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兰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兰剑文集]->[1948以后的缅甸  (三)]
兰剑文集
·当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那里?
·民主革命与中国
·警钟!!!
·中共独裁集团的强权政治
·警惕中共独裁的新阴谋
·暴力与非暴力
·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二十一世纪必然是一个彻底埋葬独裁专制的世纪
·答网友:“ 你们是怎样看待内面这些人物的?”一文
·海外民运并不代表中国的民主革命------兰剑
·谈中共的网上封锁
·民运与中国民主革命
·中国民主革命及其它
·兰剑报到!向博讯问好!
·陈水扁之流玩弄台独的阴谋谈一点我的看法
·答草根先生关于缅甸问题
·闲情逸致之时,特录"阴符经"助茶兴
·敬告陈泱潮先生,在缅甸备受苦难期间,
·谨守我的诺言 ,为陈泱潮先生抄录昆明大观楼长联
·我的严正声明
·声 明 系列(一)
·声 明 系列(二)
·百足之虫,至断不蹶(系列声明三)
·民运之虫死而不僵.系列声明(三)补充文
·答陈泱潮先生的闲言碎语
·与陈泱潮先生言几句----
·真正的世界超级骗子正是你陈泱潮
·陈泱潮先生,你以为这是一根你的救命稻草吗?
·1948以后的缅甸 (一)
·1948以后的缅甸    (二)
·1948以后的缅甸  (三)
·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关于陈泱潮问题的"问题"
·谢谢草根先生的关注
·臭虫说
·永恒的灵魂
·也来说说民运
·谢谢小溪版主的开悟:
·政治体系逐步完善的基本规范
·天源于浩翰之宇宙,唯有立于天之大
·就陈泱潮于今天又公开挑衅,我的严正声明
·江山易移,秉性难改!
·邪恶的本质
·陈泱潮,你难道没有长眼晴么?
·逆天犯顺,自取灭亡,警告陈泱潮
·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半个多世纪以来,缅甸老百姓够苦的.
·穷辙拒轮,积薪候燎是陈泱潮的命
·几种品格类型的人对政治生活的影响
·见卵求时夜,见弹求鸟炙,陈泱潮自寻其辱
·人之将亡,其鸣也哀!
·征鏖
·无题
·逆境求生八大守则
·话说自由
·神医妙诀
·谢谢你,草根先生及关注缅甸的网友
·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必备基本条件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一)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后记)
·缅甸"果敢族" (一)
·缅甸“果敢族” (二)
·缅甸“果敢族”(三)
·缅甸“果敢族” (四)
·缅甸"果敢族" (五)
·缅甸“果敢族” (六)
·缅甸"果敢族" (七)
·缅甸“果敢族” (八)
·缅共生涯(一)
·缅共生涯(二)
·缅共生涯(三)
·缅共生涯(四)
·缅共生涯(五)
·缅共生涯(六)
·缅共生涯(七)
·缅共生涯(八)
·缅共生涯(九)
·刺刀下的"民主"
·陈泱潮先生不是一贯都要通过法庭来表白自己么?
·《共产党宣言》的宣言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48以后的缅甸  (三)

   在获得实际上的独立前,昂山将军不止一次宣布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的目的是废除地主土地制。在起草宪法时,昂山将军期望宪法特别强调政府有进行土地改革的权力。在昂山将军的指导下起草的两年计划的主要目标就是土地国有化,接着通过了1948年的土地国有化法案。这一法案是探索和尝试性的,后来作了补充,到1953年可耕地的国有化结束了。政府付给地主补偿,然后把土地分给农民,每个耕作者得到大约十英亩土地,除了特殊情况,重新分配的土地不能出售和转让。耕作者使用时,这块土地是他的私有财产,根据继承法可由他的继承人继承。耕作者每年向政府交纳税收,他可以从政府那儿得到利率合理的贷款和负责土地改良的专家们的指导。缅甸又成了英国殖民统治以前那种自耕小农的国家。因此,土地改革有着经济的和社会的双重含义。
   
