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兰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兰剑文集]->[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兰剑文集
·当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那里?
·民主革命与中国
·警钟!!!
·中共独裁集团的强权政治
·警惕中共独裁的新阴谋
·暴力与非暴力
·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二十一世纪必然是一个彻底埋葬独裁专制的世纪
·答网友:“ 你们是怎样看待内面这些人物的?”一文
·海外民运并不代表中国的民主革命------兰剑
·谈中共的网上封锁
·民运与中国民主革命
·中国民主革命及其它
·兰剑报到!向博讯问好!
·陈水扁之流玩弄台独的阴谋谈一点我的看法
·答草根先生关于缅甸问题
·闲情逸致之时,特录"阴符经"助茶兴
·敬告陈泱潮先生,在缅甸备受苦难期间,
·谨守我的诺言 ,为陈泱潮先生抄录昆明大观楼长联
·我的严正声明
·声 明 系列(一)
·声 明 系列(二)
·百足之虫,至断不蹶(系列声明三)
·民运之虫死而不僵.系列声明(三)补充文
·答陈泱潮先生的闲言碎语
·与陈泱潮先生言几句----
·真正的世界超级骗子正是你陈泱潮
·陈泱潮先生,你以为这是一根你的救命稻草吗?
·1948以后的缅甸 (一)
·1948以后的缅甸    (二)
·1948以后的缅甸  (三)
·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关于陈泱潮问题的"问题"
·谢谢草根先生的关注
·臭虫说
·永恒的灵魂
·也来说说民运
·谢谢小溪版主的开悟:
·政治体系逐步完善的基本规范
·天源于浩翰之宇宙,唯有立于天之大
·就陈泱潮于今天又公开挑衅,我的严正声明
·江山易移,秉性难改!
·邪恶的本质
·陈泱潮,你难道没有长眼晴么?
·逆天犯顺,自取灭亡,警告陈泱潮
·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半个多世纪以来,缅甸老百姓够苦的.
·穷辙拒轮,积薪候燎是陈泱潮的命
·几种品格类型的人对政治生活的影响
·见卵求时夜,见弹求鸟炙,陈泱潮自寻其辱
·人之将亡,其鸣也哀!
·征鏖
·无题
·逆境求生八大守则
·话说自由
·神医妙诀
·谢谢你,草根先生及关注缅甸的网友
·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必备基本条件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一)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后记)
·缅甸"果敢族" (一)
·缅甸“果敢族” (二)
·缅甸“果敢族”(三)
·缅甸“果敢族” (四)
·缅甸"果敢族" (五)
·缅甸“果敢族” (六)
·缅甸"果敢族" (七)
·缅甸“果敢族” (八)
·缅共生涯(一)
·缅共生涯(二)
·缅共生涯(三)
·缅共生涯(四)
·缅共生涯(五)
·缅共生涯(六)
·缅共生涯(七)
·缅共生涯(八)
·缅共生涯(九)
·刺刀下的"民主"
·陈泱潮先生不是一贯都要通过法庭来表白自己么?
·《共产党宣言》的宣言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一九八八年九月底,张军按彭家声的意思回到昆明,见到尚光后,他向尚光详细汇报了近期缅甸发生的一些情况,缅共中央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最近一个时期加紧了对部队的控制和清理,过去清理只是对准高级干部,现在已经扩大至县一级的干部,景北县县长原在东北军区工作,受伤后到景北县任县长,在这次清理中被扣上强奸妇女的帽子而惨遭关押至今下落不明,从上到下人心慌慌,彭的意思让尚光考虑下能否提前举行武装起义。
   根据尚光自已掌握的情况和张军转达彭家声的意见,当前形势确实万分紧张,但要马上举行武装起义这样一个关系重大的问题,没有充分的准备显然是不行的,为了慎重起见,长江认为:
   
   目前仓促举行武装独立为时善早,我方准备不够。
   

   现我方在群众中的宣传不力,组织上还缺乏领导。
   
   大多数人对武装独立的意义不明确,需要进一步启发教育。
   
   同时,从彭仓促地要求举行武装起义这一苗头中,尚光认为彭的考虑比较匆忙,为了保证武装起义的成果,为了人民军的前途,同时也为了打消彭本人的思想疑虑,尚光决定派联络处李云和张军迅速赶到孟连,一要稳住彭家声,二也要摸清当前的情况,为防止情况有变,尚光特别交待二人一定要谨慎处事,务必要把自已的意见和彭谈清楚,建议彭在适当的时机组织几个主要人员召开一次会议,将意图告诉大家,以争取人民军的大多数人,后来的发展证明尚光的这一作法是完全正确的。为消除彭的疑虑,尚光建议彭家声尽快以治病的名义返回果敢根据地,又亲自写了一封信交给张军,叫他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信面交彭家声.
   
