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廖天琪作品选编
·北京政权的消化不良症
·徐文立不是英雄,是“大写的人”
·都是“鹏儿”惹的祸!
·德国媒体和外交部对中国处死藏人的反应
·北京杀害藏人,播种民族仇恨
·论伊拉克战争的诡吊
·桔色信号 –美国安全吗?
·卡斯特罗,最后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对伊战争的另一个包袱:库尔德问题
·共产主义的幽灵依然在巴尔干半岛徘徊
·从战俘的命运看文明和野蛮的分野
·伊拉克流亡人士谈国家的重建( 廖天琪译 )
·伊战后欧美之间应重修旧好
·美公司为中共安全系统打造电子长城
·权力的傲慢 VS. 文人的谦卑 ——写在“七.一”之前
·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中亚地区棋盘上的新布局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刚刚访问了中国的德国总理安吉拉.莫克尔(Angela Merkel)最近成了媒体的焦点人物,她朴素无华的风范,诚恳、沉着又有勇气,直面东道主,提出了逆耳忠言,谈人权、环保、新闻自由、智慧产权、木马黑客等等,并接见了民间的新闻从业人员和学者,表现了不同于世俗政治家的新作风,很令人耳目一新。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这可不是等闲可以练就的功夫,但是莫克尔却于短短的十七年工夫,登上了世界一百位最具影响力的女性排行榜,并且按富布斯杂志的说法,她名列第一。这位于1989 年柏林墙坍塌时,跨出书斋,步入政坛的科学家,那会儿还真是个“灰姑娘”,她出身不显赫,是个基督教牧师的女儿,人也老实木纳,不美丽不起眼,却恰恰刚好能套进“政治正确”的模具里——女性、年轻、东德人这三项雷打不动的特征,就让当时两德统一后的第一任总理科尔(这之前他已经当了8年西德的总理了)相中了他的“小女孩”(科尔有一次称她为das Maedchen小姑娘),让还很腼腆害羞的她入阁当妇女和青年部长。莫克尔从此一步步由环境和核能安全部长升上了保守的、相当男性中心主义并且跟天主教渊源很深的基督教民主党党魁的地位。在2005年的大选中,她险胜,苦斗并战胜了党内外虎视眈眈的男性野心政治家之后,终于登上了总理的位子,是德国1871年统一成为一个现代国家以来的第一位女性国家元首,当总理那年,她才51岁,也是二战后历届总理中最年轻的一位。

   莫克尔担任总理两年,稳重安静、深虑远谋,很少干讨好媒体和收买民心的虚荣事儿,但是民众对她的满意度很高。平时颇严肃的德国媒体也一改常态,亲热地称她的小名“安吉”。安吉毕业于原东德莱比锡大学物理系,后在科学院物理化学学会学习工作,并获得化学博士学位。她九十年代初期从政以来,就表现了政治家中少见的执著和勇气。两件事情可以看出她的不凡:其一,她的“教父”科尔在基督教民主党的财务丑闻调查事件中,拒绝说出一笔二百万捐款的施主的大名,因而受到反对党和本党的内外夹攻,安吉打内心不同意科尔的做法,于是跟他划清界限,从此跳出了科尔的圈子,成为独立、也孤立的一名政治家。其二,2002年,社民党的施罗德因公开激烈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发动战争,并且对水灾后的救灾工作处理得当,而获得民心,大选胜利,成功地连选连任。次年,欧洲人都沉浸在一种反对美国伊拉克战争的激烈情绪中,莫克尔不顾自己的政治前景和选民的好恶,公开站出来支持布什的伊拉克政策。这两次都是她以个人的理念和正义为标准,抛开了政治的考量,做出忠于自己良心的决定。

   今年上半年轮到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的职位,莫克尔再次表现了令绝大多数欧洲政治家十分赞赏的胆识和忍辱负重的耐力,以超人的“忍”功来面对波兰双胞胎总理的无理和无礼的有关欧盟选票比例的纠缠。在关键时刻,她也能当机立断,不惜断腕,主张欧盟作出不包括波兰在内的表决。在内政上莫克尔关注的是健康和医疗政策的改革、能源问题的长远规划,在经济上她反对过度的社会福利和保障,主张放宽政府对劳工法的限制,借此刺激投资,增加就业机会,德国最近就业情况得到改善,失业率下降,跟政府修改劳工法有直接的关系。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做为女性政治家,莫克尔极力提拔选用女性人才。德国长期以来就在政府机构和公众部门为女性设有保留名额,但是政府和社会上的关键职位上,女性还是少数。莫克尔总理很少哗众取宠地站出来为女权大声疾呼,但是她却身体力行,内阁里女性比例比历届都高,她自己身边所用的人,也多半是女性。

