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杀死诗人的人 ]
井蛙文集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广场的尺寸以及行走的三个人
·黑色杰克
·那些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上与下
·杜拉对一只卑梨的梦话
·玩塔罗牌的女巫师
·在镜子的反面看皮影戏
·法朵,理查德
·理查德, 火车晚点
·让K遇上理查德
天才的黄房子
·纳斯瑟斯精神分裂症与疗法
·天才的脑袋与妄想症精神分裂
·尼采的偏头痛与精神病
· 一只苹果和一只卑梨
· 黑白素描
· 叼烟斗的农夫肖像画
·尼采自画像
·儿童节献礼: 童诗 《阿胖的爷爷》和《苹果树乐园》
·两个吸烟的人
· 蝴蝶蝴蝶蝴蝶啊蝴蝶这么多蝴蝶
· 蝉,树叶,花开甲午
·需要一面镜子
·花花花花花灯已
·一个落魄书生的周日下午
·杜青的色彩空间
·叔本华:峭壁上先天的花朵
·雨中的珍妮的眼睛--致莫迪里亚尼
·林昭的精神疾病分析
·無意識單色死亡,蝴蝶還是飛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死诗人的人

   杀死诗人的人 井蛙
   
   1.
   
   我混帐地在酒吧里与人闲聊

   聊了一些民族的事情
   
   没有人记录下我聊的东西
   酒杯里没有
   
   嘴巴里也没有
   
   我举起了杯子说我是诗人
   那些混帐的人眼睛睁开了
   
   那向日葵的亮丽
   午夜的肤色也随着夸张起来
   
   一些人回头看我
   问我中国女人的肉体是否一个样子的
   
   我低头说不
   我低头说我愤怒
   
   我卑微地告诉他们
   我是你们的葵花籽
   
   被剪下的几朵花瓣里能找到
   诗句
   宗教
   
   当然还有避难所
   
   另一些人好奇地赞美我的衣裙
   我的颜色
   比起笑声美多了
   
   我问他们是否知道爱情的由来
   他们手里都挽着自己的手臂
   
   女人
   也有男人的食指叼着香烟
   
   我抒情地举起高脚杯
   歌颂爱尔兰威士忌
   
   他们说
   这雪茄的味道比起香烟要浓厚
   于是换成了雪茄
   
   这一夜就那样雪茄
   粗壮而浓厚
   
   2.
   
   那些醉掉的人向我打听
   我的情人是谁
   
   我坦白
   我遇上的都走了
   
   可是他们还是我的情人
   他们活着
   比我好
   比我安祥
   
   我毁灭一张张情人的脸
   贴在床边的标语
   充满政治的
   充满战争的
   
   都曾肢解我的诗歌
   我欢迎他们来肢解我优美的身体
   
   醉倒的人都将回到自己的住所
   他和他们的他们都将回到自己的住所
   
   与他们爱与不爱的人躺在一张破旧的床上
   闲聊着政治的
   战争的话题
   
   3.
   
   关于诗人的隐私
   几个粗壮的人在酒吧打烊之前都希望知道
   
   这个小镇上的人们
   究竟在干些什么
   
   诗人在家里究竟干些什么
   
   什么都不干
   诗人在家里只是阅读诗歌
   
   我告诉他们民族的东西
   他们没听懂就忘记了
   
   我选择闭嘴
   我欺骗他们谁是世界上最优美的人
   
   他们识破了我
   唾弃了我
   
   有人要求我将诗歌烧毁
   有人强迫我将诗人变成政客
   高贵的男人或者恶劣的女人
   
   我望着一幅凡高的画发呆
   我说我要回到麦田
   
   在那里开花结果
   成为最微小的一朵罂粟
   
   有毒的汁液
   毒死自己
   
   4.
   
   你们是美丽的
   你们用我的手指毒死了他们
   
   在吟哦中挨饿的犯困的思想不集中的一群乌鸦
   它们不再歌唱了吗
   
   在麦田的一角
   农夫焦渴地望着天空发愣
   
   我回来了
   我的异端
   
   我的影子疲倦地怀念自己的咒语
   我诅咒般地与早晨挥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
   我相信我一早给自己撒的谎
   是真的
   
   这些欺骗自己的谎言每一句都是真的
   我告诉乌鸦
   
   我将继续叫嘎
   
   于是我成为叫得最大声的一只
   
   5.
   住在附近的人们都离开了我
   他们害怕听到我的叫嚷
   
   威士忌
   高脚杯还有粗壮的政治
   像雪茄一样的烟雾潦倒地受到排挤
   
   离开酒吧的人都各自找到了爱情
   他们幸福地爱着某人
   
   在某人的床上
   压着花格子的被单
   
   一两件花格子外套
   陈年旧事
   
   被遗忘也被忆起
   
   我荒废时日的歌喉又开始打开了
   
   6.
   
   那些人骂我的歌声是单调的
   我应该被迫死于自己的手下
   
   我还应该死于他们的手下
   
   因为,我远离了雪茄烟
   或者政治的烟雾
   
   我远离了床
   或者两个人的梦
   
   我不应该远离人群
   我应该打听谁是我的人群
   
   我不应该成为乌鸦
   孤独的一只
   
   我应该回到标语
   被引用也被歌颂
   
   可是,我告诉那些要我死的人
   民族的事情
   
   可是可是
   他们没听懂就忘记了
   
   2007-12-1
   SAND BEACH ROA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