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兰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兰剑文集]->[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兰剑文集
·当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那里?
·民主革命与中国
·警钟!!!
·中共独裁集团的强权政治
·警惕中共独裁的新阴谋
·暴力与非暴力
·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二十一世纪必然是一个彻底埋葬独裁专制的世纪
·答网友:“ 你们是怎样看待内面这些人物的?”一文
·海外民运并不代表中国的民主革命------兰剑
·谈中共的网上封锁
·民运与中国民主革命
·中国民主革命及其它
·兰剑报到!向博讯问好!
·陈水扁之流玩弄台独的阴谋谈一点我的看法
·答草根先生关于缅甸问题
·闲情逸致之时,特录"阴符经"助茶兴
·敬告陈泱潮先生,在缅甸备受苦难期间,
·谨守我的诺言 ,为陈泱潮先生抄录昆明大观楼长联
·我的严正声明
·声 明 系列(一)
·声 明 系列(二)
·百足之虫,至断不蹶(系列声明三)
·民运之虫死而不僵.系列声明(三)补充文
·答陈泱潮先生的闲言碎语
·与陈泱潮先生言几句----
·真正的世界超级骗子正是你陈泱潮
·陈泱潮先生,你以为这是一根你的救命稻草吗?
·1948以后的缅甸 (一)
·1948以后的缅甸    (二)
·1948以后的缅甸  (三)
·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关于陈泱潮问题的"问题"
·谢谢草根先生的关注
·臭虫说
·永恒的灵魂
·也来说说民运
·谢谢小溪版主的开悟:
·政治体系逐步完善的基本规范
·天源于浩翰之宇宙,唯有立于天之大
·就陈泱潮于今天又公开挑衅,我的严正声明
·江山易移,秉性难改!
·邪恶的本质
·陈泱潮,你难道没有长眼晴么?
·逆天犯顺,自取灭亡,警告陈泱潮
·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半个多世纪以来,缅甸老百姓够苦的.
·穷辙拒轮,积薪候燎是陈泱潮的命
·几种品格类型的人对政治生活的影响
·见卵求时夜,见弹求鸟炙,陈泱潮自寻其辱
·人之将亡,其鸣也哀!
·征鏖
·无题
·逆境求生八大守则
·话说自由
·神医妙诀
·谢谢你,草根先生及关注缅甸的网友
·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必备基本条件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一)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后记)
·缅甸"果敢族" (一)
·缅甸“果敢族” (二)
·缅甸“果敢族”(三)
·缅甸“果敢族” (四)
·缅甸"果敢族" (五)
·缅甸“果敢族” (六)
·缅甸"果敢族" (七)
·缅甸“果敢族” (八)
·缅共生涯(一)
·缅共生涯(二)
·缅共生涯(三)
·缅共生涯(四)
·缅共生涯(五)
·缅共生涯(六)
·缅共生涯(七)
·缅共生涯(八)
·缅共生涯(九)
·刺刀下的"民主"
·陈泱潮先生不是一贯都要通过法庭来表白自己么?
·《共产党宣言》的宣言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3张图)
   
   [博讯论坛]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原缅共东北军区付司令员彭家声)
   
   人民军东北军区付司令员彭家声回到了贺岛。多年来,贺岛这个地方两国老百姓来来往往,这里距中国边境的小城孟连不是很远,坐手扶拖拉机也就个把钟就到。自从被解除职务以来,彭自己闭目塞听,极少远出,近来由于缅共党内清洗汉族高级官员,对彭的看守也不是那么紧张,比起清洗开始时要松懈多了。
   
   近来有一个消息,由于中央要调整干部,原来在中国负责联络的有关人员尚光这次也要返回中央汇报工作。对彭来说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彭经过深思,目前要摆脱缅共内部的大清洗,唯一的办法只有和尚光见面,听一听尚光的意见,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自从被缅共清洗后,彭的心里一直存在着想法,但这个想法又不能对任何人谈论,当前正是大清洗中,人人自危,个个心有余悸,稍有不慎就有灭族的厄运,但如果现在的机会失去,那麽也意味着自己将彻底失掉所有的一切,最后还不知道德钦巴登顶最后怎么样处置自己,与其坐而待毙,不如借此机会博一博,兴许还有一线转机。彭家声叫人找来原来的联络官张军,详细的交待了张军任务,并特别说明,当前的局势除了和尚光商议别无选择。
   
   决定以后,彭家声特别求张军不惜一切赶至昆明,提前和尚光见面,将目前缅共中央的所作所为详细告诉给尚光,让他心中有一个数,同时把彭的想法转告尚光,听一听尚光的想法,然后约定在孟连双方商谈下一步的处理办法。
   
   1987年8月,按约定的时间,彭家声和一帮亲信从缅甸贺岛来到中国孟连县,彭的小姨太在孟连县城的公路边开了一个小小的旅社,为显示两国之间的友好交往,取名为“友谊旅社”,在旅社特别安置的房间内,彭见到了从昆明回到孟连的张军,得知尚光近一两天内从昆明专程赶到孟连亲自和彭家声会晤,彭如释重负,因为他知道尚光此行的意义,但也为尚光一行人的安全暗暗担心,如若此次会见泄露了风声,那么缅共肯定要在此地布下天罗,单等上钩的鱼儿,想到这里,彭家声自己也冷汗淋漓,但仔细地想了又想,张军此行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而且此人比较细心,应当不会有任何问题。
   
