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兰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兰剑文集]->[缅甸“果敢族” (六)]
兰剑文集
·当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那里?
·民主革命与中国
·警钟!!!
·中共独裁集团的强权政治
·警惕中共独裁的新阴谋
·暴力与非暴力
·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二十一世纪必然是一个彻底埋葬独裁专制的世纪
·答网友:“ 你们是怎样看待内面这些人物的?”一文
·海外民运并不代表中国的民主革命------兰剑
·谈中共的网上封锁
·民运与中国民主革命
·中国民主革命及其它
·兰剑报到!向博讯问好!
·陈水扁之流玩弄台独的阴谋谈一点我的看法
·答草根先生关于缅甸问题
·闲情逸致之时,特录"阴符经"助茶兴
·敬告陈泱潮先生,在缅甸备受苦难期间,
·谨守我的诺言 ,为陈泱潮先生抄录昆明大观楼长联
·我的严正声明
·声 明 系列(一)
·声 明 系列(二)
·百足之虫,至断不蹶(系列声明三)
·民运之虫死而不僵.系列声明(三)补充文
·答陈泱潮先生的闲言碎语
·与陈泱潮先生言几句----
·真正的世界超级骗子正是你陈泱潮
·陈泱潮先生,你以为这是一根你的救命稻草吗?
·1948以后的缅甸 (一)
·1948以后的缅甸    (二)
·1948以后的缅甸  (三)
·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关于陈泱潮问题的"问题"
·谢谢草根先生的关注
·臭虫说
·永恒的灵魂
·也来说说民运
·谢谢小溪版主的开悟:
·政治体系逐步完善的基本规范
·天源于浩翰之宇宙,唯有立于天之大
·就陈泱潮于今天又公开挑衅,我的严正声明
·江山易移,秉性难改!
·邪恶的本质
·陈泱潮,你难道没有长眼晴么?
·逆天犯顺,自取灭亡,警告陈泱潮
·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半个多世纪以来,缅甸老百姓够苦的.
·穷辙拒轮,积薪候燎是陈泱潮的命
·几种品格类型的人对政治生活的影响
·见卵求时夜,见弹求鸟炙,陈泱潮自寻其辱
·人之将亡,其鸣也哀!
·征鏖
·无题
·逆境求生八大守则
·话说自由
·神医妙诀
·谢谢你,草根先生及关注缅甸的网友
·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必备基本条件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一)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后记)
·缅甸"果敢族" (一)
·缅甸“果敢族” (二)
·缅甸“果敢族”(三)
·缅甸“果敢族” (四)
·缅甸"果敢族" (五)
·缅甸“果敢族” (六)
·缅甸"果敢族" (七)
·缅甸“果敢族” (八)
·缅共生涯(一)
·缅共生涯(二)
·缅共生涯(三)
·缅共生涯(四)
·缅共生涯(五)
·缅共生涯(六)
·缅共生涯(七)
·缅共生涯(八)
·缅共生涯(九)
·刺刀下的"民主"
·陈泱潮先生不是一贯都要通过法庭来表白自己么?
·《共产党宣言》的宣言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果敢族” (六)

   
   
   缅甸共产党1968年进入缅北后,缅军国防部开始允许掸邦地区存在的“戛规也”存在。“戛规也”在掸语中就是“自卫队”的意思。缅政府对于戛规也的规定在当时来说十分宽松,只要在30人以上,不问其组成人员的任何情况,只要政治上坚持反共,手时有几条枪,政府就可以批准成立,由政府发给委任状,武器经费政府一概不管,由当地百姓的税捐中来解决。
   
   在有关政策上,缅政府也可以给予特别优惠,可以经营“特货”来补充经费。所谓的“特货”,实际上就是掸邦地区的特产大烟土以及走私物品之类的物资。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期,缅北包括掸邦、克钦邦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自卫队不下50支,虽然政府不给武器经费,但有了特别的政策,这个政策让那些长久干烟土买卖的大小集团,手里有了“上方宝剑”。
   
   在皎脉以北,大到罗星汉的“戛规也”有数千人之多,也有三四十人的小“戛规也”,为政府军跑跑腿、收集一点缅共情报,有机会偷袭缅共的据点哨所,但大部份时间,全部在做大烟土贩卖,人少的少做,人多的大做,整个金三角地区出现少有的畸型繁荣景像,到处乌烟瘴气,烟土丛生。
   
   罗星汉集团专门在缅泰边境大其力及泰国边境城镇麦赛等地,建立了一系列的实体,保障产、供、销。罗星汉在大其力办了一家酿酒厂,在泰国北部边境与缅甸相连的一些重要城镇,建设起一批铁皮房的仓库,这些仓库又常年对外出租,为了烟土的安全,虽然租金相当贵,但大烟放在罗星汉地盘的仓库特别保险,所以仓库租赁生活特别红火。大其力城外八公里处的山林内,有罗兴汉建立的秘密庄园,每天都能供经千匹骡马住宿,离庄园不远就是罗星汉加工海洛英的作坊。
   
   六十年代末期,大其力和泰国的业务,罗星汉交给星明负责。罗星明受过高等教育,和缅甸上层、泰国军警、国民党残军关系密切,到七十年代后期,罗星明才金盘洗手。
   
   七十年代,毒品对整个世界的危害,引起世界各国政府和首脑的高度重视。金三角的毒品问题,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共同关注。
   
