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关于所谓于世文起诉书的声明
·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厘清“非”与“反”在社会组织及其运动中的分界
·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要完成中国的民主大业,既需要怀有雄韬伟略的领袖人才,也需要执著务实的平凡战士。自笔者投入中国民运事业18年以来,在自己熟知的民运朋友中,虽没有看到对中国整体民运事业运筹帷幄的战略家出现,但幸运的是结交了几位脚踏实地富于操作能力的民运活动家。胡石根、李海、刘贤斌这3人是用自己的全部心血搞民运。

李海:志士情怀海做家

     我87年来京上大学,一年级时就认识了李海先生,他是一个勤于读书善于实践的人,80年代初在南京上大学时就组织过学生社团,积极投入到当时“竞选热潮”,培养了较强的组织能力。因那一代人上山下乡等各种特殊生活经历,李海不仅形成了自己的独立思考的习惯,也历炼出极强的社会活动能力。假如李海也象许多同龄人一样,投入官场或商海,其学识和能力足以使他在今天“功成名就”。

     李海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中医药大学教哲学。他的学生中,康玉春后来也成爲一个坚强的民主战士。李海88年考入北大读研究生。作爲好朋友,在他身上,我领悟到一些北大人的特有精神内涵。尤其是他身上那种不讳世俗、追求自由坚守自我的独立人格的风貌,对我心灵的触动很大。从他身上,我体会到什麽算精神的力量、什麽是“粪土当今万户侯”,感受到身无分文、心怀天下的人格魅力。

     我通过李海的这10几年的生命历程中,感觉到他内心的世界里,实现中国社会的公正、并维护自己的人格独立和精神自由,是他的终极生存目标。

   89“6.4”学运高潮时,李海并没有像当时北大其他一些学生领袖们那样亢奋无知,开会争吵夺权,甚至天天晚上数著市民的捐款喜笑顔开(不代表主流,但给笔者留下极坏的印象)。

     李海和常劲、王有才是当时较冷静的北大人。李海当时任纠察队长,是一个很实际的工作岗位。那时他已30多岁,可算学生领袖们的老大哥。但他对高自联和筹委会的年轻领袖们的各项指示和任务,都是一丝不苟地执行。由此,北大学运的纠察秩序堪称一流。

   91年李海因武汉一起民运案件入狱半年,出来第一天,发没理、须未剃就来到我处,打问其他人受到牵连没有。当得知朋友们都正常后,他心里一块石头才落地。一个堂堂北大的硕士生,一个家庭生活优裕的城市人,就这样视坐牢爲平常、视朋友爲最重,与那些已经成爲爆发户的民运人士比起来,李海永远都是我最敬仰的人。

     在“6.4”镇压过后,国内一派肃杀气氛中,李海找到我,要我帮他整理学生运动中留下的各种人名录。我俩采用多种方式稳妥地与北京和外地的民运人士联系。截至92年我入狱,李海已在全国建立了很多网点。

   89年11月1日,李海与我,还有康玉春(当时爲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生)、谢萍(女,当时爲北大研究生,现在某高校教书)、王怀宾(时爲北京工人疗养院大夫,现爲吉林市某医院院长)5人在康玉春的办公室聚了一次,讨论了89,分析了将来…,最后,大家一致同意成立一个小组。李海主要去扩展小组成员。谢萍研究进一步啓蒙活动。王怀宾兴趣在工运。我协助李海做外部联系工作。康玉春承担小组总协调工作。

     这个小组,实际上成爲后来涵盖十几所高校的民间组织“中华进步同盟”的雏形。

     经过“6.4”洗礼,李海的民主信念更加坚定。他几乎将全部精力投入民运工作,因此,两次坐牢并被北大校方取消研究生毕业资格,也耽误了自己成家的机会。直到95年第2次入狱,他在良乡监狱呆了9年。今天他已经50多岁,仍然孤身一人。

   92年胡石根、康玉春入狱后,中共当局一度也想抓捕李海。但是由于李海巧妙的斗争艺术和狱中胡、康等人的努力,李海躲过了这次劫难。此后,中共当局一直把他视爲重要民运人士严加监控。面对各种恐怖和困境,他拒绝了中共拉拢腐蚀的怀柔手段,不惧中共的威胁压迫,无数次摆脱警察便衣的跟踪堵截,顽强地进行著自己的各项工作。李海不辞辛劳,执著地从事自己选定的事业,除了新疆和西藏等几个省区外,李海走遍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爲了编织起在全国的民运关系网络,他投入了自己的全部精力。