   吃过饭后,彭认为不会出其他意外,马上命令随身的一个警卫员赶到勐啊,通知中央情报局李生,独立旅旅长杨忠卫,人民军果敢县县大队长杨茂良迅速来孟连迎接尚光。
   
   也许是为了安全,尚光从昆明出发就直奔景洪,而没有从思茅进入孟连,在景洪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晨换成便衣直接就往孟连来了。
   
   从景洪到孟连要经过勐海到澜沧,就路线来说确实是绕了很大的一个圈子,但从安全上来说这是必要的,在惠民吃过中饭还不到一点,从这里到澜沧只有30多公里,到孟连就只要一个多钟了。惠民是一个边境小镇,除了路边两间茅屋是餐馆外,几乎看不到一个人。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惠民小镇---当年前往孟连途中在惠民吃中饭时拍摄到的一张照片)
   
   公路上扬起一阵阵的黄灰,随着车身的上下起伏,尚光思绪万千,前天从昆明出发以后自己的心情就一直没有平静过,根据掌握的情况,中国目前已经不可能给予缅共供应任何物资了,现在就是用钱要想从中国购买一些急需的物资也是不可能的,人民军内部矛盾重重,而领导上层至今还在搞内部清冼,彭家声派张军来昆明目的是为了摸清自己对当前形势的态度,对彭家声,自己还是比较了解,但这一次行动非同小可,稍有不慎不知有多少人就要白白的丢掉脑袋……。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前往孟连公路上黄灰茫茫---当年实景拍摄)
   
   昨天晚上一夜没有睡好,一直到现在对这个问题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但毕竟自己心里还是有一点思路,想到这里,心里又宽慰了一些,从车窗看出去,孟连快到了,为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尚光叫司机靠边把车停了下来,自己座到驾驶位上,亲自驾车往孟连驶去。
   
   已经进了县城,尚光有意放松了油门,一边驾车一边向窗外看,刚过县加油站,张军早已站在公路边等候,张军上车后,车子一直就向公路边的一间小旅馆驶去。
   
   车还没有停稳,尚光就看见彭家声、杨茂良、杨忠卫等人已经来到车子边,尚光从车上下来,彭迎上一把抓紧尚光,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双方从对方的眼神中都知道了,有什么能比这一刻更能说明问题呢。
   
   和大家一一见过后,按彭家声的意见,汽车开到了孟连县委招待所开了一个房间,尚光留下张军和自己的驾驶员坐在车上,和彭家声等人进了房间。
   
   这一次特别的见面,奠定了武装起义的基础,参加会议的人除了彭家声本人外,有杨忠卫,杨茂良,李生,连尚光在内,一共有五人。大家坐下后,尚光说:“为了安全和保密,抓紧时间讨论目前的情况,今天晚上我务必要离开这里,这样有利于下一步的工作。”“就这样办,大家这次在这里会面,为的就是要在当前的局势下,看看以后怎么走,你在昆明,消息比较准确,有些问题张军已经和你谈过了,我就不多说了,主要还是要听取你的意见。”彭家声连忙说完了自己的意见,众人也附和着彭的意思。
   
   “好,因为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大家也就不客气了,我把目前的形势和我的想法详尽的和大家谈一下。”说完后,尚光根据自己所掌握的情况,全面地向彭家声等人介绍了当前的局势,并按照这些天以来所考虑的意图,详细地对大家说了出来。最后,尚光说:“我们只有这样,推翻缅共的领导才是唯一的出路,这样做有很大的危险,但我们代表着大多数人的利益,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彭家声在一边一支接一支的抽烟,沉静了几分钟,杨忠卫站起来说:“干,我同意,不管咋个也要干。”“尚光,你和彭司令商量妥当,我们跟着你们干,只要闯得出去,掉脑袋也值。”杨茂良大声说完了他的意见,李生接着说:“我个人觉得尚光分析的有道理,我相信人民军的大多数指战员都会支持我们的,这帮杂种早就该死了,我同意举行武装起义。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和他们决裂,我们同时也才能得到老百姓的支持,就是起义失败了,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彭家声说:“大家都拼出去了,我同意尚光的意见,发动群众,举行武装起义,大家一定要保密,我分头去做林明贤的工作,另外让彭家富立即回果敢借机成立一个临时军事指挥部,用他们的名义,迅速控制果敢的一部份部队,我和保持尚光联系,时机一成熟,马上就起义。”彭家声接下去又说:“行动的纲领由尚光详细规划一下,一定要这样干才有出路,从现在起大家就必须进入准备,没有命令,各人做各人的工作,要注意保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必须遵照今天的决定去做。”
   
   “大家既然都同意我的意见,我们就一定能够成功,困难不少,但大多数人站在我们一边,只要大家同心协力,他们垮台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尚光说,“彭司令去组织有关人员,我负责政治工作,并尽可能取得外面的支持,至于中国方面,从当前的情况来看,中国在搞改革开放,我们只要把保密工作做好,出其不意,所以希望大家在做好工作的同时一定要提高警惕,以防止意外事件,我的意见,下一步的联系仍然由张军做,这样就不会引起各方面的注意。”“行,我的意思也是这样,我们之间由张军来联络,必要时又再加派人员。”彭家声说完后随即站起来向尚光说:“从今天后,我们的命运就联在一起,我也深信我们一定会成功。”说完紧紧抓住尚光的手,加重语气说:“以后一切都靠你了,保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