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 2007-5-6]
井蛙文集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 2007-5-6

正在读PISSARO的书信集,随手翻看凡高写给提奥的书信。正巧,玛儿上来MSN 了。我们聊了一会儿,谈及我写给她的信。她怀想我在北京寄给她的手写信。
   时间一晃就是两个多小时。我竟然,继续读我的书,把正在谈话的玛儿给忘了。我忘记还有谈话这事儿。
   我竟然把她放在一边,把她忘了!我为此很不悦。希望她明白我的怪癖。这种感觉实在太坏了。
   我为此抱歉。内疚极了。
   (2007/5/1 JINGWA)

   收到果果寄来的《普宁》,《牙买加飓风》等书籍。我想,这次遂愿了,死也瞑目了。我这学期的演讲也结束了。下周没有晚课,可以好好睡觉。独处和睡觉现在成了我最为需要的事情了。
   (2007/5/2 JINGWA)
   继续读毕沙罗,继续读《牙买加飓风》。我渴望成为海盗,与孩子们一起历险。真渴望,能继续写儿童诗歌。这是我的另一片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我仍然需要珍贵的安宁。这样,我就能在人群中听不到一点声音了。(2007/5/3 JINGWA)
   刚才与玛儿说,写诗是我延续生命的方式,是与宇宙对话的方式,是表达爱的方式。我虽然每天都生活在城市里,但是,我无时无刻都在思念我的家,森林。读到毕沙罗如此贴近自然的挥霍,我安静了许多,智慧了许多。(2007/5/4 JINGWA)
    今晚,读了美术史,以及听了果果朗诵诗歌。我安静的日子来临了,我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对前景的恐惧了。也就是,我将有一段好日子过。希望,在我离开加州之前,我可以无风无浪地度过每一个太平洋时间。
   翻看书页,看到“星光灿烂的夜晚”以及“向日葵”,心里舒服极了。我喜欢看到雪山,喜欢没有人迹的路。
   我对于HUMAN BEING所给我带来的压迫感,不能忍受。
   (2007/5/5 JINGWA)
   我被我自己的真诚感动了。我经常感动生命中有我自己的存在,如此至诚之人竟然是我自己。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没有了,以后我还会一个人走路,一个人想念一个人。一个人想念一个地方,每个地方上我的影子。我亲爱的上帝啊,原来长久以来,没有人听见过鸟叫和枪响。我终于将子弹射向了在飞的我。
   (2007/5/6 JINGWA)
   我仍无比痴情地在读毕沙罗。今天中午天热得人喘不过气来。黄昏时分却凉得人受不了。走在沙滩上,也感到一丝冷意,防碍了与海鸟相处的平静。那些鸟真傻,它们不怕我,站在沙滩上一动不动地看海,我静静地躺在沙滩上,与它们融洽默语了一阵。我走动,它们装没看见。看来,我是透明的。(2007/5/8 JINGW)
   我的回美证寄来了。我的回美证真的寄来了。我可以离开这个国家了。我可以到其它国家去玩了。我真的可以到其它国家除了中国旅行了。我可以,就这样走了。
   (2007/5/9 JINGWA)
   
