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兰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兰剑文集]->[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兰剑文集
·当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那里?
·民主革命与中国
·警钟!!!
·中共独裁集团的强权政治
·警惕中共独裁的新阴谋
·暴力与非暴力
·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二十一世纪必然是一个彻底埋葬独裁专制的世纪
·答网友:“ 你们是怎样看待内面这些人物的?”一文
·海外民运并不代表中国的民主革命------兰剑
·谈中共的网上封锁
·民运与中国民主革命
·中国民主革命及其它
·兰剑报到!向博讯问好!
·陈水扁之流玩弄台独的阴谋谈一点我的看法
·答草根先生关于缅甸问题
·闲情逸致之时,特录"阴符经"助茶兴
·敬告陈泱潮先生,在缅甸备受苦难期间,
·谨守我的诺言 ,为陈泱潮先生抄录昆明大观楼长联
·我的严正声明
·声 明 系列(一)
·声 明 系列(二)
·百足之虫,至断不蹶(系列声明三)
·民运之虫死而不僵.系列声明(三)补充文
·答陈泱潮先生的闲言碎语
·与陈泱潮先生言几句----
·真正的世界超级骗子正是你陈泱潮
·陈泱潮先生,你以为这是一根你的救命稻草吗?
·1948以后的缅甸 (一)
·1948以后的缅甸    (二)
·1948以后的缅甸  (三)
·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关于陈泱潮问题的"问题"
·谢谢草根先生的关注
·臭虫说
·永恒的灵魂
·也来说说民运
·谢谢小溪版主的开悟:
·政治体系逐步完善的基本规范
·天源于浩翰之宇宙,唯有立于天之大
·就陈泱潮于今天又公开挑衅,我的严正声明
·江山易移,秉性难改!
·邪恶的本质
·陈泱潮,你难道没有长眼晴么?
·逆天犯顺,自取灭亡,警告陈泱潮
·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半个多世纪以来,缅甸老百姓够苦的.
·穷辙拒轮,积薪候燎是陈泱潮的命
·几种品格类型的人对政治生活的影响
·见卵求时夜,见弹求鸟炙,陈泱潮自寻其辱
·人之将亡,其鸣也哀!
·征鏖
·无题
·逆境求生八大守则
·话说自由
·神医妙诀
·谢谢你,草根先生及关注缅甸的网友
·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必备基本条件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一)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后记)
·缅甸"果敢族" (一)
·缅甸“果敢族” (二)
·缅甸“果敢族”(三)
·缅甸“果敢族” (四)
·缅甸"果敢族" (五)
·缅甸“果敢族” (六)
·缅甸"果敢族" (七)
·缅甸“果敢族” (八)
·缅共生涯(一)
·缅共生涯(二)
·缅共生涯(三)
·缅共生涯(四)
·缅共生涯(五)
·缅共生涯(六)
·缅共生涯(七)
·缅共生涯(八)
·缅共生涯(九)
·刺刀下的"民主"
·陈泱潮先生不是一贯都要通过法庭来表白自己么?
·《共产党宣言》的宣言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关于国家政区的划分也存在许多有争论的问题。阿拉干人和孟人都有独立国家的问题,阿拉干人有他们自己的地理单元,阿拉干邦本来不会与联邦分裂。没有人相信孟人会有一个独立的国家,因为他们散居于缅甸各地,另外,许多所谓的孟人都有缅人血统。吴努把佛教定为国教也引起了争论。对于一个其百分之八十五的居民都是佛教徒的国家,是否正式是佛教国家实际上没有多大关系。真正的危险是国家的分裂。各个民族集团都担心一旦吴努去任,法律和秩序会遭到破坏,他们的邦的安全就难保。在莽应里在位时第二缅甸帝国就是在类似的情况下解体。如果吴努希望维护联邦,他应该重申他的权威和领导。据有关记载,吴努可能感到他有权离职退休,把领导联邦的重任卸到别人肩上。这也许是因为他应该奉行佛教徒的“超然”的准则,也许是经
   
   过二十年的紧张努力后,他太疲乏了。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还很难说,但是吴努没有作出什么努力减轻人民的担忧和不安,而只是:
   

   像一个大胆的预言家那样恍然站着,
   以阴沉的表情,
   注视着他自己的不幸。
   
   吴努的垮台虽然没有浪漫色彩,却像爱尔兰领导人查理土-斯德瓦特-拜奈尔的垮台一样,是一个悲剧。
   
   1962年3月2日黎明时分,缅甸军队进入仰光,控制了政府。奈温将军停止宪法,任命了一个由高级军官组成的革命委员会(其成员只有一个民政官员),革命委员会兼为最高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奈温作为革命委员会主席,施行总统和总理职权。
   
   他废除了最高法院,保护性地拘留了总统和在总统“不能行动时”行使职权的摄政委员会以及吴努和他的内阁成员。
   
   奈温将军之所以采取这些措施,是因为他真诚地相信,只有这样才能维持缅甸联邦。民任官员仍然留任,法庭继续行使司法职能。革命委员会虽然取得了议会的一切权力,实际上很少通过新的法律。在奈温将军的统治下,佛教不再是国教,但是它在革命委员会政府的保护下,继续享有特权。奈温将军顺着吴努政府最后几年的趋向,越来越强调农业,中立政策仍不变。
   
   奈温将军绝不是突然夺取政权的暴发户。为了献身民族自由的事业,他在1930年离开大学,投入德钦运动。他是与昂山一起逃到日本接受军事训练的“三十志士”之一。在整个战争时期,他一直站在昂山将军一边。战争结束时,他没有返回政界,而是成了职业军人。在动乱的1949年,他勉强接受吴努的邀请,参加内阁,出任副总理和国防部长,但是他并无政治野心。当战争形势变得有利于政府时,他又回去过积极的军事生活。
   
   1959年他接受代总理的职务,只是因为他认为一旦大选举行、总理选出后,他就回到军事岗位。奈温将军熟知缅甸历史,期望以缅甸的过去创造缅甸的将来。他认为只有维护传统的价值,才能保存缅甸联邦。
   
   他的目的是在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在社会事务、经济、政治甚至社会主义等方面,都确定和遵循“缅甸道路”。奈温将军阅历丰富,乐观友好,喜交朋友。但是一夜之间,为了给他的官员和他的人民树立一个榜样,他成了严厉的隐士,他唯一的娱乐是独自打一盘高尔夫球。
   (本文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