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杀死诗人的人 ]
井蛙文集
·玛儿的颜料3
·遗失的往事
·嵇康啊嵇康
·稻草人的思想
·秋天话语者1
·秋天话语2
·秋天话语3
·晚春的阳光
·宋朝的花灯
·梦中的音乐
·我们就在那片原野
·致亲爱的方先生:八
老情人咖啡馆
·2002年2月诗
·尖塔上的时钟
·残缺的信仰 (长诗)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长诗)
·蓝月山谷(长诗)
·望穿苍穹 ----
·暮色中熟睡的猫
·没有时间悲伤
·生 死
·叫 魂
·释 然
·老 僧
·无 缘
·想念萧红
·想念艾米莉.狄金森
·
·阿弥陀佛
·山中
·粗 砺
·梦之梦
·蓝月山谷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
·防线
·扶起失落
·撞伤<<古拉格情歌>>
·浓妆
·幽蓝
·雪原上的暇思
·端午
·烟花--与君临同题诗
·断章--致贝岭
·因果缘由
·半夜??
·这样醉死很好
·是什么
·水仙花
·思索伊斯?
· 天安门前放风筝的星期一
·诗与坦克
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十六铺
·黄色流血数字--致蒋谚永医生
·鬼岛
·向舒特拉的名单致敬
·我害怕第三只耳朵
·◎ 一意孤行
·◎ 屠城遗尸
·方浜中路一百号
·木村好夫的睡眠时间
·蝴蝶花与坦克城
·颛桥畅想曲
·一个下午的波希米亚出现在
·2004年我的一生
·借给我你的火机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伸手可摘的不是你童年的?果(小说)
·一只萤火虫 (小说)
·◎ 四孔黑?扣(小说)
·棉花糖 (小说)
·越南?叔(小说)
·被缚的爱情受伤的树(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死诗人的人

   杀死诗人的人 井蛙
   
   1.
   
   我混帐地在酒吧里与人闲聊

   聊了一些民族的事情
   
   没有人记录下我聊的东西
   酒杯里没有
   
   嘴巴里也没有
   
   我举起了杯子说我是诗人
   那些混帐的人眼睛睁开了
   
   那向日葵的亮丽
   午夜的肤色也随着夸张起来
   
   一些人回头看我
   问我中国女人的肉体是否一个样子的
   
   我低头说不
   我低头说我愤怒
   
   我卑微地告诉他们
   我是你们的葵花籽
   
   被剪下的几朵花瓣里能找到
   诗句
   宗教
   
   当然还有避难所
   
   另一些人好奇地赞美我的衣裙
   我的颜色
   比起笑声美多了
   
   我问他们是否知道爱情的由来
   他们手里都挽着自己的手臂
   
   女人
   也有男人的食指叼着香烟
   
   我抒情地举起高脚杯
   歌颂爱尔兰威士忌
   
   他们说
   这雪茄的味道比起香烟要浓厚
   于是换成了雪茄
   
   这一夜就那样雪茄
   粗壮而浓厚
   
   2.
   
   那些醉掉的人向我打听
   我的情人是谁
   
   我坦白
   我遇上的都走了
   
   可是他们还是我的情人
   他们活着
   比我好
   比我安祥
   
   我毁灭一张张情人的脸
   贴在床边的标语
   充满政治的
   充满战争的
   
   都曾肢解我的诗歌
   我欢迎他们来肢解我优美的身体
   
   醉倒的人都将回到自己的住所
   他和他们的他们都将回到自己的住所
   
   与他们爱与不爱的人躺在一张破旧的床上
   闲聊着政治的
   战争的话题
   
   3.
   
   关于诗人的隐私
   几个粗壮的人在酒吧打烊之前都希望知道
   
   这个小镇上的人们
   究竟在干些什么
   
   诗人在家里究竟干些什么
   
   什么都不干
   诗人在家里只是阅读诗歌
   
   我告诉他们民族的东西
   他们没听懂就忘记了
   
   我选择闭嘴
   我欺骗他们谁是世界上最优美的人
   
   他们识破了我
   唾弃了我
   
   有人要求我将诗歌烧毁
   有人强迫我将诗人变成政客
   高贵的男人或者恶劣的女人
   
   我望着一幅凡高的画发呆
   我说我要回到麦田
   
   在那里开花结果
   成为最微小的一朵罂粟
   
   有毒的汁液
   毒死自己
   
   4.
   
   你们是美丽的
   你们用我的手指毒死了他们
   
   在吟哦中挨饿的犯困的思想不集中的一群乌鸦
   它们不再歌唱了吗
   
   在麦田的一角
   农夫焦渴地望着天空发愣
   
   我回来了
   我的异端
   
   我的影子疲倦地怀念自己的咒语
   我诅咒般地与早晨挥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
   我相信我一早给自己撒的谎
   是真的
   
   这些欺骗自己的谎言每一句都是真的
   我告诉乌鸦
   
   我将继续叫嘎
   
   于是我成为叫得最大声的一只
   
   5.
   住在附近的人们都离开了我
   他们害怕听到我的叫嚷
   
   威士忌
   高脚杯还有粗壮的政治
   像雪茄一样的烟雾潦倒地受到排挤
   
   离开酒吧的人都各自找到了爱情
   他们幸福地爱着某人
   
   在某人的床上
   压着花格子的被单
   
   一两件花格子外套
   陈年旧事
   
   被遗忘也被忆起
   
   我荒废时日的歌喉又开始打开了
   
   6.
   
   那些人骂我的歌声是单调的
   我应该被迫死于自己的手下
   
   我还应该死于他们的手下
   
   因为,我远离了雪茄烟
   或者政治的烟雾
   
   我远离了床
   或者两个人的梦
   
   我不应该远离人群
   我应该打听谁是我的人群
   
   我不应该成为乌鸦
   孤独的一只
   
   我应该回到标语
   被引用也被歌颂
   
   可是,我告诉那些要我死的人
   民族的事情
   
   可是可是
   他们没听懂就忘记了
   
   2007-12-1
   SAND BEACH ROA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