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江棋生文集
·严打冤魂
·清晨链声
·七处白描
·公民运动
·读报一得
·主权人权
·俄国北约
·台湾问题
·朱氏其人
·畸变失真
·早生多育
·初读李敖
·敬琏现象
·教师自卑
·尽说官话
·人性弱点
·书香飘屋
·血洒铺板
·斗室社会
·三遇法轮
·官司见底
·走向监狱
·跋:铁窗里的写作
·二、诉讼文本:两小段节录语
·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
·我 的 自 我 辩 护
·我 的 最 后 陈 述
·埋 葬 文 字 狱----我的上诉状
·关于和平地实现中国社会制度根本变革的几点思考
· 点 燃 万 千 烛 光 共 祭 六 四 英 魂 ——告全国同胞书
·附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三、遣送处纪事:两小段节录语
·引 子
·正眼瞧人遇禁令
·私立规矩知多少
·愚人节的真故事
·悚然惊心这一幕
·辛巳清明见亲人
·水深火热吉尼斯
·人不公道我公道
·黎明鸡叫更扒皮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谢韬先生《民主社会主义与中国前途》一文公开发表之后,中国“左派”们“左”情汹汹,义愤填膺。他们在北京、上海和浙江等地轮番登场,口诛笔伐;一时间,在他们自办的网站上,讨谢檄文如云。

   几个月来,我一直倾向于不必搭理这些毛时代的遗老遗少们。理由嘛,倒不是他们已被翻篇,成了秋后的蚂蚱,而是在我的心目中,他们的信誉度极低。“左派”们有个祖传的癖好,常常喜欢把别人说成是骗子。而我觉得,他们才更像是真正的骗子。有件事我一辈子都忘不了:40多年前,当我肚子饿得咕咕叫时,他们公然欺骗我说,台湾人民比你还饿呢,都成皮包骨了,正眼巴巴地盼着你长大后去解放他们呢!

   一朝被人骗,十年厌“左派”。这一回,我母校的老校长、86岁高龄的谢老被他们万炮齐轰,我是真有点看不过去了。于是,我耐着性子仔细读了他们的批谢大字报。在这里,我首先想做的,是真诚地夸他们一句:他们虽然本性依旧未改,但也确实有了可喜的进步。比如说,谢老文中提到的两个基本事实——西欧民主社会主义的闪亮崛起和前苏联暴力社会主义的黯然消失,他们就没表示异议,没有学40多年前他们的前辈,脸不变色心不乱跳地把它们表述为:西欧民主社会主义的日薄西山和前苏联暴力社会主义的岿然不动。

   然而,我接下去要说的话,“左派”们可就不爱听了;而谢老,也未必会轻易认同。因为我有一个基本看法,那就是:西欧民主社会主义的闪亮崛起雄辩地表明了马克思主义的失败;前苏联暴力社会主义的黯然消失无情坐实了马克思主义的溃败;中国公开放弃计划经济和偷偷摸摸搞私有化,局部凸显了马克思主义的衰败:“科学社会主义”(下文提及时不再加引号)明灯——朝鲜和古巴的硕果仅存,则有力指证了马克思主义的穷途末路。再加上北美、澳洲和东亚新资本主义不仅“垂而不死”、而且生机勃勃的事实,我的看法可用一句话概括:二十世纪是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曾经崛起并基本破产的世纪;二十一世纪则是它烟消云散、彻底歇菜的世纪。我想,如果“左派”们罔顾事实的本性发作的话,他们会把我的这句话改写为:二十世纪是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昂然崛起并深深扎根的世纪;二十一世纪则是它走向全世界胜利和资本主义被彻底埋葬的世纪。不过,从“资本主义的丧钟就要敲响了!”算起,“左派”们的梦呓还少吗?多这一句,又有何妨?