   两年计划是在取得实际上的独立前制定的,它自然不能满足国家的需要。后来武装反抗分子干扰了它的实行。平耶迪沙计划是1952年在仰光举行的国民会议通过的八年计划,它是一个完全正式的计划。平耶迪沙虽然规划了建设福利国家,详细地涉及到了住房、教育、卫生、地方机关的民主化等问题,它的主要目标是使国民生产总值比战前增加三分之一。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虽然没有忽视农业,但是强调了工业化纲领。
   
   由于缺少资金,缅甸政府由于奉行严格的中立政策,必须检查每一项贷款和经济援助,保证它没有政治偏见,在这种情况下,不必担心卷入冷战而可以接受的唯一的援助是科伦坡援助计划,不幸这一计划通常仅限于提供技术援助。第二个问题是工业化的方案。大米仍是主要的外贸物资,因此必须更多地注意耕作方法的现代化。化肥、农业装备和农业机械占了可用资金的相当大的一部分。一些不必要的工业项目不得不去掉。所有这一切都是可以想到的,但是引起了内阁中主张更多地搞工业化的部长与那些主张步子稳一些和把中心放在农业上的部长们之间的分岐。

   
   尽管有这些困难,平耶迪沙计划的许多项目还是成功地实现。国内很少贪污浪费,缅甸人口也只是以稳定的速度增长,这些都不同于邻近国家。此外还实行了许多福利计划,学校更多了。1946年——1958年,在一个校长的领导下仰光大学扩大了,从一个外来的机构发展为民族的大学,并且在曼德勒和别的重要城市设立了分院。佛教复兴了,在政府的保护下,1953年在仰光举行了第六届佛经结集大会,纪念佛陀逝世两千五百周年。佛教在缅甸社会和缅甸政治中一直是一种粘合力。这届大会提高了缅甸的国际威望。
   
   1958年2月,缅甸作为一个独立的共和国刚度过了十年。吴努和他的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在1952年和1956年普选中都嬴得了巨大的胜利,他们想像于1960年举行的下一次选举胜利也是必然结局。平耶迪沙计划贯彻的很好,政府在执政的头十年中获得了有益的行政经验,正在精简机构,提高效率。吴努成了有魅力的国际人物,中立集团公认的领袖之一。他的生气勃勃的社会党青年合作者经历了十年的风云,变得越益成熟和宽容。全国各地的代表们在参加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全国会议后,刚刚返回他们的城镇村庄。甚至连叛乱者中的死硬分子也利用政府宣布在赦成批地投降。但是尤如晴天霹雷,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正式宣布分裂为两大派,一派以总理吴努和农业部长德钦丁为首,另一派则以副总理吴巴瑞和工业部长吴觉迎为首。德钦丁比吴努年长,作为一个年长的德钦党人,他很有声望和影响,自从1936年大学生罢课以来,吴努、吴巴瑞和吴觉迎一直是昂山将军的朋友和同志,他们组成了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的执政三巨头,因此,分裂正是发生在最上层,同盟的普通成员目瞪口呆,精神沮丧,无所适从,忽而倒向这派,忽而双倒向另一派,分裂已成定局。
   
   当时有许多说法,都想揭示事件的真相。许多人说,问题出在党的总书记的任命上。有些人认为分裂实际上是内阁中“农业对工业”论战的继续:还有一些人则解释说,分裂之所以发生,是因为上层领导的腐化;少数人走得更远,说什么分裂是领导人的妻子们争吵的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才分清了这些说法都没有道出真相。对党的总书记人选的意见分岐并不是严重的问题,三巨头在更为严重的问题上也总能达成妥协。关于“农业对工业”的论战以对平耶迪沙计划的某些修正而告结束。
   