   这是你晚期的极端心境。我看到瓦兹河上尽是天才的灵思在闪烁。所以,它是金黄色的麦田。每当我看到这些景象,我将获得暂时的安宁。我对玛儿说过,我并不是悲伤,也不仅仅是孤独。我只是偶尔有束手无策的失落。我在我的诗歌中,总是表达这样的束手无策。我希望明年就可以去奥弗或者纽南或者离开黄房子之后的圣雷米。我都得去,这些地方影响了我的思想和审美。我与他们无法对话,这点希望你远在遥远的远方得以清楚地听见。这几天,我坚持读毕沙罗,我获得很多他对于鲁希恩绘画的教诲。他确实是个伟大的画家。有点你们是相似的,他也是习惯于默默无闻地坚守自己的对世界的审美和对自然的爱。
   (2007/5/10 JINGWA)
   突然在悲伤之中顿悟,我与大自然的关系已经迈进一步了。如此的贴近。我疲惫地倒在沙发上睡去,梦中,我对玛儿说“我成佛了,风吹,心动;人悲,我悲。”
   因此,记录下这段我梦中精彩的对白。世界上通向罗马的道路确实很多,通向博爱,却只有一条。那就是,与大悲同悲,与小悲也同悲。实则,悲悯也。此时此刻,我是属于佛主的,我想起六祖惠能的风旗之说。
   (2007/5/11 JINGWA)
    我在默念海子的“远方,除了远方,一无所有。”我在想高更离开巴黎去塔希提岛生活的经历。我一直在想高更回到巴黎说的话。我在怀想《诺阿诺阿》。我试图将 “道德感”三字撇开,回到熙攘的闹市。结果,很好,似乎一切都平静下来了。现在,我明白了波德莱尔的浪荡不羁。(2007/5/12)
   我在想金镛的小说。我最喜欢的人物就是杨箫。这只能说明我对异性的要求,智慧,怜悯,真诚,博爱。再加上不可多得的艺术气质。在这些武侠小说中,还有一个我是欣赏的,那就是《笑傲江湖》的曲洋曲左使。他和刘师叔共同演奏的天籁之曲,我至今未能忘怀。真诚的友谊,那种深沉的关爱只有在东方世界才有可能被体会和被理解。过于重视个人行为的西方教育,很难,非常难以找到这种人与人之间的通融与默契。
   啊,我要说的就是默契。对,默契。先,到此为止。
   (2007/5/13 JINGWA)
   左拉预言了马奈的作品在罗浮宫有一席之地。这种见地是非凡的。虽然,马奈不算是印象派画家,但是,他却影响过印象派。
   我从内心到皮肤都羡慕19世纪的法国巴黎那种浓郁的艺术氛围,他们都聚在一起,他们都是朋友。这点,谁都无法拒绝相信,沙龙艺术的魅力。而,最可贵的是,他们每一个都那么杰出。
   (2007/5/14 DIARY)
   
   今天我上班的时候一直在思考玛儿创作的事情。我真的希望,在我死前,能见到她的个人画展。我希望,她能画些大画,是属于她自己的画。我不想她为那些书商们画插图,而把大量时间用在这里。偶尔为之未尝不可。这个周末我将到旧金山去逛逛画廊。
   (2007/5/15 JINGWA)
   我的期末写作课文章已经得到最高的赞辞。这篇文章是写印象主义画家及其玛儿的作品。我的老教授说:“我昨晚读此文,差点赔上眼泪,我想,下次读你的文章,或许我将钱包也掏出给你。”他在堂上朗读了此文。这就是我这学期写作课的最高荣誉了。期末在即,与学友们的离别也即将开始,我心十分难受。
   读书的目的不是得到什么好成果,更重要的是在校府里获得真正的快乐。我获得了。与每一个听过我笑声以及带给我笑声的学友们一起度过每一快乐的分秒。秋天,我将转为修读印第安历史以及非洲历史等历史课程。(2007/5/16)
   雷诺阿的人体画实在太多了。唯有此猫与男孩的和谐组合才使我动心。自然界没有比这个更令人想到爱与和平了。大概,人与人之间从来就没达到过如此的境界。男孩眼睛里的依恋,与猫眼里的依恋是一致的。尽管,人与人之间也有类似的身体动作,但是,人有该死而致命的思想在操纵每一个表达情感的动作,这里,不属于自然。他们是现实中的和谐,而非自然的和谐。该画迷人之处,还在于猫与男人都有相似的野性与温顺双面体。他们真是我们梦幻中的美。说白了,和谐其实就是自然,就是爱。这样来理解爱的话,现实中的许多东西包括语言都是多余的。
   (2007/5/17 JINGWA)
   不知道马奈要为传统的维纳斯做出什么新的审美辩解。我们只是知道,这个裸女身上有着野兽般的性感线条,也有女性内在的纯真美。当年,法国人为此感到愤慨,是正常的,因为,老马将西方人心目中的神给污染了。这个低下阶层的裸女,她在人们眼里,是不配被称之为“奥林匹亚”。但是,她确实是马奈心中要表达的奥林匹亚。不管,她是否真意味着是传统的耻辱,还是人们无法忘怀的只属于马奈一个人的艺术的奥林匹亚。
   (2007/5/18 JINGWA)
   玛儿,今天我本来想跟你谈谈卡拉瓦乔之于伦伯朗。因为,我读完了毕沙罗书信之后,现在正在读我的"THE LIVES OF THE PAINTERS"系列。
   但是,我从外面回来,突然头痛,流鼻血。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上网,看到我网上的朋友留言若此:
   “左拉是作家吧/井蛙和玛儿在一起,不就是左拉和马奈在一起吗/ ”我想,这将给我们这些暗无天日的时日里以精神的鼓励和生存的希望。我为此一笑,真是高兴。我们,给这位朋友拥抱吧。看来,远方,还真是个好地方。它使我看到幸福。(2007/5/19 JINGWA)
   何马被众神礼赞。何马是诗神,诗王,他受到如此厚重的礼遇,这是所有诗人的荣耀。谁在我面前辱骂诗人,谁将会下地狱,而且下到最底层。(2007/5/20 JINGWA)
   
