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李海

    近来几度看到或者与朋友谈到私下言论与公开言论的关系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有的朋友是从自己喜欢的某一原则出发去判断的,比如应该诚实地表达自己、公众人物没有隐私等等。其实在这里首先需要的是从常识出发,从人和人交往的正常需要出发就可以理解了。

    人为什么需要隐私权?更通俗地说,人为什么需要私下的生活?这是出于每个人生长的自然需要。无论什么人,即使是有很大能力的人,他都首先要维持自己的生存,并且在周围的物质与精神小环境的营养中生长形成自己,然后这个已经形成的自己才能够向外表现出力量。在这个生存生长的范围内,他是被动的,不确定的,他可以犯错误,可以出尔反尔,都视他的生长需要而定。这是自然的必要的需求,它体现为人的私下生活。

    就是说,我们每个人,在公开场合光彩夺目、战无不胜之前,首先在私室里要吃喝,要排泄,要休息,要情感满足,要和朋友胡说八道,要看无厘头节目,等等,正是在这过程中才可能产生出能够呼风唤雨的我们的公众形象。

    不仅在物质上,在精神上也是如此,在私下里我们可以有许多情感冲突与发泄,可以有怀疑和猜测,可以有私人的好恶,有许多随机的言论与感触,总之是处于不那么严谨、确定的状态中,这种状态是我们的认识保持活力所需要的。正是从这状态中,最后我们可以得到少量的确定的认识,可以把它拿到公众生活中来。

    而在公众生活中,我们面对的就是对效果的要求。每个人都无法否认:在这个场合,他的言行都一定会引起相应效果的,因此,他必须对(至少常识可预见的)效果承担责任,而不能如在私下那样地说:“我只是随口说说”“我愿意说”,来摆脱责任。因此只有他确信无疑的认识,可以拿到这个场合来。

    可见,从人的意识活动的自然情况来分析,在私下,人是需要被原谅的,因为他是从活动中吸取自己生长所必需的能量,他有权想来想去,他有权说(对公众生活来说)错误的或不负责任的话,因为不如此,不经过不确定的摇摆,他就无法形成自己的结论。在公众场合,他的话就是要告诉别人的,因此他要对自己的话负责。这两种情况的要求在本性上正是相反的。

    比如,这包括在朋友之间的讨论中发表的看法,因为这种发表其目的是为了探讨,也就是说,是处在积极地形成看法的过程中,没有这样的讨论,人的观点就会是贫乏、低水准、没有活力的。而这时发表的观点,和在公众场合负责任地发表的观点是不同的。所以,如果当有人没有征求本人意见,就把他的看法拿到公众场合,那就构成对他本人的伤害和不正当的利用。那是迫使他对自己在形成看法中必然的软弱无力负责。当然这是不公正的。而这种不公正,如果不是出于对朋友的恶意或者不负责任,就是缺乏人际交往的常识感觉。

    同样,要求人把他自己对他人的私人感觉当作公众感觉来发表,也是一种混淆。这是分不清自己与他人的私人角色与公众角色的结果。作为私人对私人,自己对其他人可以有恩怨,有好恶,其内容都在个人的心理或生活。但是作为公众角色,自己对他人的评价,只能从自己所关心的公众内容和他人的公众角色出发。把两者混淆,只会造成混乱。这种混乱或者抹杀了自己对朋友的私人责任,或者抛弃了自己的公众责任。

    “如果我说你是一个小偷。只是在朋友间私下通信中说。如果有人把这封信公开。你知道了。你是否只找改公布这封信的人,问他为什么公布这封信,而不找写信说你是小偷的我?如果你找我质问。我是否可以说,信是我写的。我是说过你是小偷。但信不是我授权发表,所以我不负责任。”

    这是个恰当的例子,在私下里,一个人处于误会,或者纯粹出于发泄感情保持心理平衡的需要,说某人是小偷,这是一回事,即使是为了挑拨,他的对象也只是特定的个人,范围是有限的。而在公众场合,因为他知道要面对公众,他发表的就只能是他要确定达到效果的看法,这是另一回事。所以,如果他的信被人违背他的意志拿去发表,别人可以(在对他的伤害的基础上)对他的心态进行评论,但是不能要求他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因为他的言论正处于他自己的评估衡量过程中,本来就没有达到向公众发表的程度。倒是那个发表者,在他的发表意图中就已经有了对公众效果的预期,所以应当负责任。

   (2006年11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