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上帝篇]法老的诅咒--神的约束--证明上帝存在的34个例证]
生命禅院
·沉湎于过去无异于慢性自杀 / 雪峰
·喝着苦涩的致癌水努力生存的禅院草/ 雪峰
·家园发展不改初衷
·家园就是你的家
·支持和响应政府的《环境保护法》
·寻找天国亲人
·充满激情的生活 青春燃烧的岁月
·兄弟姐妹们啊 与你们在一起我感觉很幸福
·到辽阔的宇宙中驰骋
·报告 生命绿洲饮用水没超标
·直通天国的心路
·悠悠空灵心 浓浓家园情
·空间对生理和性格的影响
·为喀泰尔格萨尔祈雨辞
·我看到的一切井然有序
·站在塔里木河边眺望灵山
·喀泰尔——迅速崛起的世外桃源
·国际大家庭致全球公民的信
·答生命禅院吧浮生若梦提问
·致谢“我要当农民3”
·让每一位在家园生活者活得高贵有尊严
·向全球征集新时代人类生活理念
·紧盯真善美爱信诚前行
·定式思维是人类文明前进的最大阻力新思
·“黑土地的白鸽”对雪峰谈性的精辟论述
·第二家园的天堂化管理
·生命禅院时代的生产体系和生活方式 ——答清风居士提问
·生命禅院转轨为养生示范园的公告
·养生示范园能为你做什么
·家园生产制作销售养生茶的联想
·家园养生菌试制成功及其应用
·养生示范园准备向人类展示这幅图景
·养生的道 德 法 术
·南都深呼吸第四十九期《一个“共产主义”的家园》
·南华家园欲建沼气池 请献计献策/ 雪峰
·无所可为 无事可做 谁能刺激我一下 /雪峰
·向习近平主席提六个希望
·“养生示范园”不存在了
·今天 第二家园消失了
·第二家园生活模式是习近平们的奋斗目标/ 雪峰
·理睬一下“老唐”“弱水一千五”等 /雪峰
·这就是生命禅院导游雪峰
·向如如不动状态努力 /雪峰
·让心灵生活在天堂里 /雪峰
·保持与习近平思想的高度一致是正道/ 雪峰
·向美得窒息努力/ 雪峰
·在地球上创造仙境
·创造美好生活
·家园满祥瑞 中秋寄相思
·一切依人心而变
·愿习近平主席的思想照进每个人的心里
·小绵羊长大会不会变成狼/雪峰
·生命禅院衰微公告加声明/雪峰
·科学技术是促进人类走向文明的主要因素/雪峰
·越是简单的 越不容易做到/雪峰
·不能错过的思维转换文章
·情在夕阳天外天/雪峰
·人类新生活模式已经达到的指标和境界/雪峰
·《万民絮语》——新时期《菜根谭》和《围炉夜话》
·树立中华民族的信仰/雪峰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生命绿洲获得全面体现/雪峰
·我对西域家园充满了希望/雪峰
·政府的审查已接近尾声/雪峰
·生命禅院给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雪峰
·驳斥魏庆同的“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私’”论/雪峰
·用哲学辩证法指导人生/雪峰
·再用哲学辩证法看看能发现什么/雪峰
·我是荒原上的一株野草/雪峰
·如何过上简单生活/雪峰
·劝退禅院草劝说书/雪峰
·鲜花盛开 任重道远/雪峰
·过不了劳动关 心灵花园完美不了/雪峰
·习近平你真棒/雪峰
·抱一颗感恩的心生活/雪峰
·品质不配 挥泪更换/雪峰
·满足人生需要的道路/雪峰
·解析随性而动与按照导游路线图行走之关系
·习惯知识历史是阻碍创新的三大罪魁/雪峰
·愿地球处处风调雨顺祥和温馨/雪峰
·家园解体 寻求生机/雪峰
·习近平你好/冷酷
·上帝啊 你睡着了吗/雪峰
·对生命禅院的迫害是违背宪法的行为/雪峰
·信仰 宗教 邪教三者之间的本质区别/雪峰
·义正词严理直气壮地做人/雪峰
·法治中国 让人民做人/雪峰
·词一首 待春天/雪峰
·杀吧 摧残吧/雪峰
·呼唤法治中国/雪峰
·依法执政好/雪峰
·全球对共产主义的误解太深/雪峰
·孔子可以休息了/雪峰
·不熄赤子心/雪峰
·请政法委反思/雪峰
·送别家园/雪峰
·让心灵诗意地栖居在宁静美丽的后花园
·格萨尔撤离完毕
·浅谈“稳定压倒一切”
·为天下百分之七十五的罪犯一辩
·法治中国路途遥远
·我为公安唱赞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篇]法老的诅咒--神的约束--证明上帝存在的34个例证

    34.法老的诅咒——神的约束。
   
    那么,胆敢有人强行擅闯金字塔,将如何处理呢?
   
    用法老的诅咒,将那些闯入者尽皆杀掉,否则秘密还是会被泄露。

   
    那么,什么是法老的诅咒?
   