   今天我的美男教授播放凡高的歌曲给我们听。这个不被世人理解,不被爱,不被赞赏的天才,却爱着世上每一个人。他身上的人格魅力,他的情怀,在今天也无法被人忽略。但是,在他活着的那个时候,谁关心过他,谁在乎过他,谁爱过他。没有。除了那个可怜而伟大的提奥。
   我的美男教授将要去亚马逊河,为他的新书踏上旅途。我说,我是否允许加入他的行列,他欣喜答应。我就知道,我在哪里遇上这样的人都会受欢迎的。
   (2007/5/21 JINGWA)
   http://jingwa.tibetcul.com/我周末将去洛城诵诗,但是,我确实失望极了。我听见的只是自己的声音,我似乎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玛儿不要为我担忧,我会在地面上,努力做一个人。一个完整的人。你在,我将努力使自己幸福,你不在,我也将努力使自己,幸福。可是,没有你,我会幸福吗?你知道一块古老的石头,上面那些伟大的字没有人懂,那种绝望的孤独吗?孤独就是石头,上面的字,没有一个人能读懂。
   (2007/5/22 JINGWA)
   看古典,相隔着时空的寂寞,使人怀想。然而,古典看多了,就像看照片一样逼真。这就是为什么古典在我眼里永远无法与印象派相比的原因了。再现自然,印象派超越了自然。我看这幅安格尔的加拉的波琳娜,现在的眼光,照片与这幅肖像画的区别,在于照片不是高雅艺术。但是,昨晚我就是因为读了普桑的作品,我感到难受。我感到我们距离古典实在太远了,远得连怀想的念头都将被打消。因此,这个现代社会是让人无法忍受。
   古典主义的局限是明显的,但是相比毕加索的抽象,又来得厚重和典雅。最不让我留恋的大概就是抽象画了。今天跟加利谈到美国现代艺术,谈到JACKSON POLOK。他说,那是垃圾。我虽然不同意他的随意,但是,我还是觉得POLOK是次品毕加索。
   我诗人粗浅的眼光,看什么都差不多,野兽派像野兽,垃圾派像垃圾。
   (2007/5/23 JINGWA)
   通向洛杉矶途中,一片黑暗。我的车速开到95英里(150KM)。人像飞起来那样爽快。可是,由于对第二天到盖提博物馆参观凡高的画过于激动,我始终感到浑身不自在。希望能尽快马不停蹄赶到那里。中途加了一次油,想到油价每天巨升,我不禁对美国生活感到绝望。诗人,在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只能出卖自己的时间去养活自己的诗歌。没有人会出一个PENNY买我们的作品并给于我们作为诗人该有的高贵的荣耀。这世道只有暴发户,没有贵族。诗歌始终是艺术品,艺术从来就没关顾过穷人。这种说法正确吗?不正确,诗人自己就穷困不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