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上帝篇]海市蜃楼--极乐世界的显现--证明上帝存在的36个例证]
生命禅院
·再用哲学辩证法看看能发现什么/雪峰
·我是荒原上的一株野草/雪峰
·如何过上简单生活/雪峰
·劝退禅院草劝说书/雪峰
·鲜花盛开 任重道远/雪峰
·过不了劳动关 心灵花园完美不了/雪峰
·习近平你真棒/雪峰
·抱一颗感恩的心生活/雪峰
·品质不配 挥泪更换/雪峰
·满足人生需要的道路/雪峰
·解析随性而动与按照导游路线图行走之关系
·习惯知识历史是阻碍创新的三大罪魁/雪峰
·愿地球处处风调雨顺祥和温馨/雪峰
·家园解体 寻求生机/雪峰
·习近平你好/冷酷
·上帝啊 你睡着了吗/雪峰
·对生命禅院的迫害是违背宪法的行为/雪峰
·信仰 宗教 邪教三者之间的本质区别/雪峰
·义正词严理直气壮地做人/雪峰
·法治中国 让人民做人/雪峰
·词一首 待春天/雪峰
·杀吧 摧残吧/雪峰
·呼唤法治中国/雪峰
·依法执政好/雪峰
·全球对共产主义的误解太深/雪峰
·孔子可以休息了/雪峰
·不熄赤子心/雪峰
·请政法委反思/雪峰
·送别家园/雪峰
·让心灵诗意地栖居在宁静美丽的后花园
·格萨尔撤离完毕
·浅谈“稳定压倒一切”
·为天下百分之七十五的罪犯一辩
·法治中国路途遥远
·我为公安唱赞歌
·质问政府大小官员们的十八个问题
·格萨尔家园从初建到逼出情景
·重建人类价值观和生产生活秩序遐想
【新的征程】
·两情久长朝朝暮暮——情人节献礼
·不在中国大陆建出理想家园决不罢休
·生命探索:量子纠缠与人的另一半
·如何与“另一半”相遇
·重上清凉界
·孕育点仙风道骨
·孕育出仙风道骨的64个细节/雪峰
·如何攀登人生和生命的巅峰/雪峰
·攀登人生和生命巅峰的18个细节/雪峰
·人类理想生活模式创建七周年纪念/雪峰
·成仙与条件/雪峰
·只管创造奉献 不管得失成功/雪峰
·第二家园的优势/雪峰
·第二家园有无限的生机与活力/雪峰
·激情 重点 高潮/雪峰
·学会耐心等待/雪峰
·鬼情 人情 仙情/雪峰
·这不会是清水煮青蛙吧/雪峰
·再次向新时代共产主义实践家理论家雪峰同志敬礼!/长庆
·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人类/雪峰
·共产主义不再遥远!/秋实
·人类新生活模式——第二家园的血泪辉煌史/雪峰
·禅宗七祖谈禅(一)/雪 峰
·禅宗七祖谈禅(二)/雪 峰
·禅宗七祖谈禅(三)/雪 峰
·禅宗七祖谈禅(四)/雪 峰
·禅宗七祖谈禅(五)/雪  峰
·让我们来读无字天书/雪峰
·让我们来读无字天书(2)
·做不到牺牲自己 就不要走生命禅院之路/雪峰
·得了雨衣别要伞!
