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廖天琪作品选编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不是学生,是政府在打砸抢——西安的案例为六四正名
·计划生育国策亡羊补牢开始松动
·维吾尔人的失乐园
·谁代表中国人?
·还好歌德救了他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二)
·3号馆与6号馆, “我们”与“你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三)
·文学与社会记忆——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四)
·韦伯对中国社会变迁的误解?----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五)
·身陷围城兼危城的中国作家----法兰克福书展系列(六)
·二十年前柏林墙坍塌的那一天
·一份让中国人感到骄傲的声明
·蓦然回首晓波正在灯火阑珊处
·谷歌事件的双重启示
·浴火重生齐家贞——为《红狗》序
·廖亦武的中国精神传播至德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共政权的自信心增强,国家领导人周旋于国际政治舞台上时,也摆脱了以前的那种生涩别扭,逐渐显出一种圆滑世故。他们在亚非国家出访期间,甚至还大把洒钱,拉拢穷国;在欧美地区也往往以巨额的贸易订单来倾倒众生。犹记九十年代初,每当手上沾血的李鹏以屠城总理出现在西方时,简直就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经常被抗议的人群弄得灰头土脸,抱头鼠窜,落荒而逃。到了江泽民时代,人们对六四的旧恨加上镇压法轮功的新仇,令他每到一地,总受到不少讨债喊冤的人的围攻。如今到了胡温这一代的所谓技术官僚领导人,旧账算不到他们头上,而中国起飞的经济却给他们平添了风光。
   
   中国的人权状况从天安门的大屠杀以来,一直如阿Q头上那块癞痢,见不得人,却又偏被世人指指点点。早些年,北京政府心怀鬼胎,经常玩弄捉放曹的人质游戏。每当有外国元首到访,或是自己有求于人,要改善与他国的关系,并为自己争面子加分儿的当儿,如申奥、入世、召开世界妇女大会、运动会之类时,就放几个有名的异议人士,魏京生、王丹、王军涛都是这么被提前放出来的;吴弘达、宋永毅、高瞻也是同样的道理被从狱中交换出来,又被送还他们已入籍的故乡美国(高瞻只有绿卡,她犯了美国的法律,想来要入籍是不可能的)。反正出来一个,再抓三个,它手中的人头牌源源不绝。这种做法是专制国家在国际道义的压力之下的拙劣招架手段。当年苏联和东德共产党两个社会主义阵营里的大国,在西方国家的压力下,经常将有声望的异议分子释放,并逐出国门。东德共产党当年曾将异议分子、甚至普通的“共和国叛逃者”当摇钱树,让西德政府出钱赎买。出于人道,也出于民心向背的政治原因,西德方面暗地里花了大量的西德马克,把一个个唾弃了马克思的东德同胞赎买过来。北京政权比较滑头,虽不公开喊出异议分子的“身价”,但也懂得下赌注的道理,只是并不总能赢。1996年放了魏京生,申奥并未成功。2001年7月北京获得2008年奥运举办权之后次日,美籍华裔学者李少民就被宣判间谍罪并释放回美。这样赤裸裸的政治交易,真令人脸红。
   
   中国政府手中的那些异议分子人质虽然没有人来赎买,但是上层很知道这些人的价值。在它认为恰当的时节,总会放几个人作为献给西方国家的礼物。这种可笑的做法,虽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中方乐此不彼,反正是无本钱的买卖,乐得大方。最近几年,由于互联网的普及,很多网路作家短短时间就获得了名声。但是他们却也是暴露在专制体制的审查和“安检”第一线的人。两周前美国国务院发布的《2006年度各国人权报告》中指出,中国利用科技来监控审查因特网,并且对网路作家进行惩罚。事实上,中国的人权状况正如人权报告中所说,在某些领域中其实更形恶化。

   
   笔者认为中国政府这些年来,在人权问题上,开始转向,逐步改变以前被动的角色,换成另外一种以攻为守,侵略性较强的策略:
   
