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兰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兰剑文集]->[缅甸“果敢族” (八)]
兰剑文集
·当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那里?
·民主革命与中国
·警钟!!!
·中共独裁集团的强权政治
·警惕中共独裁的新阴谋
·暴力与非暴力
·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二十一世纪必然是一个彻底埋葬独裁专制的世纪
·答网友:“ 你们是怎样看待内面这些人物的?”一文
·海外民运并不代表中国的民主革命------兰剑
·谈中共的网上封锁
·民运与中国民主革命
·中国民主革命及其它
·兰剑报到!向博讯问好!
·陈水扁之流玩弄台独的阴谋谈一点我的看法
·答草根先生关于缅甸问题
·闲情逸致之时,特录"阴符经"助茶兴
·敬告陈泱潮先生,在缅甸备受苦难期间,
·谨守我的诺言 ,为陈泱潮先生抄录昆明大观楼长联
·我的严正声明
·声 明 系列(一)
·声 明 系列(二)
·百足之虫,至断不蹶(系列声明三)
·民运之虫死而不僵.系列声明(三)补充文
·答陈泱潮先生的闲言碎语
·与陈泱潮先生言几句----
·真正的世界超级骗子正是你陈泱潮
·陈泱潮先生,你以为这是一根你的救命稻草吗?
·1948以后的缅甸 (一)
·1948以后的缅甸    (二)
·1948以后的缅甸  (三)
·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关于陈泱潮问题的"问题"
·谢谢草根先生的关注
·臭虫说
·永恒的灵魂
·也来说说民运
·谢谢小溪版主的开悟:
·政治体系逐步完善的基本规范
·天源于浩翰之宇宙,唯有立于天之大
·就陈泱潮于今天又公开挑衅,我的严正声明
·江山易移,秉性难改!
·邪恶的本质
·陈泱潮,你难道没有长眼晴么?
·逆天犯顺,自取灭亡,警告陈泱潮
·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半个多世纪以来,缅甸老百姓够苦的.
·穷辙拒轮,积薪候燎是陈泱潮的命
·几种品格类型的人对政治生活的影响
·见卵求时夜,见弹求鸟炙,陈泱潮自寻其辱
·人之将亡,其鸣也哀!
·征鏖
·无题
·逆境求生八大守则
·话说自由
·神医妙诀
·谢谢你,草根先生及关注缅甸的网友
·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必备基本条件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一)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后记)
·缅甸"果敢族" (一)
·缅甸“果敢族” (二)
·缅甸“果敢族”(三)
·缅甸“果敢族” (四)
·缅甸"果敢族" (五)
·缅甸“果敢族” (六)
·缅甸"果敢族" (七)
·缅甸“果敢族” (八)
·缅共生涯(一)
·缅共生涯(二)
·缅共生涯(三)
·缅共生涯(四)
·缅共生涯(五)
·缅共生涯(六)
·缅共生涯(七)
·缅共生涯(八)
·缅共生涯(九)
·刺刀下的"民主"
·陈泱潮先生不是一贯都要通过法庭来表白自己么?
·《共产党宣言》的宣言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果敢族” (八)


   只要是上百匹的骡马行动,罗星汉必定要派出几十名侦探先行了解一路情况,让自己心中有数,遇到情况要提前做好准备。这一次罗星汉不仅派出了几十个人,连刚从泰国买回来的美国电台也派上了用途,这种新式装备,比起过去的老电台更先进,方圆几百里的山区,照样听的清清楚楚,前方传来安全的密语,后边就可以放心上路。一切都很正常,罗星汉继续指挥马队快速行进。
   
缅甸“果敢族” (八)

   (罗星汉行进中的马队)
   离交货地点还不到一日路程,大把的美元就要进入腰包,罗星汉心里比什么都安逸,但在最后的一分钟里,仍保持着镇定,毕竟鸦片现在还在马驮上,还没有变成绿色的美钞。就在最后的时候,意外发生了,走在马帮前面的警卫小组中了埋伏,零星枪声传过来,罗星汉开始还以为碰上了几个不长眼的毛贼,然而紧接着传过来密集的枪炮声,罗星汉才吓出了一身冷汗,马上命令部队护住马帮。
   前方传来的密语,让罗星汉从头到脚凉了下来,这一次他遇上了真正的老对手,坤沙的参谋长张苏泉。
   战斗异常激烈,罗星汉亲自指挥几门无后座力炮猛轰对方主阵地,战斗从下午一直打到太阳落山,双方按金三角的规则歇战,到现在为止,罗星汉似乎还占了一点便宜。
   大战歇下来的心情,一般人无法想像,罗星汉张苏泉心里比谁都难受,罗星汉派蒋宗诚占领附近两个制高点,大部份人马将鸦片紧紧护卫住,因为罗星汉清楚,张苏泉就是冲这批大烟而来。张苏泉反而比罗星汉轻松的多,包袱似乎更轻一些,久经硝烟的张苏泉,心里早有一番盘算。
   为明天能尽快结束战斗,张苏泉连准夜调动精锐兵力,迂回到罗星汉的退路上,准备天一亮前后一起发起攻击。
   
