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兰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兰剑文集]->[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兰剑文集
·当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那里?
·民主革命与中国
·警钟!!!
·中共独裁集团的强权政治
·警惕中共独裁的新阴谋
·暴力与非暴力
·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二十一世纪必然是一个彻底埋葬独裁专制的世纪
·答网友:“ 你们是怎样看待内面这些人物的?”一文
·海外民运并不代表中国的民主革命------兰剑
·谈中共的网上封锁
·民运与中国民主革命
·中国民主革命及其它
·兰剑报到!向博讯问好!
·陈水扁之流玩弄台独的阴谋谈一点我的看法
·答草根先生关于缅甸问题
·闲情逸致之时,特录"阴符经"助茶兴
·敬告陈泱潮先生,在缅甸备受苦难期间,
·谨守我的诺言 ,为陈泱潮先生抄录昆明大观楼长联
·我的严正声明
·声 明 系列(一)
·声 明 系列(二)
·百足之虫,至断不蹶(系列声明三)
·民运之虫死而不僵.系列声明(三)补充文
·答陈泱潮先生的闲言碎语
·与陈泱潮先生言几句----
·真正的世界超级骗子正是你陈泱潮
·陈泱潮先生,你以为这是一根你的救命稻草吗?
·1948以后的缅甸 (一)
·1948以后的缅甸    (二)
·1948以后的缅甸  (三)
·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关于陈泱潮问题的"问题"
·谢谢草根先生的关注
·臭虫说
·永恒的灵魂
·也来说说民运
·谢谢小溪版主的开悟:
·政治体系逐步完善的基本规范
·天源于浩翰之宇宙,唯有立于天之大
·就陈泱潮于今天又公开挑衅,我的严正声明
·江山易移,秉性难改!
·邪恶的本质
·陈泱潮,你难道没有长眼晴么?
·逆天犯顺,自取灭亡,警告陈泱潮
·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半个多世纪以来,缅甸老百姓够苦的.
·穷辙拒轮,积薪候燎是陈泱潮的命
·几种品格类型的人对政治生活的影响
·见卵求时夜,见弹求鸟炙,陈泱潮自寻其辱
·人之将亡,其鸣也哀!
·征鏖
·无题
·逆境求生八大守则
·话说自由
·神医妙诀
·谢谢你,草根先生及关注缅甸的网友
·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必备基本条件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一)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后记)
·缅甸"果敢族" (一)
·缅甸“果敢族” (二)
·缅甸“果敢族”(三)
·缅甸“果敢族” (四)
·缅甸"果敢族" (五)
·缅甸“果敢族” (六)
·缅甸"果敢族" (七)
·缅甸“果敢族” (八)
·缅共生涯(一)
·缅共生涯(二)
·缅共生涯(三)
·缅共生涯(四)
·缅共生涯(五)
·缅共生涯(六)
·缅共生涯(七)
·缅共生涯(八)
·缅共生涯(九)
·刺刀下的"民主"
·陈泱潮先生不是一贯都要通过法庭来表白自己么?
·《共产党宣言》的宣言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一九八九年一月三十日,已经是中国春节即将来临之际,为了缅甸的胜利,尚光离开了中国,亲自来到中国边陲小镇孟定,彭家声已经在这个远离闹市的小镇上等了整整两天,虽然是年终,但小镇上看不出一点过年的景象,尚光一行人抵达孟定时已经天黑,为了安全,彭家声住在孟定友谊旅馆,两人见面后匆匆在一家小饭店用过晚饭就连夜奔赴南伞。
   
   约凌晨一点左右,一行人已经来到白岩村附近,通过电台,接应的人还没有赶到此地,尚光吩咐汽车熄了火,关灭了车灯,然后下了车,临近春天的边陲格外寒冷,冷风吹在身上,使人意识到寒意逼人,大家正在议论时,一束灯光刺破寒冷的夜空,隐约可以看出是一辆吉普车正从缅甸方向往中国境内驶来,临近中国边境时,只见吉普车的大灯两长一短的闪了三下,彭家声立刻说这是我们的车,马上用手电回了一长一短,对方看见灯光,加快速度进入中国境界,当车停下来时,从车上下来四个手持中国五六式冲锋枪的年轻人,尚光看见彭家声的大儿子彭大顺也从车上下来,为了自己离开中国不引起缅共中央注意,尚光决定会议开完后就赶到邦散,赵明及老司令员余健也在等着自己,讨论安排中央直属警卫旅如何配合起义的工作以及中部军区起义事项,815军区林明贤司令员是彭家声的女婿,815的工作就由彭家声自己来做。
   
   尚光吩咐驾驶员把车开到南伞,在原昆明军区敌工站的招待所住下,车就停在招待所内,这样就不会引起其它人的注意,过去因为工作的原因,尚光和敌工站打的交道比较多,边境地几个站点,对尚光都很熟悉,车停在招待所很正常,安排好以后,尚光命令驾驶员于第二天中午将车开到白岩村的公路边来接自已。