    在卡特等挖掘者进入金字塔下面一个宽敞的室内时,发现一块泥塑板上写着:“死亡将张大翅膀扼杀敢于扰乱法老安宁的任何人。”
   
    在另外一尊塑像上写着:“与沙漠的酷热相配合而迫使盗墓贼逃之夭夭并专司保卫图坦卡蒙陵墓之职的正是我。”
   
    以上两句话就是法老的诅咒。
   
    那么法老的诅咒真有不可抗拒的魔力吗?我们看看搜集到的一些事例。
   
    挖掘负责人卡莫洛尔在1922年12月5日陵墓被掘开后不久突患重病而亡。他的姐姐在事后的回忆录中写道:“死之前,他发着高烧连声叫嚷,‘我听见了他呼唤的声音,我要随他去了。”
   
    另一位负责人卡特1939年他65岁时去世,似乎没有受到诅咒,只是他宠爱的一只金丝雀有一天被一条眼镜蛇咬死。此外,他的爱女在她父亲去世后不久就上吊死了,她留下的遗书中有一句:“我再也无法忍受诅咒了。”另外,卡特的一名助手在挖掘3年后的一天突患肺病而死,另一名助手于1929年45岁时猝然死亡。
   
    挖掘工程的投资者英国人卡纳邦在工程完工后半年内被一只虫子所叮咬而痛苦而死。当时在开罗医院陪侍的护士在卡纳邦死前听到他大声喊叫:“我现在完了,已经听到呼唤声音了。”而这个护士后来也不明不白地死了。
   
    卡纳邦死后6个月,他的同父异母兄弟赫巴德上校因“精神分裂症”自杀死亡。
   1939年,卡纳邦的岳母也猝然死亡,据说,也是被一只虫子叮螫后死去的。
   
    美国铁路大王格鲁德走进陵墓后不久猝然死亡,病因是鼠疫。
   
    南非大富翁袭尤刚刚从陵墓发掘现场参观完图坦卡蒙的金面具回到游艇后,稀里糊涂地掉进尼罗河淹死了。
   
    用X光检查法老木乃伊的理查德教授在工作进行数日后发高烧,不久便死亡了。
   
    开罗博物馆馆长梅赫来尔因说不相信诅咒的大话,话说出四个星期后突然命归黄泉。医生判断是患心脏病而死的。
   
    截止1923年年底,先后有22名参与挖掘的人莫名其妙地暴病而亡。
   
    1971年,在开罗以南约30公里的地方搜寻古墓而未获成功的考古学家埃默里先生突然全身瘫痪,随即丧命。
   
    钻进陵墓临摹铭文的杜米切恩教授也惨遭厄运。
   
    埃及政府的文物管理员因同意把图坦卡蒙遗物带出埃及本土去巴黎展览而被汽车轧伤,3天后在医院死亡,而他的女儿猝然遭遇车祸濒临死亡。
   
    筹备“埃及古物展”的梅弗烈兹博士在签订展览会协议书后一个星期便猝死家中。
   空运图坦卡蒙遗物的两位飞行员空运后不久,突然因心脏病相继去世。
   
    黄金面具在美国旧金山展出时,一位警官在值勤时因心脏病住院,当他人问及原因时,他说:“站在面具前的时候,似乎有某种东西在背后产生力量,使人不寒而栗。”
   
    曾经帮助推倒一面主要墙壁的莫瑟先生染上了一种近似神经错乱的病症而毙命。随后相继死亡的还有首次对法老尸体进行X光透视的里德和美国大富翁伍尔夫。
   
    据考证,至少有40名考古学家突然死亡的原因都与法老陵墓有关。
   
    以上仅仅是些名人们死亡的记录,那么,其余无名的参与者们呢?许多人一定会在没有意识到原因的情况下不明不白地死了,但由于无名,没有人会去探究死亡原因。
   
    在1923年发掘出图坦卡蒙陵墓前的1900前后,有人在埃及古墓中发掘出一个石头棺材,这个石棺上刻着一句话:“凡是碰到这具石棺的人都会遭难,或将被海水吞没。”确实,参与者们几乎都接二连三不明不白地死了,后来石棺被一美国富翁购买,于1912年3月将石棺装进了“泰坦尼克号”,准备运到美国展出,万没想到的是,泰坦尼克号巨轮在大海上航行时突然撞上不知从哪而冒出来的一座冰山,石棺连同巨轮一起“被海水吞没。”
    
    以上是搜集到的一些与埃及陵墓有关的人员死亡的资料,这些资料是否属实,请大家自己斟酌,若不相信的话,完全可以去抱一抱图坦卡蒙的金面具或者到埃及古墓亲自走一遭,看看结果如何。
   
    由于金字塔是人类诞生的“子宫”,里面有无数的奥秘,这些奥秘一旦被人发现,将会直接关系到人类是否应该继续在地球上生存的问题,就象现在的“克隆”技术,如果人能被大面积复制制造,将直接威胁各空间生命的平衡,破坏生命的“轮回”秩序,所以,不能让人类挺而走险。
   
    假如我们家里养的狗逐渐拥有了人的智慧,我们是继续养着它们呢还是要把它们处决掉?
   
    假如有好奇者欲知道国防部的高级机密,我们首先采用警卫、电子防护等措施进行防卫,万一他已经深入机密库,我们怎么办?难道眼看着他走掉,把高级机密泄露出去?
   
    窥探他人的秘密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举动,是一种自找苦吃的愚蠢行为,随着秘密级别的高低,探密者将会遭受恐吓、割舌、挖眼、囚禁、被杀的结局。
   
    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做人吧,不要让自己的好奇心把自己引向死亡之途。一切的秘密,最终会大白于天下,但那需要时间,现在还不是要人类知道的时候,到时候自有有缘人解说其中的奥妙。
   
    凡是知晓“克隆”人的技术的人......我还是不说为妙。自己去思索吧。
   
    好!有关金字塔和法老的诅咒就谈这些。从这些神秘的现象中我们能否悟出上帝的存在?
   
   转自http://lifechanyua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