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兰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兰剑文集]->[缅甸"果敢族" (七)]
兰剑文集
·当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那里?
·民主革命与中国
·警钟!!!
·中共独裁集团的强权政治
·警惕中共独裁的新阴谋
·暴力与非暴力
·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二十一世纪必然是一个彻底埋葬独裁专制的世纪
·答网友:“ 你们是怎样看待内面这些人物的?”一文
·海外民运并不代表中国的民主革命------兰剑
·谈中共的网上封锁
·民运与中国民主革命
·中国民主革命及其它
·兰剑报到!向博讯问好!
·陈水扁之流玩弄台独的阴谋谈一点我的看法
·答草根先生关于缅甸问题
·闲情逸致之时,特录"阴符经"助茶兴
·敬告陈泱潮先生,在缅甸备受苦难期间,
·谨守我的诺言 ,为陈泱潮先生抄录昆明大观楼长联
·我的严正声明
·声 明 系列(一)
·声 明 系列(二)
·百足之虫,至断不蹶(系列声明三)
·民运之虫死而不僵.系列声明(三)补充文
·答陈泱潮先生的闲言碎语
·与陈泱潮先生言几句----
·真正的世界超级骗子正是你陈泱潮
·陈泱潮先生,你以为这是一根你的救命稻草吗?
·1948以后的缅甸 (一)
·1948以后的缅甸    (二)
·1948以后的缅甸  (三)
·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关于陈泱潮问题的"问题"
·谢谢草根先生的关注
·臭虫说
·永恒的灵魂
·也来说说民运
·谢谢小溪版主的开悟:
·政治体系逐步完善的基本规范
·天源于浩翰之宇宙,唯有立于天之大
·就陈泱潮于今天又公开挑衅,我的严正声明
·江山易移,秉性难改!
·邪恶的本质
·陈泱潮,你难道没有长眼晴么?
·逆天犯顺,自取灭亡,警告陈泱潮
·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半个多世纪以来,缅甸老百姓够苦的.
·穷辙拒轮,积薪候燎是陈泱潮的命
·几种品格类型的人对政治生活的影响
·见卵求时夜,见弹求鸟炙,陈泱潮自寻其辱
·人之将亡,其鸣也哀!
·征鏖
·无题
·逆境求生八大守则
·话说自由
·神医妙诀
·谢谢你,草根先生及关注缅甸的网友
·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必备基本条件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一)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后记)
·缅甸"果敢族" (一)
·缅甸“果敢族” (二)
·缅甸“果敢族”(三)
·缅甸“果敢族” (四)
·缅甸"果敢族" (五)
·缅甸“果敢族” (六)
·缅甸"果敢族" (七)
·缅甸“果敢族” (八)
·缅共生涯(一)
·缅共生涯(二)
·缅共生涯(三)
·缅共生涯(四)
·缅共生涯(五)
·缅共生涯(六)
·缅共生涯(七)
·缅共生涯(八)
·缅共生涯(九)
·刺刀下的"民主"
·陈泱潮先生不是一贯都要通过法庭来表白自己么?
·《共产党宣言》的宣言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果敢族" (七)

   
   
   
   黄兴和父子,在果敢地区极具传奇色彩,黄兴和之父黄大龙,是果敢地区有名的草莽传奇人物。黄大龙生于19414年,从小放牛从未受过教育。年轻时,聚集在睹场,邀一伙同年龄的小伴朋友,怀揣铁棒,四处打人。抗日期间,乘乱到处打劫,滇缅边境一线,黄大龙成了土匪头子,无人不惧怕他三分。
   

   黄的发迹与土司杨文炳有直接的关系,当年黄大龙缉拿一个杀人凶手有功,得杨土司赏识,黄便乘机暗中培植了自己的势力。出没在果敢东山一带,黄自称司令,一些小股土匪敌不过他,纷纷投靠,黄大龙的势力大增。
   
