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为邬书林一辩]
江棋生文集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邬书林一辩

   
   
    章诒和女士六十岁时写出的《往事并不如烟》,以汉语世界中已臻化境的上好文字,使许多似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境界生生地跃出了纸面。记得2003年仲秋时节,丁东曾满怀激赏之情地对我说:章诒和是当代中国第一散文大家。足以传世的精品佳作《往事并不如烟》很快被当局以“内容越线”为名而查禁,尽管比起该书的香港版(书名另定为《最后的贵族》)来,其大陆版要“干净”得多。章女士的第二本书《一阵风 留下千古绝唱》也同样以“内容越线”为名被查禁,15万册新书至今被堵在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库房里,难见天日。这一次,她的第三本书《伶人往事》遭查禁,当局连“理由”也不给了,干脆就是“因人废书”。也就是说,她的名字上了中宣部的黑名单,“这个人”从此成了被一劳永逸地违宪剥夺出版自由权利的“公民”。
    事不过三,章女士拍案而起。所谓“事不过三”,就是说欺人太甚。这一次,出头当恶人的是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由于揽了这件脏活,此人所面临的,已不再仅是别人背后戳着他的脊梁骨唾骂,而是人们当面怒质他意欲何为,痛斥他“焚书坑儒”,乃一“精神刽子手”。我认为,不管这档差使是他屁颠屁颠讨要来的,还是被署长龙新民硬性指派的,或是经抓阄天定的,身为四位副署长之一的邬书林都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不过,我对人们怒责他与国务院对着干、与胡锦涛对着干却不敢苟同。因此接下去,我要像张思之先生当年为李作鹏辩护那样,试着给我的江苏老乡邬先生当一回辩护律师。我的全部辩护要点是:邬先生的所作所为,不仅不是与总理温家宝对着干,与胡锦涛的“和谐社会”对着干,而是恰恰相反,他正是顺服胡温的意思而出手的。

    人们指控邬书林“抗上”的依据,是温家宝2006年11月13日在中国文联、中国作协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这份“谈心”式的讲话由新华社发出电讯通稿后,我也看到了。我注意到,温家宝当众赞扬了巴金的《随想录》,说“我读了受到极大的震撼,感到那是一部写真话的著作”。温家宝还明确地宣示:“在文艺界要提倡讲真话,反映真实的社会情况,鼓励人们去追求真理”。
    关于温的讲话,我首先想说的是,不能认为温家宝是在虚情假意地说瞎话蒙人。我认为那样说有违公道,也与大多数与会代表的亲身感受相悖。2006年八本禁书的作者之一、大会代表袁鹰事后专门写文章说,温“同文学艺术工作者谈心,使到会的几千名代表意外地惊喜,顿时缩短了台上台下、领导人与普通文学艺术工作者之间的距离,因而会场气氛自始至终温馨和煦,掌声不断。”我相信袁先生对大会实况的描述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客套话。其次我想说的是,更不能认为温家宝的话中有开书禁的意思。谁都知道,实行书禁乃至搞黑名单因人废书,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定下的已然历练多年的既定方针。如果温家宝等中共高层确有开书禁之心,确想把穿在人们嘴上的铁丝解下来,那么温家宝在会上就完全用不着说一大堆隔靴搔痒的废话,他只需一句大实话就够了——这句话是:我们将《中国农民调查》等作品列为禁书是错误的。从今以后,那样的“禁书”可以公开合法地再版,而且,我们决不再以任何违宪方式查禁文学艺术家的任何作品。我敢说,这句将会使全体地球人“受到极大的震撼”和“意外地惊喜”的大实话,在温家宝的头脑中,是压根儿没影的事。
    我之所以特别提到《中国农民调查》,第一是因为她确是一本讲真话的好书。第二是因为作者陈桂棣和春桃为了让这本书不致被查禁,甚至不惜背上“拍马屁”的恶名,刻意地在书中恭维了毛泽东、江泽民和胡锦涛。第三是因为这本书的知名度极高,对文学家、艺术家很“有感情”的温家宝不可能不知道她被查禁了。我想,说温家宝“精彩的讲话”中丝毫没有开书禁之意,是不会冤枉他的。
    那么,温家宝一边维持书禁,一边又提倡讲真话,他的真实本意到底是什么呢?换句话说,要使恳请几千名嘴上被穿着铁丝的作家、艺术家们“讲真话”的画面不致显得荒诞的话,那该如何去解读温家宝给出的信息呢?对此,我的解读是,温家宝以真诚的语调所提倡的讲真话,其实只是提倡讲内容不能越线的真话,也就是讲官方听得进去的真话。他的“希望我们的文学艺术界多出精品、多出人才”,指的也就是内容不能越线的“精品”,说话多有遮拦的“人才”。这就如同人民代表大会上实行的民主,是“确保”官方想通过的法律得以“通过”的民主一样。内容没有越线,但说真话无妨——这是总理温家宝用来给文艺工作者撑腰打气的。内容一旦越线,则将请君入瓮——这是人人心中皆有、不言自明的。事隔不到两个月,2007年1月11日出面作“请”的人,就是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先生。
    邬书林宣布2006年有七本书因“内容越线”、一本书因章诒和“这个人”而被查禁,这正是依例行事、与温总理保持一致,而不是什么与国务院对着干。同样道理,他也没有与胡锦涛的“和谐社会”理念对着干。因为胡的“和谐社会”,乃是国人的行为举止不能越线的和谐社会,而不是人权得到切实保障的和谐社会。你越线,就是不和谐;邬先生出面制止你,就是创建和谐,就是与胡总书记保持一致。据我看,邬先生这回被民间骂痛快了,但十有八九,官运是会更亨通些的。
    李作鹏刑满出狱后,曾在2001年与张思之先生见了一面。张老告诉我,对律师的辩护心存感激的李作鹏不仅与他握了手,还动容地拥抱了他。写到这里,我真想请精通《易经》的朋友给我算上一卦,三、五年之内,我是否有缘与邬先生见上一面?
   
   
    2007-1-21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2007年1月23日播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