     一阶段李海主管国内人权工作,代理向民运家属发放了一些国外救助资金,引起一些人误会。在李海95年入狱前,他跟我很伤感地讲道,共产党的明枪我能对付,可圈里人放的背后暗箭我恐怕难以躲过,不久,果然中共以调戏妇女的罪名将他拘捕,虽然最后仍以刺探情报罪判刑,但起因是几个妇女到派出所举报了他。这几个妇女据说是著名民运人士的家属,李海入狱后,很长一段时间,包括江棋生老师在内的许多民运人士都相信了中共的鬼话,认爲李海真有流氓行爲。等到最后,大家终于明白,这是中共利用民运内部之间误会,给李海栽赃,实质上是爲了除掉李海这个痴心不改的民运实干家。

     事实上,女人们真是抹黑了李海的人格,帮了共产党的忙。李海的母亲常对我讲,李海从小就是一个勤奋好学的人,对父母家人非常体贴,之所以一直单身,主因是他的个性太强,不愿附和一般女人的世俗做法。害李海的女人就是爲那点国外的钱産生了嫉恨心理,认爲他独吞民运款项,并诬告他有流氓行爲。

     我曾向江棋生讲,打死我也不相信李海有流氓行爲,我与他交往10几年,深知他的爲人。

   91年我毕业时,好友送了我一件西服,但型号太大我穿不了,我把它又送给了李海,95年夏天我从牢里回来时看到李海还穿著它,望著李海一身寒酸的穿著,他那布鞋甚至都磨出洞,我心底暗想,这真是一个意志坚定特立独行的人。

刘贤斌:披肝沥胆称真人

     贤斌因爲在母校人民大学公开发表一篇题爲《一代奸党》的文章91年时被判刑2.5年,99年又因组建民主党被判刑13年,贤斌的人品、才能、贡献人人皆知,他的入狱,是国内民运的重大损失。

   90年我认识了贤斌,起初感觉他还仅是一个年青学生,纯真善良。有一件事一直留在我心底,记得一次高玉祥的一个同学搬家,因雇不起人而请高帮忙,高将此事委托与我,到了搬家那天我恰巧有重要课程离不了校,情急下我想到贤斌,他二话没说就去了,贤斌不仅准时赶到,并一直忙到最后才离开。一件小事,但与当时人民大学其他夸夸其谈的那些民运名人(陆明霞,致远)比起来,贤斌守时守诺的行爲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不仅年轻,还有做人原则。

   98年我在成都见到贤斌,这期间他也向我透露了一些苦衷,因爲他主管的一笔国外来的经费,老邓等人对他有一些误会,他也坦然承认自己因治疗肺结核病多用了一些,贤斌这种光明磊落的人格,爲民运呕心沥血的精神最终还是化解了人们的误会,当时王有才等人在浙江等地将组党运动正搞得如火如荼,对此贤斌持非常冷静的态度,他分析形势并非如人所想象之好,认爲应谨慎行事,他和胡明君、陈伟、佘万宝等人稳妥地筹建四川的民主党党部,因他成爲中国西南民运界甚至全国民运界的核心骨干,中共将他视爲眼中钉肉中刺,终于在99年对他下了黑手。

     想起90年贤斌与李海、胡石根、康玉春等人彻夜长谈,探讨民运前途的情景,想起98年在成都他对民运历史精细分析的谈话场面,想起99年我俩在北京最后分手的夜晚,想起贤斌的音容笑貌,想起贤斌狱中的磨难,我每每心里流泪,这样一个民族的精英被关入大牢,实乃天理丧尽。

胡石根:铁骨柔情也英雄

     我在七处看守所时,同号的一个大流氓犯人,常以钦佩的口吻向我提到胡石根:你们的胡主席是一个汉子,无论是警察的精神刁难,还是号里流氓的肉体折磨,他从没低过头。

     密云一个叫马占孝的死刑犯也曾与胡石根在一个号呆过,调过来后听说我与胡石根一个案子,就常与我聊天,他经常笑眯眯讲起一个故事,他一次调侃地跟胡石根说:树根长在石头上,不是胡长吗?胡立即正色回答:不是树,是金子和钻石,必须长在石头里!马占孝盯住胡石根看了看:敢捅咕共产党的屁股,是个金刚钻。

     马也常提起胡老师对自己的女儿君君深深思念之情,男儿有泪不轻弹,胡老师经常在夜深人静时拿出女儿的照片久久凝视。

   (2004.5.22于北京明心斋)

大参考总第2339期(2004.07.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