·夫妻老死也不会放过对方
·生命禅院第二段历程禅院草启程词
·让我们活在精神心灵世界里/雪峰
·奉旨召集活的灵魂/浑沌元初
·国际大家庭致全球公民的信/雪峰
·做人要有一点宗教情怀/雪峰
【生命绿洲纪实】
·第二家园对孩子的培养战略和具体方案/雪峰
·绿洲里的孩子1
·生命绿洲纪实(1)
·绿洲生活点滴(2)
·生命绿洲之格萨尔篇
·生命绿洲之南华篇(1)
·生命绿洲之南华歌舞
·生命绿洲的老年生活
·生命绿洲隐逸之九门台
·生命绿洲隐逸之九门台(续)
·生命绿洲小家碧玉
·拥抱第二家园新生活
·秋实随笔
·这里有一个温馨家园
·天下最勤劳最能干的一群人/雪峰
·创造一个美丽神话——纪念生命禅院生命绿洲创建八周年/
·生命绿洲里的外国友人
【英文版文集】
·Live for Yourself, Never for Others/Xuefeng
·Out of the Egypt of the Spirit/Xuefeng
·The most selfish are those who live for others/Xuefeng
·Genetic Engineering: All the Devils are Coming Out of Caves/XueFeng
·Strategic Life XueFeng
·Life Needs a Track! XueFeng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篇]海市蜃楼--极乐世界的显现--证明上帝存在的36个例证

36.海市蜃楼——极乐世界的显现。
    当我说海市蜃楼是极乐世界的显现,科学家们,尤其是气象学家和光学家一定会嗤之以鼻,说我连普通的光的折射和全反射一窍不通。
    我对光学和气象学的知识确实是只知皮毛,我也不敢卖弄这方面浅薄的知识,以免“关公面前舞大刀,”“鲁班门前耍斧子。”

    但既然我意识中对宇宙的起源、生命的起源、人类的起源和36维空间有明确的认识,那么,对海市蜃楼也有我的一番解释,还望专家们从不同的角度进一步分析。
    什么是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是仙佛对人类的启示,是36维空间中极乐界点滴景象在人间的显现,也就是说,海市蜃楼是极乐界存在的真实情景。
    有人形容海市蜃楼“虚无缥缈”、“变幻莫测”、“似真似幻”、“宛如仙境”,说的真是恰如其分,尤其是“宛如仙境”之形容,可以说是道出了海市蜃楼的真实情景,严格地说,海市蜃楼就是仙境,佛教讲的“西方极乐世界”就是这么一种情景。
    当有缘人们从海边、沙漠中、戈壁滩上、湖边等地看到天空中呈现出的绵延的群山、无边的大海、耸立的厅台楼阁、隐现的城郭古堡、幽静的山川的时候,一定会对那天上美丽虚幻的景象有一种莫名的感受,那是什么?它是从哪儿来的?是天堂,还是人间?
    科学家们的解释是:那是一种大气光学现象,是光线在不同密度的大气中发生折射或全反射的结果,更确切地说,那是地球上的自然景物被光照射,然后反射到大气中,由于沙漠或海洋剧烈的温度变化,使当地空气在天空中形成不同的密度,当物体反射的光线从低密度空气进入高密度空气时,就象一根筷子插到水碗中发生折射一样,把地球上的自然景物影射到了天空中,然后,海市蜃楼就出现了。
    解释好象很有道理,但我要提出以下几个细节,看我们又将如何解释。
    所有的解释都在说,海市蜃楼是远方景物的折射或全反射,我要问,“远方”到底指哪儿?到底多远,才叫远方?
    许多天空中出现的景象都有记录,科学家们找到“远方”地球上相对应海市蜃楼的相似或相近的景物没有?
    折射后的映象应该是正象还是倒象?如果是倒象,为什么天空中看到的映象却是正象?如果折射后的映象是正象,为什么有些海市蜃楼是倒立的?
    被反射的光线是从疏介质进入密介质还是从密介质进入疏介质?也就是说,光线是从天空向下折射的还是从地上向天空折射的?地球上的物体向天空反射光线只能是从下向上,怎么会出现从上向下的反射呢?当然我们可以说光线经过大气N次方折射会出现从上向下的情况,但这只是理论,实际上行不通,若行得通的话,我们天天可以看到海市蜃楼了。
    有专家讲,沙漠中烈日暴晒,因沙土的比热小,温度上升快,沙土附近的下层空气温度上升得很高,而上层空气的温度仍然很低,这样就形成了气温的反常分布,由于热胀冷缩,接近沙土的下层热空气密度小而上层冷空气的密度大,这样空气的折射率是下层小而上层大,当远处较高物体反射出来的光从上层较密空气进入下层较疏空气时被不断折射,其入射角逐渐增大,增大到等于临界角时发生全反射而出现了海市蜃楼。
    这个理论分析好象有理,但我要问:若这个理论符合实际,那么,全世界的沙漠上空都应该经常看到海市蜃楼,为什么有些沙漠上空几十年都不出现一次海市蜃楼?难道那些沙漠不是你理论范围内的沙漠?