   莫克尔在外交上走亲美路线,如上所述,她力排众议,支持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重新赢得了布什政府的信赖,将施罗德时代德美之间的龃误消除了,但是她也并非是个只会听话的小朋友,她对美国的关塔那摩战俘营违反日内瓦公约的做法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而且对布什拒绝签署保护气候的东京条约表示严重不满。就是这种执著的性格,使得莫克尔在对华政策上表现了她与一般西欧那些政客不是同路人。法国的前任总统希拉克和德国的施罗德很能代表西方工业国家唯利是图,却又道貌岸然的心态。他们关心的是自己在本国的选票,充其量也只顾到本国的经济利益,因此口头上是主张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的,但在面对独裁政权时,表现得软弱顺服,他们会对自己的媒体和人民说,发展经济、和平过渡是绝妙好计,共产主义的社会一富裕了,产生了中产阶级,那么人们自然而然会要求更多的自由空间,民主制度也会随之来到。其实内心里他们很欣赏这种威权政治,只有强有力的权威性政府才能有效地控制人民不乱跑,让世界不致遭到黄祸的冲击。

   莫克尔自己成长在共产主义国家,她对这种体制对人的摧毁性理解深刻,哪怕像中国这种变色、变相了的社会主义国家,她也能从繁荣的假象里嗅出腐尸的味道。欧美的政客到了中国,无一不伪装着尊重中国的文化和礼数,因此不去冒犯当权者,不说难听话。唯有自己曾是专制制度受害者的莫克尔会为中国人民“为民情愿”,于去年访华时接见了《中国农民调查报告》的作者陈桂隶、春桃夫妇。这次又会见了被禁的《冰点周刊》的主编李大同、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展江,作者赵牧等新闻工作者。

   德国媒体十分赞赏莫克尔访华时,直言不韪地对北京政府提出刺耳的问题。《明镜》电子报的记者A. Lorenz的文章标题是:“温总理给予莫克尔言论自由”,“侵犯人权、污染环境、剽窃,莫克尔访华期间公开地将一切有冲突性的议题都提了出来,温总理也很有礼貌地聆听,不过他不会做出任何具体的承诺。”的确,小温的表现还算温文尔雅,莫克尔这次在意料中没有拿到大笔订单,但双方没有撕破脸,也算可以了。

   很难说莫克尔的对华态度能代表一种“老欧洲”的新气象和新思维。这个世界的物质主义太过旺盛,坚持自己道义底线和政治理念的政治家太少,哪怕原来饱受共产专制之苦的东欧国家,在面对巨大市场的引诱时,也难免让步。我们只能庆幸有莫克尔这样操守的人,也许她作为欧洲最大国家的元首,能发挥一些良性的诱导作用。

   网上流传着莫克尔访华期间住的是普通的高级旅馆套房,而不是总统级的豪华昂贵的套间,她的行为举止也平易近人,不要别人侍候,自己动手切早餐面包,掉在地上的面包她捡起来放在自己的盘子里。中国人看了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其实称呼她铁娘子是很不合适的,她强而不钢,柔而不弱,既没有前英国首相铁娘子撒切尔夫人的咄咄逼人,也没有那种当摆设的贵族气质。莫克尔当了总理也不去住那总理府,还是住自己的公寓房,苦了警卫人员的执勤。教授丈夫从不招摇,当了第一先生之后,也不大肯跟妻子一块儿露面,还是过着他一向的进出入于大学和研究所的学者生活。他们没有孩子,莫克尔的年薪是24万欧元,合美元30万,这样日夜操劳的工作,薪水实在不算高。怎么样的人民,就有怎么样的政府,以前中国人的“好总理”是周恩来,一位八面玲珑,对老毛言听计从的看门狗,但愿有一天,中国人也能有自己的莫克尔,那时候,民风也许会纯净到路不拾遗的境界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