   十月的孟连,春城昆明早已感到了冬天的寒冷,而这里却是风和日暧。近几年来,由于中国在搞改革开放,边陲小城孟连显得格外热闹,来来往往的商人聚集在这里,操着不同的口音进行着种种交易,在边界地区来说,最热闹的莫过于木材交易。在缅北,缅共在形势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大量出卖山林换取资金维持自己的生存,大批中国的采伐队购下了边界附近的山林进行砍伐,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木材运入中国境内。
   
   从中国出去的木材采伐队,鱼龙混杂,由于缅共的不安定,加上采伐队里也有一些不法之徒,这些人也想在缅甸的混乱中捞上一把,就在开完孟连会议后,彭家声回到贺岛,为了下一步的起义,在比较可靠的范围内作了一些工作。这个时期的人民军内部,已经在秘密的有一些活动。一些在这个地区砍伐的木材老板,他们聚集在彭的周围,从各个方面企图得到一点消息。对大多数商人来说,形势安定他们可以继续将生意做下去,如果形势不利也好早一些打道回府。
   
   在这样的情况下,从境外到境内,谣言遍地,就在李云和张军刚到达孟连还没有和彭联系上的期间,他们二人已经从风言风语中闻出了浓烈的火药味了,民工的嘴里,都在议论说缅甸暴动一事,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睛,似乎这一切马上就要开始。
   
   他们二人觉得更奇怪的是,在预先约定好的友谊旅馆,他们没有见到彭家声。
   
   友谊旅馆是彭家声最小的一个姨太太出资开设的,同时又是彭家声在境内的一个联络点,现在旅馆里除了几个小工,连个住宿的人都没有。小工们一问三不知,两人要问也问不出什么东西,张军只好说先暂时在旅馆住下来又再作打算,如果不行,明天一早就坐手扶拖拉机到贺岛去看一下。在不了解任何情况的时候也只有这样是最安全的,李云把车停好,把随身携带的物品锁在车上走进了旅馆。
   
   好在旅馆里的小工和张军比较熟,给他们二人开了一个房间让他们先休息下。据小工说小姨太和彭家声是前一日离开孟连的,走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到了这个份上, 两人也没有办法,只好等到第二天又再作打算,一来是一天一夜的长途奔跑太累,二是现在情况不明还是先住下又再想其它办法。
   
   二人可能是太累,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浑身上下冷嗖嗖的,李云还以为天气变了,急忙从随身的包里拿了一件外衣加在身上。
   
   街道上过往的人越来越少,已经快到八点,旅馆里除了几个服务员外没有其它更多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吃饭,身上更感觉到寒冷,张军也醒了,看了看窗外说;“先出去找一个地方吃了饭又再商量明天的事。”两人穿好衣服,出了旅馆向县城走去。一路上人烟稀少,两边的商店都已经关门,刚好走距县城不远的地方,左边转下去就是通往缅甸贺岛的土路,另外一条路则是通往缅甸邦散.从贺岛过来的路上,一股黄烟飞卷在天空,两个灯光在尘土的飞扬中显得很暗,从飞起的灰尘,可以断定,这辆车是加大马力拼命向前开的,由于距离不是很远,很快就分辨出来车这是一辆没有悬挂牌照的北京2020吉普车,这样的车一般都是缅甸过来的车。
   
   见到这一张车,李云和张军不约而同的放慢了脚步,但由于来车灯光太强,一时分不清是辆什么样的车。两人刚打算转身,吉普车已经满是风尘地停在两人的身傍。
   
   两人刚站住,车门打开了,彭家声从车上下来,说:“老四,你们要去那点?”老四是李云的小名,李云还没有反映过来,只听见张军叫了一声:“彭总,我们刚从昆明下来,还没有吃饭,现在要去吃饭。”此时李云才看清楚彭家声和其小姨太南娥都在车上,五人坐的吉普车上,满满的塞了一车老老小小,李云感到不是说话的地方,就说:“彭总,你们也没有吃饭吧,走,一起去吃饭。”彭家声说:“不用到街上去吃了,回旅馆,叫小工们弄
   一点随便将就着吃就行了。”李云和张军二人挤上了不能再挤的吉普车,彭家声自己驾车又回到了友谊旅馆。
   