    当然专家可以说,发生海市蜃楼的沙漠必须具备特殊的地理环境和特殊的气候环境,不具备这种特殊性,纵使沙漠,它的上空也不会出现海市蜃楼。
    那么,我要问:具备什么条件的特殊性才能使沙漠上空出现海市蜃楼?地球上的哪个沙漠不具备这种特殊性?
    对海边出现的海市蜃楼,专家的解释是这样的:夏天,在风平浪静的水面上,上层空气被晒得很热,密度小,贴近水面的空气受水流的影响温度较低,密度大,当上下两层空气的温度相差较大,密度上稀下密时,周围地平线上的岛屿、城镇、船只等景物反射出来的光线通过上下折射或全反射,便可出现海市蜃楼。
    是的,夏天大海上空的空气容易形成上稀下密的密度,那么,秋天呢?冬天呢?2002年12月16日对山东地区而言,完全进入了冬天,为什么蓬莱半岛还出现海市蜃楼?
   如果专家的理论正确,凡是夏天的海面上空的空气都应该会上稀下密,为什么全球那么多海面上空看不到海市蜃楼呢?
    近几年山东蓬莱半岛上空经常出现海市蜃楼,有专家讲,这是由于近几年对环境“治理整顿”的结果,现在蓬莱的空气清新,环境质量高,所以就常常出现海市蜃楼。
   这种说法似乎应该是政治家的语言,而不是专家的结论,如果是专家的观点,那么我要问:当工业革命在地球上未出现的时候,山东蓬莱的空气比现在还清新,空气质量比现在还好,为什么就不常常出现海市蜃楼?而是隔几年才出现一次?美国的夏威夷现在的空气质量比蓬莱半岛如何?为什么不经常出现海市蜃楼?
    专家当然又要说:蓬莱半岛特殊的自然环境是导致海市蜃楼出现的主要因素,其他地方不具备这个特殊性,所以不容易出现。
    如果这个说法正确,那么我又要问:既然蓬莱半岛具有特殊的自然条件,那么,每一次出现的海市蜃楼的景象都应该基本上是同一种映象,为什么次次的海市图象不一样呢?难道蓬莱的大的自然环境年年在发生变化?
    从光折射我们知道,光线穿过密度均匀的介质时,其传播方向和速度一般保持不变,当光线倾斜地穿过密度不同的两种介质时,在两种介质接触的地方,或者叫界面,不仅传播速度发生改变,而且行进的方向也发生偏折。
    这个理论是正确的,问题是,若用这个理论来解释海市蜃楼时就无法令人接受。从大气层的角度讲,不仅对流层、同温层、中间层、电离层、外逸层各层间的密度不一样,而且在同一个大气层中,其密度也是不一样的,既然如此,太阳向地球照射时一定会发生光线折射的情况,也就是说,就象我们在水中看到月亮一样,我们在大气层中完全可以看到许多的虚幻太阳,为什么就看不到呢? 空气的密度不仅白天不一样,夜晚也不一样,当一轮明月悬挂天空时,我们在水中能看到月亮反射的海市蜃楼,为什么在天空中看不到月亮折射到不同密度空气中的虚幻倒影呢?
