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关于所谓于世文起诉书的声明
·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厘清“非”与“反”在社会组织及其运动中的分界
·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一副深度近视眼镜,镜片后面是一双智慧的眼睛。话语不多,声音平缓,举手投足间透着儒雅。他就是我的好朋友李海。

   其实我和李海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但每当我有了烦恼,心中有了伤痛,总愿意找他倾诉,他就像一位兄长,没有讲过大道理,却常常告诫我:“一个人要消除贪欲,时时保持内心的平和与干净。”一九九五年的春天,我的丈夫还在做着南冠之客。我一个人带着年幼的孩子,经常为了他的事而奔波,精神处于极度的压抑之中,生活更是朝不保夕,整个人处在崩溃的边缘。李海就介绍我去一位佛教界的前辈那里,听一听来自那里的天籁之音。空旷而静谧的庙宇让我的心顿时宁静,在那静穆中,人也变得清彻起来。

   听完长者的教诲,我见到李海正坐在一颗大树下,抱着我女儿给她轻轻地讲故事:“一个非常可爱的小水妞,长着两只小辫子——”一路上李海都帮我抱着女儿,女儿淘气地缠着他不停地讲故事。回家的路途很远,我就留他在家里吃顿饭。蜂窝煤的炉子灭了,我到邻家去换煤,然后忙着煮挂面。可是等了一个多小时,炉子的火也不旺,饭还是没做好,李海说有事得先走了,我有些过意不去,约他一星期后再来吃饭。李海腼腆地笑笑,嘱咐我带好孩子,答应一星期后过来。

   谁知,一星期没过完,他就开始了长达九年的牢狱之灾。我不知道在这九年中,他是如何熬过来的。

   九年后再见到他,人苍老了许多,虽然少了青年的英气,但却多了中年的睿智。我问起他在狱中的遭遇,他只是笑笑,很平淡。问多了,就轻描淡写地讲上几句。当他听到我在九七年就已经离婚时说:“其实你是最不容易的,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又带孩子,又要挣钱抚养孩子,你是怎么过来的?” 在这样的年代,我的朋友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痛,我又能说些什么呢?当时我的女儿正在上初中,花费也一天天多起来,李海非常担心我和女儿的生活。而这时候,他的生活也没有着落。一次,我到李海家去借书,正赶上他吃午饭。只有一大碗粥,一大碗酱。我没想到,他的饮食如此简单清苦。再看他的家,除了满天满地的书和一台电脑,几乎没有别的东西。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人,因为投身民主事业,竟然连基本的生活都难维持,这不由得叫我感慨万端。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李海在狱中写的札记,其中有一段话让我感动:“我是祖国最甘美的果实,谁能将把我摘离这颗巨树上,在这伟大的季节?”我问他何以在那样的困厄中,写出如此优美的文字,他说当时他的身体非常糟糕,就像不久要远离了祖国一样。

   在我的心目中,他就是这样一个生活在尘世之中,而又脱离尘世之外的人。

   200705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