   1。以攻为守,倒打一把
   在国际上,中国不再畏缩,反被动为主动,从被告的席上,跳到控诉者的台面。中国拉拢一些独裁流氓国家抱团,2001年曾成功地把美国赶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现在针对美国每年发表全球性的《人权报告》,中国也在同一时间发布《美国的人权记录》,这已经持续了八年了。其中对美国社会的个别暴力犯罪案件、反恐政策、虐俘事件和一些社会问题当作侵犯人权来攻击,并责备美国“以人权为借口干涉别国内政”。除此之外,近年来还每年发布《中国人权白皮书》,宣传政府如何在促进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上所作的努力。这个招数虽然拙劣低级,但是在布什政府不受欢迎的国际外交氛围之中,还小有市场。
   
   2。淡出“人质外交”
   这两三年最后放出的人质是2004年年底的徐文立和2006年5月的俞东岳等人,但是他们都是已经接近牢底坐穿的阶段。徐文立总共坐了16年大牢而俞东岳也是在关了17年并且精神已崩溃失常时,才获得“提前”释放。胡锦涛政权比之他的前任,在人权问题上,更为泼皮无赖。他去年出席八国峰会,就在人权问题上纹风不动。后来到到亚洲和今年初到非洲访问,自然也不用害怕这些自己本身人权记录不佳的国家会对他发难。这样一来,北京城府更深,今后恐怕连假惺惺作善意姿态都轻易不为了。
   
   3。绥靖安抚,白脸黑脸的二分法
   由于2008年的奥运在即,国际上有些呼声,如果中国人权不改善,将进行杯葛。奥运兹事体大,国家体面、尊严在此一运,上面交待决不能弄砸了。因此,中国会允许联合国酷刑调查专员诺瓦克和国际无疆界组织的代表团到中国访问,甚至还让他们见一些狱中政治犯和狱外的敏感人士。如此这般,果然杯葛奥运的声浪小了。另外,让一些异议分子作家出国访问, 像写“讨伐中宣部”的焦国标和笔锋锐利的青年作家余杰,被当作活动招牌的“自由人”,可以出国。然而,另外有大批的异议人士有时连自己的家门都无法在无人监视下进出。有些在黑名单上的人,再有分量的国外邀请,也扣不开紧闭的大门。有些流亡人士和外籍人士被禁于国门之外,但揭了毛泽东老底的作家张戎却能返国探亲。这国门的通行证是政府手里的一张王牌,完全由上面掌控。
   
   4。打造网络时代的电子长城,查禁网站、平面媒体和书刊
   在咨询爆炸的时代,中国人的“知的权利”被剥夺了。认识到电子时代因特网的力量已经突破了党天下的天罗地网,中宣部的宣传机器失去了垄断、包办信息的绝对权利。政府就一方面利用外国的高科技来打造电子长城,封锁过滤它不愿人民知道的信息和知识,另一方面不断封闭一些言论自由的网站(天网、爱琴海、一塌糊涂、天山传奇)、查封平面媒体的报纸、杂志(冰点、财经6/21/2003,北京新报),取缔禁止某些书籍(最近张诒和《伶人往事》等八本)。
   
   5。罔顾国际舆论,对异议分子严打重判,绝不手软
   国务院的《2006年度各国人权报告》中提到记者无国界的报告中的数据,在中国有31名记者,52名网络作家被监禁。这个数字当然只是冰山一角。北京政权最近似乎突破了法律、道德、舆论等的临界点,毫无顾忌、无所忌惮地将网络作家、维权和异议人士判以严刑。杨子立四君子的八年和十年,师涛、王晓宁的十年,加上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到严正学、力虹和无数其他知名和不知名的,无一不是极为荒谬的无中生有、罗织罪名,并且毫不遮掩地定罪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这种不在乎国际舆论指责的做法,显示中共政权当前自信心十足,在观察到国际社会并不对自己恶劣的违法行径做出谴责和反应时,那么它可能会为了政治需要,而做出其他违反本国宪法和国际法的极端行为,包括进行种族屠杀和发动战争。
   
   总之,中共政权在人权政策上态度转向强硬,对争取民主、自由的个人来说,是将进入严冬的征兆,对于社会的文明进步和民主法治而言,一个黑暗的时代即将开始。最为危险并且可悲的是,这种政治和社会的倒退和野蛮,是掩藏在华丽而炫目的繁荣假象之下逐步发展的。待到人们觉醒之时,社会人心已经病入膏肓,那时候,不会再有反抗,有的只是沉沦,民族精神和灵魂的沉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