   1950年,国民党残军进入缅甸,立足在果敢,黄大龙投靠了残军,到残军总部江拉培训后,被残军委任为果敢东山区联防少校大队长。指挥各路民兵,负责老街到滚弄防务。1953年,残军五军杨一波师长又任命黄大龙为麻粟林支队支队长,并在其家架设电台,麻粟林小学的广场,也挂上了青天白日的旗帜,连学生也必须要进行军训。
   
   黄大龙部胡作非为受到中缅两国政府的一致关注,缅军政府派出以边境地管理处处长苏敏上校为首的小组来果敢处理此事,宣布黄大龙部非法,命其解散。然而黄大龙及长子黄映和阳奉阴违,最后缅政府军开进果敢,将其逐出果敢区域。
   
   黄家失去经济来源,开始进行抢劫活动。黄大龙在滚弄设有一商号,只要缺米粮,就写一封信给某一个大户,限期送粮到商号,无人不敢不从命。缺银两就到商人中去“借支”,这样的状况一直延续到六十年代。
   
   黄大龙杀人如麻,极其凶残,曾杀死过自己的女婿王开,又把所谓执行任务不力的“参谋长”黄天佑枪毙,二儿子黄兴和与国民党残军沆瀣一气,有200多人由国民党残军帮助培训。
   
   1959年,杨振材交出土司权力之后,果敢的大权实际上落入杨二小姐手里。黄部仍然大肆骚扰,连风云缅北的杨二小姐也拿他没有办法,开始杨二小姐在50年代,曾利用黄大龙部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并暗中将黄部与国民党残军牵上了线,从中得了不少好处。随着时间的推移,黄大龙坐大震主,杨二小姐最后也只有请缅政府军协助。黄大龙得知这一情况后,大发雷霆,先下手袭击了缅政府军车队,不想反而受到缅政府军的打击。退守卡瓦山永罗。黄大龙仍然恶习不改,又将残军团第叶家宝无端打死,激起其部下的反叛。
   
   1960年10月,黄大龙手下张、袁两个大队长率部出走,残军叶家宝下属得知这一消息,马上纠集人马,将黄大龙一家全部杀光,其中包括黄的妻子、长子黄映和、儿媳妇及卫士多人。唯有当时在泰国做鸦片生意的次子黄兴和幸免遭到屠杀,黄兴和回到果敢,又无端乱杀40多人,而后拉上人马投罗星汉。
   
   黄兴和被杨振纪、杨振卿逐出,还想东山再起。1976年黄妻罗氏暗中多次与坤沙会面,请求投靠坤沙,声称有30多人的武装。坤沙口头同意后,拨出40万泰铢的经费供黄部安家之用。黄妻罗氏将四分之三掠为己有,只将极少一点发给士兵,罗氏当时已经敛财数百万泰铢,在曼谷银行也有大量存款。
   
   76年9月,黄兴和将其部改编为两个团,向坤沙所在地泰国边境小镇满星叠移动,经过20多天的行军,黄兴和被坤沙部“热情”接待。士兵全部被分散到各个团队,黄兴和挂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师长,手下只有几个卫兵。
   
   罗星明在莱朗组建的掸邦新革命军(NEW.S.S,R,A )日益壮大,黄兴和为报私仇,多数说服坤沙出兵,参谋长张苏泉在无奈之下调派300人马随其出击.。
   
   1977年正月初七凌晨,黄兴和率部向罗星明发起攻击,罗部士兵从睡梦中惊醒,仓皇出逃,黄兴和以为大获全胜,抢了罗部财产返回泰国境内。投靠罗星明的杨振卿得知消息,派出大批人马埋伏在黄兴和回来的路途上,没有准备的黄兴和部死伤130多人总算逃回总部,黄兴和遭到坤沙和张苏泉的斥责,从此.黄兴和一厥不振,终日与女人和酒为伍。
   