   缅甸领导人在瑞士银行中没有帐户,在商业企业中没有份额,他们并不垄断任何生意,也没有任何形式的货币储蓄。人们没有发现那一个领导人营私自肥。有些人以这些领导人的妻子作为替罪羊,只是因为作不出别的解释。分裂是三巨头过分疲倦的结果。吴努从来不想把住官职不放,他的兴趣在于宗教和写作,他情愿去做和尚或当个戏剧家。吴巴瑞和吴觉迎认为自己太年轻,太不成熟,还不能掌权,但是社会党领导人德钦妙之死使他们别无选择。因此,由于昂山将军和别的一些老领导人被刺杀,使得第二线的人物站到了第一线。顺便指出,1947年的那次刺杀也使少数民族失去了富有经验和深受信任的领袖,如克伦人领袖曼巴凯、掸人领袖孟崩土司和缅甸穆斯林领袖教育家塞耶基-拉扎克,因此后来少数民族的骚动也根源于此。吴努在1948年组阁时刚好四十岁,吴巴瑞和吴觉迎才三十五、六岁,就是被认为是老一辈政治家的吴顶图,也不过五十二岁。由于吴努、吴巴瑞和吴觉迎本来是属于第二线的人物,就没有后备的领导人来减轻他们的某些负担。他们是独立前十年为争取自由而进行战斗的先锋,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们不停息地奋斗,独立后动荡不安、多灾多难的十年耗尽了他们的力量。造成分裂的不是坏人,是英雄。
   
   议会民主的失败不是分裂的原因,而是它的悲剧性的结果。在过去的十年中,议会民主是十分成功的,人民把相信议会民主的政党——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选进了议会。1952年和1956年举行的普选确实是自由公正的选举,表达了人民的意志,结果组成了没有反对派的一党政府。如果有一个反对党存在的话,内阁中的争论应该由政府和反对学在议院中展开。因此,不能责备缅甸的全体选民对这个国家的议会民主失败负有责任。
   
   真正扼杀议会民主的怪物,是分裂了的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两派极为刻毒的态度,这种态度对两派的权力斗争产生了有害的影响。吴巴瑞和吴觉迎辞离内阁,与他们追随者一起组成反对派,他们实际上并非真正的反对派,因为他们完全同意、并且在作为内阁成员时批准了所采取的措施。他们所要求的是以不信任票推倒吴努内阁,因此必须立即举行原定在1960年的普选。吴努的目的是继承控制政府,不提前选举日期,于是在议会中展开了投票战,以便挫败不信任动议。这是一场发疯一样的战斗,因为两派之间并没有理论分岐或政策分岐,互相之间的批评成了对于对方人的人身攻击。不信任动议仅以六票之差被否决。但是,吴努认识到在下一轮的选票中连六票的微弱多数也会失去,他开始考虑解散议会,实行普选。
   
   由于提前举行选举,双方展开了拉选民的斗争,形成了又一场人身攻击和反攻击运动。就像在两元制时期一样,双方恶毒的人身攻击使领袖们威信扫地。由于吴努和他的保护佛教的政策的鼓励,佛教僧侣一直遵从教规,超脱于政治之外,但是现在他们也各自站到自己支持的一方。少数民族集团也被卷入冲突。有关分裂、兵变和叛乱的谣言四起。叛乱分子更加胆大妄为了,法律和秩序突然摇摇欲坠。人们越来越担心,在这种仇恨、分裂和充满不吉的气氛中,不可能举行自由公正的选举。有消息说军事政变日益临近,但是奈温将军施展他的有力手碗,不让军队卷入政治骚动。1958年11月,吴努对他的重任开始感到疲倦。他召见奈温将军,以他为代总理。反对派完全同意,议会正式要求奈温接管权力。奈温将军鉴于给他的任务只是恢复法律和秩序以及监督普选的举行,就勉强同意了,他指定非政治家的民政官员组成内阁,大部内阁成员都是当时或以前的民政部成员。
   
   这完全不是一次政变,奈温将军高度尊重宪法,他作为代总理所做的一切都合乎宪法。
   
   大约十八个月后,1960年5月举行了大选。选民们作出了极大的努力来挽救议会民主,又给了吴努压倒多数的赞成票。结果,议会中仍然没有反对派。不幸的是,吴努的追随者之间发生发争吵,情况越来越糟,吴努宣布他在翌年退出政治。吴努的追随者们分裂为两个集团,相互攻击。吴努就像一个观众一样,看他的信徒演出这场悲喜剧。阴暗失望的情绪笼罩着人们,但是他们仍然期望吴努重申他的领导。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