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兰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兰剑文集]->[1948以后的缅甸 (一)]
兰剑文集
·当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那里?
·民主革命与中国
·警钟!!!
·中共独裁集团的强权政治
·警惕中共独裁的新阴谋
·暴力与非暴力
·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二十一世纪必然是一个彻底埋葬独裁专制的世纪
·答网友:“ 你们是怎样看待内面这些人物的?”一文
·海外民运并不代表中国的民主革命------兰剑
·谈中共的网上封锁
·民运与中国民主革命
·中国民主革命及其它
·兰剑报到!向博讯问好!
·陈水扁之流玩弄台独的阴谋谈一点我的看法
·答草根先生关于缅甸问题
·闲情逸致之时,特录"阴符经"助茶兴
·敬告陈泱潮先生,在缅甸备受苦难期间,
·谨守我的诺言 ,为陈泱潮先生抄录昆明大观楼长联
·我的严正声明
·声 明 系列(一)
·声 明 系列(二)
·百足之虫,至断不蹶(系列声明三)
·民运之虫死而不僵.系列声明(三)补充文
·答陈泱潮先生的闲言碎语
·与陈泱潮先生言几句----
·真正的世界超级骗子正是你陈泱潮
·陈泱潮先生,你以为这是一根你的救命稻草吗?
·1948以后的缅甸 (一)
·1948以后的缅甸    (二)
·1948以后的缅甸  (三)
·1948年以后的缅甸 (四)
·关于陈泱潮问题的"问题"
·谢谢草根先生的关注
·臭虫说
·永恒的灵魂
·也来说说民运
·谢谢小溪版主的开悟:
·政治体系逐步完善的基本规范
·天源于浩翰之宇宙,唯有立于天之大
·就陈泱潮于今天又公开挑衅,我的严正声明
·江山易移,秉性难改!
·邪恶的本质
·陈泱潮,你难道没有长眼晴么?
·逆天犯顺,自取灭亡,警告陈泱潮
·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半个多世纪以来,缅甸老百姓够苦的.
·穷辙拒轮,积薪候燎是陈泱潮的命
·几种品格类型的人对政治生活的影响
·见卵求时夜,见弹求鸟炙,陈泱潮自寻其辱
·人之将亡,其鸣也哀!
·征鏖
·无题
·逆境求生八大守则
·话说自由
·神医妙诀
·谢谢你,草根先生及关注缅甸的网友
·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必备基本条件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一)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二)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三)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四)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五)
·缅甸共产党消亡记实(后记)
·缅甸"果敢族" (一)
·缅甸“果敢族” (二)
·缅甸“果敢族”(三)
·缅甸“果敢族” (四)
·缅甸"果敢族" (五)
·缅甸“果敢族” (六)
·缅甸"果敢族" (七)
·缅甸“果敢族” (八)
·缅共生涯(一)
·缅共生涯(二)
·缅共生涯(三)
·缅共生涯(四)
·缅共生涯(五)
·缅共生涯(六)
·缅共生涯(七)
·缅共生涯(八)
·缅共生涯(九)
·刺刀下的"民主"
·陈泱潮先生不是一贯都要通过法庭来表白自己么?
·《共产党宣言》的宣言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48以后的缅甸 (一)

   编者按:此文是根据缅甸作者貌丁昂先生与记者谈话编辑,如有出入,以貌丁昂先生著的《缅甸史为准》。
   
   1948年1月4日,缅甸人作为一个民族完全意识到他们处在历史的转折点上,等待着他们的是试验、磨难和危险。共产党人已经转入地下,另一群反抗者决定拿起武器来反对新生的共和国也只是时间问题。克伦人越来越难以控制。独立的缅甸的首任总理吴努给自己提出的任务是维护独立。从1948年到1950年这一时期,危险来自武装反抗。1952——1956年,危险来自日益恶化的经济,1957——1958年,危险来自政治分裂。吴努是独立后头十年的中心人物。这一时期结束于1962年3月吴努下台。
   
   1948年缅甸联邦的领土是与传统的缅甸王国的领土完全相等,这片领土是具有连续性的缅甸帝国的核心部份。甚至被英国人征服并从英属缅甸分离出去的克伦邦也自愿回到了缅甸。无论吴努还是缅甸人民都坚持认为在英国人和日本人统治下,缅甸已经呈现出某些腐败和瓦解现像,战争与革命把缅甸弄得精疲力竭。就缅甸人的思想而言,共和国的概念并非外来,君主制不复存在了,缅甸联邦总统选举保留了缅甸君主的许多像征和外部标志。总统并不坐在王位上,锡袍王座的光辉照耀在总统的接待厅里,使人民想到新生的共和国是由古老的缅甸王国和缅甸帝国发展而来,虽然共和国的观念并非新的,但是联邦的思想却是新的,因为联邦是建立在不同的民族集团基础上的各邦联盟。掸邦、克耶邦、克钦邦或钦人特别区这些概念,带有不幸的政治色彩和殖

