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预言]
井蛙文集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预言

   预言 井蛙
   
   我将两年后离开我的房子
   它太老了
   我的那些手指都干枯了

   
   浴室上方的茶树逐渐发黑
   它注定不能开花
   因为它是我的茶树
   
   我来的时候
   没看见有人跟我说话
   
   洗澡时我摸到水上有烟
   我冰冷的手会动
   
   可我不具体得知
   我的头发是否还在我的头上
   是否还有海鸟在上面筑巢
   
   是否还有秋天的果实落下
   被另一个人捡起
   
   珍藏
   怀念或诅咒
   
   我的好友用她的画笔雕刻了我
   或者素描了我的眼睛
   
   曾含过眼泪
   碳灰的天空从来没蓝过
   但是,它是蓝调
   
   布鲁斯酒馆那样的蓝调
   它堕落了我的灵魂
   在下午五点三十分的萨克斯风演奏中
   
   我变卖了一切不值钱的家当
   从我蓄养了发丝的脑袋里
   我付出如此之多的爱给耳朵
   
   我该为此伤心
   为从此空荡荡的房子而寂寞
   
   岛上的人都不认识我
   他们从没听过我有祖国
   
   我也没提过我有房子
   我居住在我的体内
   那里没有你的声音
   
   我不能想象你就在我身边
   早晨递给我一只消瘦的橙子
   
   我也不能想象
   我就在你身边
   
   咬着橙子的皮默念圣诞前的圣经
   因为,我也没听到过教堂上的钟声
   
   或许米勒远处的田园
   法国人的祈祷
   一男一女
   被称之为夫妇的油画
   
   还有一些东西是会老的
   朋友家里的颜料都将干瘪像人脸
   
   我可怜的手指们一只只枯掉
   像果子敏感到了晚期
   
   我什么都不等待了
   两年后我会自然消失
   
   不要火葬我
   我天生怕疼
   
   我就不等你了
   我只是离开了地球
   
   2007-12-20 0:08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