   
   远处村寨的狗闻到了人的气息而狂叫起来,彭家声招呼尚光上车,自已坐到后座位上,刺眼的灯光突破夜空,吉普车吼叫着驶出境外。随着汽车的颠簸,车子驶下一道土坎,彭家声说,从这里就是我们的缅甸国了,大家都笑了起来,彭说:“这不错嘛,迟早这里就是我们缅甸国。”
   
   不过三十分钟,远处已经看见村寨闪烁的油灯光,顺着灯光,汽车转入一条村庄小路,路的两傍隐蔽着全付武装的果敢临时军事指挥部的战士,他们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情况,可以看出,这里是绝对安全的。沿着警戒的士兵,汽车转进一个大宅院,彭家声高兴的对尚光说:“到家了。”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走到车边向尚光和彭家声敬了一个军礼,尚光走下车看了周围,这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四面都是持枪的士兵,院子里停了几辆吉普车,几个大约只有十二,三岁的 小兵忙碌的跑来跑去。
   
   十多年前,当尚光还是一名普通的人民军指挥员时,就跟随彭家声一直在缅泰边境地区打游击,由于繁重的战争,从来也没有来过彭家声的家里,尚光正在思索,只听见彭家声招呼说:“快,上来这里坐。” 尚光走到正堂的门边,正堂的门头上面挂了一块匾,上面携刻着“蜀乡之云”四个大字,门口放了一张棹子,棹子上面放满了吃的酒菜,直到这个时候,才感到肚子真的饿了。
   
   几天的颠簸,倒在床上马上就入睡,很快地进入梦乡,当醒过来时,太阳已经很高了,抬头看到墙上的时钟刚好七点十五分,尚光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已经是中国时间九点四十五分,因为和驾驶员约好,今天必须回到邦散和赵明等人见面,匆匆地洗了一下脸,警卫员把脸盆端走,尚光走出房间,彭家声正在和几个人聊天,见尚光出来,几个和彭家声聊天的人马上站了起来,一个身材粗壮的大约四十五岁的人自己站起来说:“我叫李忠祥。” 尚光知道,这个人就是现任东北军区参谋长李忠祥,自己离开战场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东北军区老部队上的人大多抽调到新组建的军区,平时由于缅共中央的纪律,尚光就是回到缅甸也不能到部队去串串门,离开这里的时候,余健那些老领导都还在,现在最老的也只剩下彭付司令员,其他的都调到中部军区或中央工作。
   
   和大家见过面,彭叫警卫员端上茶水,果敢有一种茶叶很奇特,水冲下去后,水里马上飘浮着小朵小朵的白花,香味随着飘出来,这种茶冲的茶水,十分好喝。
   
   吃完饭,彭家声对尚光说,这里人员太杂,我已经安排好了,所有的人都在后面新宅等你去和他们开会,一面说一面叫警卫员到前面带路。
   
   出了门,沿着乡村小道走出去,彭家声新建的房子就在老宅的后边。道路两旁全是持枪的士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隔十米就有一挺中国式的班用机枪,气氛十分紧张,没有这里的士兵带领,任何人都不允许从这里通过。
   
   不到二十分钟,尚光和彭家声就来到了开会的地方,周围全都是士兵,脸上十分严肃,从他们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今天会议的重要。房间里已经坐了十多个人,只有靠上的位置留下了两个椅子,这些人全部都是这次参加起义的东北军区高级指挥官,彭家声让尚光坐下,然后对大家说:“会议开始,由尚光同志和大家见个面,布置下一步的军事行动,请大家欢迎。”
   
   尚光接过警卫员递过来的茶杯,看了大家一眼,说:“大家好,能和大家见面,我十分高兴,我今天来这里,是为了下一步我们的命运而来,为了我们几万个弟兄的前途而来,详细情况,彭总已经和大家作过讨论,开会前彭总和我也统一过思想,目前的整个形势在座的十分清楚,如果我们不采取武装行动彻底推翻缅共,我们将面临巨大的灾难,缅甸人民也会在战乱中生活,为了结束这个局面,我们必须要挑起这付重担。各位身上的担子很重,大家都要有准备随时牺牲自己,大家要明白,我们是率先向缅共打响的第一枪,胜败关键和影响巨大,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有思想准备,作好为了我们的事业和人民的利益牺牲自己的一切。”
   
   会议紧张的进行着,与会的每一个人心里都万分激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参加过无数的战斗,但最为激动人心的是今天,因为从今天起,他们将要以自己的行动改变整个历史,他们所要做的是一件极其神圣的事业他们所参加的是前所未有过的经历,为了挽救千百万受苦的兄弟姐妹,他们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一切。
   
   “临时中央决定:于一九八九年三月十八日举行武装起义,正式成立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彻底推翻以德钦巴登顶为首的反动势力┄┄。”
   
   会议刚宣布结束,全场响起了激动人心的掌声,这掌声,宣告了缅甸共产党的完结,一个全新的时代即将到来,掌声也代表了全体人民军战士的心声。

此文于2007年10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