   看到老板娘回来,小工们忙做一团,南娥招呼小工到厨房做饭,李云将尚光的信交给了彭家声,彭看完了信,脸上闪现出一丝忧虑,由于大家都没有吃饭,乘着饥饿,一大家人和李云等二人挤在客厅一张桌子上仓促地吃完了晚饭。
   
   刚吃过饭,彭家声招呼李云和张军上了楼,在彭的卧室内,二人按尚光的意见详细向彭家声作了汇报,听完汇报后,彭家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彭首先说,目前形势万分紧张,在贺岛已经不能呆下去了,缅共中央可能已经有一些消息,他们在调动部队,估计是要采取行动,如果我们再不行动,我们就会被杀头。我今天才有消息马上就从那边出来了,家属全部都出来了,暂时撤到林明贤815军区。
   
   听完彭的话,张军将尚光的信交给了彭家声,看了尚光的信和李云转告的意见,彭半天未出声,他二人见彭不出声,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耐心地等彭考虑,过了大约四十多分钟,他猛地抽了一口烟,对他们二人说:“好吧,我安排一下,我们今天晚上就果敢。”听彭家声这样说,张军和李云松了一口气,他对彭家声说:“彭总既然决定了,那我们给昆明去一个电话,以免尚光担心。”“好,你俩去打电话,我准备好我们马上就走。”
   
   二人急忙出了旅馆,匆匆来到孟连县邮电局,还顺利,电话很快就接通昆明,尚光正焦急地坐在电话傍等他们二人的消息。由于是民用电话,也不便讲的太清楚,但尚光还是听懂了,心里想,张军他们二人还算及时赶到,在电话里,尚光不能再说什么,最后他告诉他们二人,不管有多大的危险和困难,一定要把彭安全地送到果敢。为了安全尚光又特别告诫张军,通知杨茂良他们一同陪彭家声回果敢,并一再交待二人,行程中无论如何必须保持联系,一回到果敢,两人马上返回昆明。所有的事情做完已经夜里一点多钟,除李生在邦桑外暂时无法通知,杨茂良也从贺岛赶过来。
   
   由于要回果敢,小姨太南娥不便一路同行,只有暂时留在孟连经营她的小旅馆,等待着彭的消息,车上松了许多,还好两辆车都带足了汽油,乘着夜色,两辆车沿着澜沧从小黑江直奔孟定。一路上还挺顺利,第二天深夜三点多钟就到了南伞,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汽车在离边防检查站不到一公里的白岩村插进国境线,不到三分钟就跨过界碑进入了果敢区域。
   
   当尚光听到彭家声等人安全的回到果敢,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回为只要彭能安全回到他的老窝,就距胜利不远了。为了不引起人民军果敢县县委和东北军区的特别注意,尚光特别交待张军告诉彭家声,放出风就说回昔峨养病,同时要彭家富一定要利用临时军事指挥部的名义,开展策反工作,以保证武装起义的顺利进行。
   八十年代的中国,从上到下都在抓经济建设,边境城市昆明也一样,到处都商人和掮客,为了保证起义的顺利进行,尚光基本上停止了手上的其它工作,不分白天黑夜的应用手上的关系,从有关部门证实了目前缅共当前的情况,起码一点,只要保持现在这样的局面,彭家声他们就能争取到大量的机会和时机。
   
   彭家声回果敢后,虽然引起了缅共当局的一些怀疑,但由于整个行动都是在极其秘密的形式下展开,缅共当局也不好说三道四,只仅仅交待果敢县委,密切注视彭的行动。缅共绝对没有想到,斗争已经全面展开,因为起义的总指挥部不在缅甸而是在中国国内。彭家声说自己回老家治病,今天到孟定,明天在耿马,连果敢县委都认为彭是真的回家治病。
   
   果敢人民军临时军事指挥部在彭家富的指挥下,进行了起义前的准备,杨茂良和其兄弟,在清水河,江西和勐古作了大量工作,果敢的整个部队基本控制在自己人的手中,而此时,缅共东北军区却还没有任何消息,现在的关健是等指挥部的命令了。张军作为联络员,经常往返中国和缅甸,为尚光和彭家声之间传递着有关情报和双方的意见安排。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