   掸邦与果敢地区传统鸦片贸易,自然也受到曾经将罪恶的种子,撒播在这块富饶土地上的西方人极大关注。罗星汉被美国读者文摘称为“鸦片将军”,罗星汉成为全世界的知名人物。
   
   继莱岛山谋杀后,罗星汉将兵力进行调整,一总队鲁宗圣继续留守回硐,第三总队调至南朗、孟更一带。第二总队及警卫大队由罗星汉亲自率领南行到泰国边境,执行护货警卫作战任务。
   
   随着经济利益的极大诱惑,罗星汉部队内继续内讧,最后把罗星汉推向衰败边缘。第一总队鲁宗圣为40根金条,发生了一场血战。
   
   鲁宗圣生于果敢大水塘,兄弟众多,鲁排行老五,与彭家声、罗星汉同为果敢第一期军事训练班学员。19岁就成为果敢地区年轻的联防分队长,60年代升任中队长,专门负责押运货物到勐东等地发卖,后成为罗星汉驻大其力等地烟土公司的负责人,1963年与罗星汉一同被捕入狱。平时依仅自己是罗星汉的亲戚,在军中横行霸道,无所不为。
   
   1971年,鲁宗圣进驻麻林,鲁娶当地大户之女“傅氏小二”为妾,傅小二这个女人也不是等闲之辈,尽管小鲁宗圣十四五岁,却能将鲁宗圣管的服服帖帖。罗星汉的二总队在泰缅边境进行鸦片贸易同时,鲁宗圣一总队受到克钦独立军的沉重打击。1973年缅政府通知一切自卫队解散缴械,鲁部不从。
   
   7月,缅军大举进攻麻林,一总队溃不成军。鲁宗圣携带罗星汉刚从泰国带回的四十根金条逃到驻蛮井第三总队黄兴和部。四十根金条是罗星汉给一、三总队的经费,由鲁宗圣与黄兴和平分。鲁宗圣逃到黄兴和三总队,听信傅氏小二的建议,准备将这些金条卷走,逃到泰国也能过上好日子,鲁宗圣做好了出走的准备。
   
   为财而死是黑道社会一贯发展规律,罗星汉部也逃脱不了这个规律,黄兴和早就觉察到鲁宗圣的计划,在鲁宗圣准备出逃的当天早上,黄兴和先下手为强,将鲁宗圣打死在厕所边,掠走全部金条与财物,傅氏小二破口大骂,被士兵乱棍打死,鲁宗圣42岁,傅氏小二仅28岁。
   
   罗星汉的第一总队就这样解体了,莱岛山重新回到“山兵”克钦军统治下。
   
   第三总队总队长黄兴和也是一个久混江湖之人,最终结果比鲁宗圣也好不了多少,罗星汉被泰国警方抓捕后,第二总队总队长蒋忠诚仅带数十个士兵逃到黄兴和手下。为防止缅政府军的进一步打击,黄兴和将第三总队开到缅泰边境的八浪一带驻军,在泰国北部边境地活动的杨振纪的“新掸邦革命军”也一同加入。同时佤、掸族的一些零星武装也归到黄兴和第三总队。
   
   黄兴和第三总队移军到缅泰边境地处鸦片贸易主商道,第三总队开始征收鸦片税赋,1974年到1975年,黄兴和部仅在泰国清迈银行的存款就高达上亿泰铢。
   
   1974年夏天,罗星汉正处在牢狱中,黄兴和主使手下副总指挥杨振纪、团长杨振卿率领一帮人马,秘密潜入掸邦首府东枝,将罗星汉的弟弟罗星明绑架,押回八浪关押。黄兴和借口以要罗星明“了结大其力公司过去的旧帐”,逼迫罗星明交出上千根金条“以充军费”,罗星明抵死不从,最后黄兴和限令罗星明在一个月之内交出200根金条,否则予以处死。没有办法之下,罗星明请出闲居家中的杨二小姐做保人,伪称到泰国筹款。
   
   二小姐受罗家之托,马不停蹄星夜兼程赶到八浪,但情况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
   
   黄兴和属下二把手杨振纪、团长杨振卿本来就是果敢土司杨家的后裔亲属,投靠黄兴和只是权宜之计,与黄兴和的矛盾不断上升,终于到了爆发的时候。
   
   罗星明被绑架,二杨继续干他们收税、押运烟土的行当。罗星汉的马队被打散以后,金三角缅甸一侧的马帮日渐缩小,一般只有几十匹骡马,这样上路就极不安全,只有邀约几个或者十几个马老板一起同行,拿出钱来雇用一支武装押运,费用根据个人鸦片数量多少来付押运费。杨振纪好不容易在董速山一带邀约了一批上百的马帮及生意人,由杨提供武装护送,一切准备妥正要启程,黄兴和的老婆生出是非,最终导致第三总队的土崩瓦解。
   
   黄兴和的老婆罗氏,远近恶名在外,经常在军中揽权,民愤极大,这一次她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商人的鸦片及马匹全部没收“充公”,单货物就价值300万泰铢以上。杨振纪气愤已极,忍无可忍联络手下将黄逐出,杨振纪不但释放了罗星明,并推其为负责人。
   
   罗星明将这支队伍重新整编,进入到泰缅边境地区的莱朗地区活动。在后来泰缅联军的军事围剿中,多次逃出重围。直到1980年罗星明手下还有近800人的武装。罗星汉大赦出狱后,将罗星明劝降,罗星明及部下,于1980年8月正式放下武器,与缅政府和解,缅军人政权将罗星明的人马安排在腊戌一带居住,罗星明与罗星汉一道,走上经商贸易之路,目前在缅甸已是富甲一方,杨振纪1978年在清迈旅馆被刺客杀死,年仅42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