   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自出炉至今,大体已有160来年了。不管人们对其评价如何,这个主义本身历来是被表述得清清楚楚的:被马克思慧眼选中的、天然地担当救世使命的无产阶级,(主要)通过暴力革命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即劳动对资本的统治,消灭私有制和确立生产资料公有制,取缔使社会生产处于无政府状态的市场经济,实行使国民经济各部门按比例高速度发展的计划经济。

   160多年的近现代史表明,被马恩最为看好的西欧无产阶级实在太不争气了。他们至今没有通过暴力手段成功夺取政权,建立科学社会主义国家。而西北欧由社会民主主义者掌权的国家,虽然有过彷徨,有过冲动,有过挣扎,但最终都没听马恩的忽悠,没有一家决意和平长入科学社会主义。自苏东巨变之后,那里更是“红潮涌动”,一根筋地维护宪政民主,拒绝一党专政;坚持私有制为主体,拒绝公有制为主体;钟情市场经济,拒绝计划经济。这些国家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资本主义的区别,在于刻意通过二次分配增加普通民众的“实质自由”(借用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的提法),因此,称他们为实质自由资本主义国家,是比较贴切的。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在西欧的大失败,乃是板上钉钉、没跑的事。我认为,马恩倘能再世,也只能徒呼奈何,而不会否认这一铁的事实。

   在我看来,算得上告慰过马克思、恩格斯在天之灵的,当是俄国的列宁、斯大林和中国的毛泽东。列宁在落后的俄国发动暴力的十月革命,一举“跃过了”资本主义的“卡夫丁峡谷”,这不能说成是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离。而他在俄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则正是科学社会主义题中应有之义。当然,列宁为了将马克思主义发展成列宁主义,的确给马克思主义加进了不少民粹主义的杂拌。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的结论:他搞的暴力社会主义,乃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同样,斯大林和毛泽东大体上都没有修正马克思主义,他们和列宁一样,不过是把马克思的主张付诸血腥的实践,从而开辟了一条奴役之路而已。

   自赫鲁晓夫开始,苏联共产党人有所醒悟,通过政治上的逐步解冻背离马克思主义。到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则在民意的强大支持下,完成了对附体已一个世纪的马克思主义的祛除。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事件之一——苏东巨变,是苏联人和东欧人迷途知返,将马克思主义弃之如敝履,毅然决然地回归人类主流文明的划时代壮举,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东欧折戟沉沙式惨败的历史见证。

   20世纪70年代末,在拱掉了毛泽东钦定的接班人华国锋之后,邓小平开始执掌中共政权。面临严峻的现实困境,他不得不琢磨有限的制度变革,尝试局部背离社会主义。在尽人皆知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几个本质特征或基本要素之中,他坚决保留无产阶级专政和公有制为主体;在摸着石头过了一段河之后,他决定拿计划经济开刀:实行经济市场化改革。由于邓没有胆量堂堂正正地批判和背离马克思主义,他只能找借口、放烟幕,赌一把地滑向修正主义。说来也真够为难他的,这位为科学社会主义奋斗了大半辈子的七旬老者,情急无奈之下,居然一张嘴说出一句不惜令天下人耻笑的昏话来:“什么是社会主义,我们并不清楚。”这意思是说,自1921年列宁派人带钱越境来到中国、秘密组建共产国际中国支部——中国共产党到1949年,中国共产党人为一个不清楚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瞎斗了28年;从1949年到1979年,又瞎搞了30年。事情如果的确是这样,那“最讲认真”的共产党人可真是渎职到家了!

   好在邓小平的厚脸皮是出了名的,既然豁出去说了不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那么,将计划经济从社会主义中放逐也就有戏了。由于受到“左派”们据于马克思主义制高点发出的责难和阻击,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由邓小平主导、赵紫阳组织和推动的经济体制改革,是犹抱琵琶半遮脸地走过来的:从“计划经济”蹭到“有计划商品经济”和“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再到“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以及“国家调控市场,市场引导企业”。1989年六四大屠杀之后,以陈云为首的“左派”大举反扑,试图收复失地、逆转经济市场化趋势。他们连篇累牍地在主流媒体上发表文章,理直气壮地论证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并誓言要与否定计划经济的资本主义复辟势力血战到底。不过,邓小平知道,他若不在有生之年拱掉计划经济,他的“改革大业”就会前功尽弃,彻底泡汤。1992年春,他干脆把琵琶扔掉,声色俱厉地亮明底牌,就是要搞市场经济。当然,他还辅之以典型的诡辩术,将具有本质区别的两个概念——计划和计划经济混为一谈,将虽有联系但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市场和市场经济混为一谈。慑于邓的余威,江泽民很快就顺服了。几个月之后,他在中共中央党校作报告,既违反党章又违反宪法地宣布,要在中国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应当公正地指出,少数“左派”并不买邓小平和江泽民的账,他们进行了悲壮的抵抗。北大有位经济学教授,因为“党中央”抛弃计划经济而羞愤难当,深感没脸见人而跳楼自尽。而刘国光、吴树青和喻权域等“左派”大腕们,则纷纷变脸转向,为邓小平局部背离马克思主义屈辱地背书。