    我对海市蜃楼的解释是,那不是地面景物在天空的折射映象,而是极乐界的一种时空扭曲,而这个扭曲是上帝的有意安排,是在昭示人类:“你们的天空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另一个时空,另一个世界,你们人类有美好的未来。”
    我在介绍36维空间的极乐界时,已经说明,千年界和万年界在很遥远的地方,而极乐界就在身边,整个地球宇宙就是极乐界,也就是说,地球、太阳系、银河系、旋河系、法旋系都属于极乐界,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一种虚幻的映象,海市蜃楼是虚幻的,昙花一现是虚幻的,花草树木是虚幻的,昆虫鸟兽是虚幻的,江河湖海是虚幻的,天体宇宙是虚幻的,人生也是虚幻的,那么,哪里不是虚幻的?回答是:极乐界不是虚幻的。“空非空,色非色。”能量越小越成形,能量越大越无形,“大象无形”。
    为什么我们就看不到极乐界呢?因为我们的眼睛不具备那种结构,紫外线、红外线我们能看到吗?电磁波、生物波我们能看到吗?伽玛射线、倍塔射线我们能看到吗?我们身处在一个奇妙的世界(极乐界)中,我们只看到了我们周围世界的不到3%,为什么不让我们看到呢?因为我们的“功德”还未达到那个标准,这就象有人问:“我为什么不能入住白宫、克里姆林宫、中南海呢?”为什么?你自己想想。
    我这儿有一个资料,看能不能帮助我们认识时空。
    “1915年1月28日,土耳其的一个军团在加里波里地区向60号阵地前进,当他们登上山冈时,几团云垂直地降了下来,静静地笼罩了山冈,几缕金属般的光芒似乎从云雾中射出,接着,神奇的现象发生了,雄赳赳、气昂昂的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地跨进了云雾,在云雾中消失了,一个叫莱卡德的掉队的士兵亲眼看到了这个令人恐怖的场景,他大喊大叫,想阻止他的战友们,但他们似乎听而不闻,一个个象着了魔似地进入了雾中,过了片刻,那几朵云又徐徐地垂直上升,慢慢地向远方飘去,而留下的仍是山冈,只是整个军团失去了踪影。”
    他们无影无踪地消失了,他们去了哪儿?
    他们进入了海市蜃楼。
    1994年,意大利的一架客机在非洲海岸上空飞行时突然在控制室的雷达荧光屏上消失了,过了一会儿,它又出现了,降落机场后,值班人员问驾机人员,飞行中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们突然追踪不到?机组人员莫名其妙,也弄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他们飞行的一直很好,没出现任何意外和麻烦。后来,有人意外的发现他的手表慢了20分钟,结果一查,客机上所有机组人员和315名乘客的手表都慢了20分钟。
    这是怎么回事?在这20分钟内他们去了哪儿?为什么他们意识不到?为什么雷达荧光屏上也显示不出来?
    我在“宇宙时空篇”中讲过,时间分横向时间和纵向时间,纵向时间是物质世界的时间,横向时间是反物质世界的时间,我们人类是在纵向时间中生存的,纵向时间就象是复函数中的X轴,而横向时间是Z轴,当一个人或物体从纵向时间消失时,就进入横向时空领域,不论他(它)什么时候再返回来,对他(它)而言,仍然还是在原来的那个时间点上,但对我们来说,有可能已经过了一年、十年、或几百年。
    意大利客机消失了20分钟,是因为它进入了横向时空领域,对飞机和机上人员而言,可能只是眨个眼的工夫,所以他们意识不到他们曾经消失过,而对机场控制室的人来讲,那可是整整20分钟的时光。
    什么是横向时空领域,海市蜃楼就是横向时空领域。
    小时侯奶奶给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樵夫,一天在山里打柴时迷了路,他在山里转悠了半天,突然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山坡上看到两个老头在聚精会神地下棋,他不便打扰,就蹲在旁边观棋,一切都是那么祥和自然,唯一令他迷惑的是看到旁边的树叶黄了,又绿了,绿了,又黄了,不时地变换着色彩。过了好长一回,在他向别处观望又回过头来时,那两个老头却不见了踪影,他打了个寒颤,突然发现这个地方就是自己经常打柴很熟悉的地方,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所在,沿着熟悉的路向家中走去。
    到了村头,他发现自己所在的村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村庄,他沿着记忆中的路径向家中走去,沿路碰到的人们都以陌生的眼光瞅着他,他也不认识其中的任何一个人,他怀疑自己走错了村庄,就向碰到的人打听他原来的村子,所有的人都说,这就是你要打听的村庄。他又问谁谁谁你们认识吗?回答,谁是谁的爷爷,谁谁又是谁的奶奶,他们都已经去世了。当他问到自己时,他们答,那是谁谁谁的爷爷,年轻时有一天出去打柴,就再也没有回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