害。他的朋友和国际舆论对有关他的审判过秤诩很关注。作为他的母亲,我从一九九七年以来,多次向中国法院,检察院,司法部和人大常委会等有关部门写信,要求重新公正审理李海案情,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一九九八年我又向监狱,监管局,司法部(局)提出改善李海的生活待遇,但情况仍旧没有根本改变。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于去年五月两次向江泽民主席写信,要求对李海无罪释放或保外就医,但至今仍无反应。

    中国公民:龚力文

    地址:GONG LI-WEN

    XIN YUAN NAN-LU

    BUILDING 15,APT.202

    CHAO YANG DISTRICT

    BEIJING,100027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EL:011-86-10-6465-2714

小参考总第358期(1999.03.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