缅甸“果敢族” (八)

   (轻松的张苏泉)
   天刚放亮,战斗就已经打响,更加残酷,罗星汉指挥所有的新式美制武器全部用上,密集的火力在森林里把一片片的飞机草扫的光秃秃的,附近的树林也在轻重火力的发泄下燃起一片片的大火,罗星汉的冲锋,左冲右突,就是撕不开张苏泉为他编织的这张网。除了走向泰国方向,其他三面,只要罗星汉的自卫队冲锋一开始,张苏泉的部下马上就撤退,当冲锋刚停止,张苏泉的人马又像魔鬼一样围了上来,搞得罗星汉心急火烧,无计可施。战斗越打越激烈,罗星汉的人马已经死伤两百多人,士兵们一次次的冲上去又退回来,士气逐渐低落,弹药也开始紧张起来,罗星汉不得不下了最后的决心。
   第三天,罗星汉与几名亲信商议后,一致认为最大的损失是人心涣散及人员伤亡,大烟丢了,只要有人有枪在,货又能回来,美元照样能进入自己的口袋,为保存实力,罗星汉下达了扔下烟土撤退的命令。
   金三角所有的规则,都是围绕鸦片在运转,鸦片到手,意味着一切都解决了,在金三角,没有利益的战从来都没有人会去丧命,张苏泉见罗星汉放下了全部大烟驮子,目的已经达到,立刻命令放开一个口子让罗星汉率领残部退回去。
   这一次的损失,让罗星汉元气大伤,至此再也没有恢复过来,但更加恶劣的命运还在等待着罗星汉。
   罗星汉回到腊戌不久,缅甸军政府驻腊戌最高军事长官埃果上校很有礼貌把罗星汉请到办公室,埃果颠来倒去表扬了罗星汉自卫队如何效忠政府的一番话,最后叹了一口气,终于说了自己的真正意图。
   埃果十二分难为地和罗星汉说,当年自卫队成立,缅甸最高当局包括国防部并不清楚,是军事情报侦探部自己决定,一开始自卫队就没有合法性,此次罗和张在缅、泰边境的战斗,事情就捅大了,国防部大发雷霆,命令全国所有的自卫队统统撤销,特别指出罗星汉的自卫队必须马上撤销。
   埃果最后对罗星汉表示了一番关怀,保证罗星汉本人在腊戌的居住权及相关利益不会受到任何损害,埃果并表示,如果罗星汉要回果敢,可以当“人民代表”,更加合法的走上从政的道路,天才知道,罗星汉当时有没有回果敢的心,因为果敢在缅甸共产党的控制下,就算罗星汉想回也没有办法回去。
   罗星汉小眼晴一眨一眨,手上的烟不停地在燃烧,整个办公室里烟雾腾腾,政府军又在玩“削藩”的把戏了,老谋深算的罗星汉脸上马上露出笑容,表示自己早就想回家休养,政府的决定,罗星汉本人坚决支持。埃果听到罗星汉的直率表白,心才从胸口放了下去,当日以腊戌长官最高待遇设宴款待“罗总司令”长官。
   罗星汉回到家里,马上召集所有亲信在一起,讨论应变措施,罗星汉大骂缅政府他妈的全是婊子,丝毫信用不讲,御磨杀驴,撤消自卫队就像宣布废除大面额缅币一样轻松,罗星汉绝对不会吃缅政府这一套,准备另立山头,公开与政府誓不两立。
   罗星汉带上几个贴身警卫,星夜逃出腊戌,直奔莱岛山第一、三总队指挥部。第二总队在与张苏泉的抢夺战中损失惨重,已撤到果敢滚弄休整。罗星汉首先命令第二总队蒋宗诚,迅速向缅泰边境转移。
   罗星汉的动静,很快缅政府军事侦探部就知道了,缅甸政府当时从本国内的实际出发,加快了“削藩”的行动,因为缅政府面临国内外巨大的压力,单就毒品来说,泰王国在国王的重视下,在西方诸国的承诺支援中,局面正在得到改观,泰国政府参预了开展打击毒品走私的大规模行动。
   作为金三角重要一隅的缅北地区,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在国际社会成员中,声誉代表国家尊严,奈温自己也深知这一点,更重要的是,七十年代,由于缅甸共产党在缅甸的革命,缅甸当局与美国的关系正在升温,所有在位执政的缅甸官员,当时都被送到美国受训,有的还在著名的西点军校深造。美国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期,已经看到美国国内的毒品泛滥,反毒成为美利坚合众国最基本的国策之一。美国人十分清醒的知道,美国本土的毒品泛滥不是孤立的,只有加强国际合作与加强对毒源地的打击,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决自己国内的毒品问题。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美缅在缉毒领域的合作,在这个时期开始了,罗星汉是美国指名的“鸦片将军”。缅甸不可能无动于衷。
   这次撤销自卫队的举措,罗星汉清楚知道是在西方国家背景下开始行动的方式,而且,缅甸政府重点针对的人物,就是罗星汉自己。