   民地色彩,它们是英国统治者分而治之的遗产。
   
   缅甸人有他们自己的许多世纪的民主传统,但是吴努和缅甸独立的缔造者们相信,必须至少试验一下西方的议会民主。在两元制改革和1937年改革中就采用了初级形式的议会民主,当时缅甸从印度分离出来,这一套制度未能嬴得人民的信心和信任。由于吴努认为缺陷不在于改革本身,而在于产生改革的方式,他认为议会民主仍然是最好的政府形式。
   
   共产党人在意识形态信仰上反对民主,他们作为实际的政治家更关心独立协定。他们批评努——艾得礼协定。第二个反抗集团是由昂山将军手下的老兵组成的人民志愿军,这些人最初没有被蒙巴顿的军队吸收,后来又未被编入缅甸军队。他们像一支私人军队站在昂山将军身后,准备一旦不能获得独立,就拿起武器同英国人作战。英国人接受昂山的独立要求以及接着昂山将军被害,使得人民志愿军群龙无首,它的未来的作用也变得不确定了,他们并不像共产党那样反对议会民主,但是,他们分裂成为支持努——艾得礼协定的黄帮和反对协定的白帮。白帮接受了共产党人的观点,缅甸并没有取得真正的独立,因为缅甸仍然在英国的势力范围内,属于英国货币集团,并且依靠英国的武器和援助。后来起来反抗缅甸政府的克伦人也反对这项协定,他们认为英国人出卖了他们。1948年独立后的缅甸国内的分裂在许多方面类似于1922年爱尔兰自由建邦后爱尔兰的情况,因为在这两个国家中,政府与反抗者的冲突都是由于与英国签定解决问题材的协定引起。
   
   缅甸以外的观察家们误解和误传了克伦人的反抗。缅人与某些克伦人集团的敌对始于第一次英缅战争和基督教进入缅甸后,如果说下缅甸的克伦人与缅人之间过去有过民族冲突,那仅仅是由于损害缅甸历史发展的孟人和缅人之间的民族冲突的结果,这在十八世纪尤其如此。一些克伦人在文化上接近缅人,而另一些在文化上则接近孟人。“斯高克伦”和“波克伦”是十九世纪由传教士带来的名称,在此之前他们被称为“缅——克伦人”和“孟——克伦人。”
   
   没有人能否认英国政府有意推行分而治之的政策。如果说缅人和克伦人之间存在着潜伏的仇恨的火花,把他们煽成可怕火焰的正是英国人分而治之政策。两元制和1937年的改革都在立法会议中采取用了种族代表的思想,从而强调了分而治之的政策。由于钦人、克钦人、掸人和克伦人都由总督直接统治,他们在立法议会中没有议席,在所有的少数民族中,只有克伦人可望有议席,形成现缅人竞争的集团。
   
   克伦人中少数人成了基督教徒,当然也有佛教职工徒克伦人,但他们也是少数,至少有百分之七十五的克伦人仍然相信古老部落宗教——一种物教。然而,信奉基督教的克伦人得益于教会学校,成了受过教育上层人物,从而取得了对克伦人的领导权。克伦人上层作为一个集团自然意识到,克伦人只是少数并且被缅人包围着。
   
   美国侵礼教会学校的一些克伦学生曾参加了1920年的大学生罢课,尽管如此,克伦人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还没有参加民族运动。正是这一时期,在英国官员圈子中普遍使用了“缅甸忠诚的克伦人”一词。克伦人领袖山克罗姆比波的一本小册子以此作为书名。山克罗姆比波是一个虔诚的浸礼会教徒,他在一所美国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后来英国政府授予创始爵士称号。受过教育的克伦人阶层在三十年代分裂,那些仍然希望效忠英国政府的人对于缅人结下的仇恨耿耿于怀,而那些为争取独立而斗争的克伦人则要求不念旧恶,与缅人并肩斗争。浸礼教基督学院的全部克伦学生都参加了1936年的大学生罢课,他们中的一些人后来成了领导罢课的缅甸学生的政治上的合作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并没有使克伦人和缅人团结起来,三角z地区的克伦人与独立军较少责任感的地方部队发生了冲突。缅人必须对这些招致不幸的事件负责。昂山将军赶到了现场,在山克罗姆波比的帮助下,恢复了这两个民族集团之间和睦。一个克伦人营编入了缅甸国防军,后来当昂山将军起来反抗日本人时,这个营在克伦人上校苏查多指挥下,在同日本人作战和维持三角z地区秩序和安全的斗争中羸得了光荣。昂山及其合作者建立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时,克伦人也加入了,山克罗姆比波认为克伦人必须把他们的命运和缅人连在一起。
   
   在当时确实是克伦人一般群众的观点。但是山克罗姆比波在1949年突然去世。1947年由英国政府召开的彬龙会议,给予少数民族选择他们的政治前途的权利。在这次会议上,虽然别的民族集团都投票赞同与缅人走一条道路,克伦人中的少数人却有点犹豫不决。但是,大部份克伦人信仰昂山将军、吴努和吴顶图,因此克伦人也选择了加入缅甸联邦(当时由指宣议会指出建立缅甸联邦)。
   (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