   黄兴和本性难改,在满星叠被冷遇,就暗中联系缅共东北军区,准备投靠人民军。为抬高自己的身价,黄兴和指使手下准备绑架坤沙驻泰国清迈办事处财务主管仇明,不想事情败露,坤沙派兵抓捕他时,黄兴和拔枪反抗,被坤沙卫士乱枪打死。黄兴和的弟弟黄信和在坤沙部干了十几年,曾打仗身负重伤,被提拔成大队长,因黄兴和反叛受株连,也被坤沙处死.黄兴和死时42岁,黄信和死时36岁,就这样黄家父子四人全部死于非命,全家前后被杀50多口。
   黄家满门灭亡,标志着果敢土司时代内讧终结,通过这些事件,能从多方面窥视到近代旅缅华人,为生存与环境争斗,与自然斗,与人斗的历史和缩影。
   
   1972年,罗星汉率领第二总队开始在泰、老边境一线的鸦片贸易活动,在这段时期内,发生了罗星汉与坤沙部张苏泉的一场较在规模抢夺鸦片的战役。所谓的金三角鸦片战争,除了1967年国民党残军,罗星汉部及老挝军人几方为争夺鸦片的战斗,其它的一般就称为纷争。在缅北、在果敢、在莱朗地区、在老挝会晒地区,都出现过不同程度的战斗,这些战斗都是围绕争夺鸦片而展开。因为在金三角,鸦片就是美元,鸦片就是黄金,鸦片就是权势的代表与像征,同时,鸦片还与政治理念、权柄的需要紧密的联系胡一起,与人的私欲、邪恶联系在一起,已经形成事实上的“鸦片文化”。
   
   对于财富的争夺自古有之,在金三角也没有例外,其重要的因素就是这里长期存在一个极为复杂的民族与宗教的问题。
   
   罗星汉带领第二总队在泰缅边境时,是罗星汉一生人中最重要的一个时期。罗星汉仅有37岁,却能在整个金三角与缅甸东北部地区呼风唤雨。罗星汉曾面对西方记者的摄影机,大谈他的政治道理,大谈鸦片、吗啡、海络因,从罗星汉极为平静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惶恐和罪恶感,
   
   1973年,缅甸政府军与缅共人民军进入暂时的对峙阶段,这时缅政府才感到各种各样的“戛规也”,实际上是不同的利益集团,其中还有许多是民族独立分子。缅政府利用这些人,这些人也在拿政府当牌打,罗星汉“戛规也”的坐大,发展下去将难以收拾。
   
   罗星汉的非常时期更具有非常的收获。
   
   从六十年代末,缅甸军政府允许自卫队存在开始,罗星汉的鸦片世纪车队与世纪马帮,从来也没有停止过运作。仅罗星汉自卫队,一年要运送250----300吨上好烟土到泰、老地区,后来出现垄断经营的局面。政府给政策,经费自己筹措,罗星汉成为一个真正的“鸦片将军”。
   
   过去马帮运送大烟往返一次需要很长时间,路上也不安全,罗星汉的鸦片公司成立后,大大小小的鸦片老板宁愿少赚一点,将鸦片尽数卖给罗星汉,或者与罗星汉的马帮一起出发。
   
   罗星汉的政府自卫队组建后,情况发生了极大变化,缅政府由于连年经济不景气,根本无法支付自卫队的武器装备和经费开支。罗星汉常以到泰国购买武器装备的幌子,调动缅政府军几十辆军车赴大其力运送武器。缅政府为了装点门面,只将军车运货至勐东,勐东到大其力的路程由罗星汉的马帮自行解决。罗星汉比从前更为省事,军车无人敢拦,又减少了路途中人马费用。到罗星汉的自卫队被缅政府勒令解散前,罗星汉的金条已经打倒了一大批缅、泰军警与政府公务员。
   
   1973年,罗星汉在鸦片收割后,将烟土在腊戌分装在几十部军车上,车上贴着特别通行证,每张军上都有军人押运货物。车队出发前,罗星汉早就通知手下的勐东准备了600多匹骡马,第二总队1500多人全副武装整装待发。
   
   这一趟有几十吨大烟,罗星汉自己亲自押送。运货的军车到达距东枝还有十多公里一个不起眼的山村,总队长蒋宗诚指挥手下将鸦片装载在驮子上,休息三天后,匆匆赶往泰国边境城镇麦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