   1973年4月初,缅甸政府国防部正式下达命令,令在莱岛山以及正在向泰缅边境运动的罗星汉部全部返回腊戌营地,同时考虑到中途的因素,给予了宽限的时间。缅甸政府同时指派正在东枝的罗星明赴莱岛山劝说罗星汉执行政府的命令。结果罗星明无功而归,罗星汉反意已决,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缅政府军于1973年4月23日,将在腊戌指挥部罗星汉的参谋长杨国智及130名留守人员遣散,收缴了军营全部装备设施,分发了路费给遣散人员。
   罗星汉得知消息后大怒,公开扯起了反对缅甸政府的大旗,为避免全军覆灭,罗星汉将莱岛山交由第一总队长鲁宗圣负责,自己带上数百名人马向南部移动,打算与第二总队会合,万不得已退入泰国边境。
   1973年5月,罗星汉部在缅甸政府的打击下抵达缅泰边境地区的莱吉山,一路的追击,罗部损失很大,缅政府军动用了飞机配合作战,罗星汉的常规装备根本抵不住缅政府军的飞机大炮。
   在莱吉山,罗星汉碰上当时掸族反缅学生派的武装,还有一些不愿意放下武器归顺政府军的“戛规也”,罗星汉到来让这些人信心百倍,加上国民党残军在六十年代撤出缅北后有不少原云南土司归顺残军的武装,后被国民党大陆工作会收为武装活动的一些小分队,到七十年代,这些小分队的配合反攻任务有所变化,所以,罗星汉一到,干脆并入罗星汉的部队共同反缅,也许还会有一点好处。
   由各种各样的武装拼凑在一起,成立了一支有1000多人的反缅“掸邦同盟军”,并一致推举罗星汉为总指挥长。
   掸邦同盟军的旗号刚打出来,缅甸政府军的飞机、大炮就跟了上来,炸弹、炮弹、各种枪枝的子弹铺天盖地倾泄到莱岛山,同盟军只有招架之力,成立不到一个月的同盟军彻底完蛋了。战斗打了不到三天,罗星汉只有率自卫队退入泰国北部边境地区。
   缅甸军政府这一次大规模的进攻,同时包括泰国政府在内,都是在美国的支持下以军事行动联合解决金三角毒源地的问题。单缅政府军,就出动了美国政府援助的24架刚投入越南战场使用的直升机,调动缅政府最精锐的99师、77师及5个快速加强营、炮兵营投入作战,总兵力有3万人左右。泰国政府在美国协调下与缅甸政府军达成了默契,在泰国一方切断罗星汉的退路,先后出动军警一万多人。
   在缅甸政府军的强攻下,莱岛山总指挥部的迈木很快失守,罗星汉在苏文龙兄弟苏文虎的掩护下,仅带了100多人逃进泰国清莱府的边境小村蛮通寨。
   1973年7月16日,泰国政府一名军官乘坐直升飞机直达蛮通寨,询问罗星汉今后如何打算?罗星汉当即表示要居住泰国,并提出了几个要求,泰国军官表示将请示后答复。
   7月17日,又一架直升飞机抵达蛮通寨,从飞机中下来十几名泰国军警,昨天来过的那名泰国军官请罗星汉到清迈府去洽谈,苏文虎一面用英语与泰军在商谈,罗星汉身边的人一面做好了战斗准备。
   正在这时,罗星汉嘴里含着香烟,悠哉游哉从另外一间草房里走出来,他向泰国军警表示他愿意去清迈解决问题,不顾部下的劝阻,登上泰国的直升飞机跟随他们一起走了。
   1973年7月17日下午,泰国政府发言人向全世界宣布:鸦片将军罗星汉被正式逮捕。罗星汉被专机送到曼谷监狱关押,泰国政府的诱捕成功。
   1973年8月2日,在美国的协调下,缅甸政府通过外交途径引渡罗星汉回国受审,经过两年多的时间,缅甸最高法院以“叛国、贩毒、破坏国家经济政策”罪,叛处罗星汉死刑,随后改为有期徒刑。
   罗星汉在仰光永盛大狱开始了他的另一个岁月。
   对于罗星汉,在监狱只是失去自由,实际上他受到缅甸军政府的格外优待,一个人住在单间,自己可以做饭,不需要去做苦役,在这一段时期,罗星汉并且学会了缅语。
   从缅甸政府与罗星汉的合作中,可以清楚看到罗星汉与缅甸军政府在许多问题上,在长期的交往下一直保持着特殊的合作关系,罗星汉投入监狱,实际上是缅甸军政府国家政治的需要,抓住罗星汉,对国际社会有了一个交待及说法,罗星汉改为无期徒刑,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以为是罗星汉手下活动的结果,其实事实不是这样,根本上缅甸军政府不希望罗星汉死,留着罗星汉有自己的用处。
   1980年5月28日,缅甸军政府宣布大赦令,号召所有在国外的反缅人士回国,缅甸纲领路线党代表大会在仰光正式召开,奈温到会宣读了大赦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