   江泽民正式执掌大权之后,打着“改革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的左灯,进一步向右拐去。他干的是蚕食宪法中规定的“公有制为主体”这一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10多年来,这种蚕食是鬼子进村型地,悄悄地,不动声色地,每日每时地在进行;到胡锦涛上台5年后的今天,中国经济总体上已经接近私有化。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已经转轨到了一个临界点,即以公有制为主体转到以私有制为主体。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以“中国特色”为掩护,在局部背离科学社会主义的方向上不断迈出小碎步,事实上已经走得够远了。与中国毗邻的共产党国家——越南,则比中国走得更远。试问,这不是马克思主义在亚洲无可挽回的衰败,又是什么?

   幸亏在这个地球上,还有两盏硕果仅存的科学社会主义明灯——朝鲜和古巴。我们在那里,还能清楚地看到科学社会主义全部完整的基本要素:无产阶级专政,单一公有制或公有制为主体,计划经济,按劳分配(实为按权分配)。不过,朝鲜早已沦为“极其孤立的国际乞儿”(何方先生语),民众食不果腹,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古巴独裁者卡斯特罗,则已风烛残年、行将就木,这个国家的制度转轨,可以说指日可待。坦率地讲,我和“左派”们一样,承认朝鲜、古巴搞的是正宗嫡传马克思主义;同样坦率地讲,我和“左派”们又很不相同,他们认为这种马克思主义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我则认为,它已然山穷水尽、奄奄一息矣。

   遥想88年前的五四运动,国人泣血心诚,要把华夏5000年文明史上没有出现的“科学”和“民主”这两位先生请到中国来。然而,令人悲哀和痛楚的是,后来请来的科学社会主义,既没有科学,也没有民主。按理说,现在改行的市场经济,是比较科学的东西。但是,为什么反映贫富悬殊的中国基尼系数,直愣愣地越过0.45的国际公认警戒线,已然名列世界前茅?为什么教育、医疗、住房这“三座大山”重重地压在80%的国人身上?为什么中华大地腐败丛生、遍地贪官?为什么神州生态急剧劣变、大好河山危情四伏?……我认为,根本原因是掌权者继续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反对具有普世价值的多党民主。在这样的基本政治制度下,即使没有张维迎们的鼓吹和辩护,权力扭曲市场,有权者或明火执仗、或上下其手大搞不公正的私有化,也必将大行其道,岂是已被边缘化的“左派”们不着调的郎式呼喊所能阻遏的?在这样的基本政治制度下,受到合法伤害、侵害的工人、农民和其他群体,根本无权组织自己的工会、农会和其它独立社团,与权力资本家相抗衡和博弈。他们想要过上基尼系数只有0.25,社会公平、共同富裕和生态优良的北欧四国那样的生活,真是从何谈起!

   在过去的100多年中,俄国人蛮横地抢走了中国大片美丽的国土,又居心叵测地把马克思主义这个坏东西输入中国,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基本上,我对俄国人不感冒。当代俄国人值得为之称道的,是他们终于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看清了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搞的不是自由资本主义,就是实质自由资本主义,因而当机立断,改弦更张,从后极权主义和平长入当代资本主义。2006年10月,普京在德国答记者问时说:“我们正在建设一个与我们建设了几十年的社会完全不同的新社会。我们将尽力做到遵循现代文明世界原则和民主原则,保障我国公民的权利和自由。”我认为这一次,中国人才应该称他们一声“老大哥”,坚毅地步他们的后尘,义无反顾地变革一党专政加市场经济的现行模式,圆一圆百年共和法治之梦,进入宪政民主加市场经济的新社会中去。我坚信,这样的变革在中国的发生,权势集团可以挡得了一时,但挡不了久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