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 2007-9-10]
井蛙文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 2007-9-10


   被R 和A 神秘兮兮地叫上车,去了奥克兰溜冰。之后去看了一场非常棒的迪士尼卡通片小老鼠厨师。恰好,故事发生在法国巴黎,少年其实不懂做菜,但是,小老鼠由于长期近距离接触大厨师,所以,它懂做很棒很棒的菜。结果,那些大食家们个个都想吃他做的菜。当中少年与老鼠的秘密没有人知道,小老鼠只好躲在美少年的头发上,依靠拉动他的头发,来表示放盐还是放醋。我乐坏了!真感激R请我看这么有趣的电影。A坐在一旁,目不转睛,但是,朱古力却不离口。我俩最开心了,但是,R 不知道是否真的喜欢卡通片,还是为了讨好我俩?
   伟大的R,伟大的卡通电影团队。
   庆幸我还没长大。

   (2007/9/1 JINGWA)
   进了原始森林。那些没有止境的OAK TREES 直冲云霄。一路上都是树,山,悬崖。车开在旁边,真有当年去日喀则一路上的惊险。我第一次用两只手开车,可见有多危险。
   途经一小镇,无暇停下参观。希望,下次找个跟我一样的疯子同伴大概会有所不同。这次,我总是在赶时间。海拔虽然只是2000尺,我还是有些头疼。浑身不舒服,因此,没多大乐趣可言。只是被森林的壮观所吸引。被树吸引。当我抵达森林的时候,树旁立着牌子,写着有熊和狮子老虎会在周围出没。
   不过,图标上的老虎样子好可爱。我很希望能见见它们。
   记得上次进那个森林的时候,我妹妹拉拉说小心老虎狮子。我说:“嘿,老虎是我的朋友呢。”
   她反问我:“老虎是你的朋友,那你是老虎的朋友吗?!”
   也许是吧。
   (2007/9/2 JINGWA)
   
   
   在咖啡馆露天桌椅上写文章。还带了近期的《读书》《随笔》等杂志。这些都是大陆寄来的。身旁是那天抬头看见过的法国梧桐树。叶子都落在地上,近几天天热,所以,地上的叶子使我有秋天的感觉,因此,身心都凉快了许多。
   早上,法国那边MAFFEIS 给我写信了。我本来不期待他的信,因为,这家伙给我的感觉太冷了。我不喜欢冷人。但是,他还是写了,很高兴读到那些文字。勾起我对火车上发生的一切语言情景的回忆。他的笑容,他的发音标准的英文。他教我读奥弗的法文。他跟我描述西部,他的家乡的景色等等。
   那天在火车上认识了他,看到他纯蓝色的眼睛,甜入人心的笑脸,他的语言以及他的表情都使我觉得,我之前认识的那些男生都是次品。没有一个例外。现在才知道,法国,不光是建筑,艺术,生活环境使人感到舒适。
   感激上帝,截断了我对往事的回忆。现在,没有任何一段往事值得我花时间去追忆了。
   这点,我无法清楚告诉玛儿,TK为何使我反感?那些无聊的电话为何使我反感?
   我相信,与此不无关系。欧游,直接给我带来的精神上的冲击就是,我变得懒惰了,是你玛儿的懒惰,而不是你的傲慢。
   (2007/9/3 JINGWA)
   奥运会在哪个国家举行我都不反对,因为,我是一个真正热爱体育运动的人。而我更加认为,强国,体育是最根本的。当了百多年的"东亚病夫"还不够吗?当了百多年的"支那人"还不够吗?够了,对于我来说。因此,在荷兰的街头,看到藏人贴在路旁的标语,我拍摄下来了,在巴黎街头的标语,我也拍摄下来了。
   我反对并谴责任何反人性的行为。但是,我不反对,奥运会在北京举行。
   我从来没在任何一次国歌中高兴过,唯独运动员在奥运得金牌的时候,我很感动。连美国得金牌我也感动。他们确实太棒了,游泳的,跳水的,田径的,球赛的,每一样我都喜欢。
   看到他们健康的体魄,就使我看到一个不是东亚病夫的国家在逐步远离东亚病夫。
   但是,我不改变我反暴力反极权立场。永远也不改变。
   体育与政治又有什么关系呢?政治家或者政客喜欢将政治放在任何一个领域里,而体育以及文化人却从来没将文化往政治家身上涂抹。政治,何其辽阔,然而,它恰恰是最狭隘的。政客,是最悲惨的动物。
   (2007/9/4 JINGWA)
   
   我在读《印地安》历史。人在历史中,无法接受现实中的每一片面包。我听到NOLA博士的声音在颤抖,她的眼神有执著的力量,这对于我来说是美感。
   越来越不厌恶这种莫名其妙的生活方式,因为,我心中的力量已经开始丰盛起来。我知道我应该怎样以及从哪里获得呼吸的空气。
   (2007/9/5 JINGWA)
   爱尔兰那边来的信越来越长,我们交谈的话题越来越广。希望SEAMUS在他的博士期间能获得更多旅途中的见闻。我对都柏林,革命,南北爱尔兰人的认识还不如我对爱尔兰咖啡以及爱尔兰红茶的认识那么多,那么贴切。爱尔兰咖啡早在两年前《粉红食指》一诗中就出现了。这是让我想念的咖啡。因此,他在爱尔兰,恰好是一个值得我花时间去想念的另一个陌生的地方。陌生,比熟悉更具魅力。因为无知,我才会去探索。人也一样,把你看透了,也就是告别的时候了。
   (2007/9/6 jingwa)
   
   这一片就是我双脚走过的麦田。我连做梦都无法相信,我已经到过奥弗了。难怪,玛儿看到我麦田的照片会如此感动。因为,她的生命也是融合在麦穗里,泥土里以及厚涂颜色中的灿烂记忆里的。我们共同的记忆不只是咖啡馆里谈论的达利,还有我们不远远方的那块绿色如今的麦地。我们共同的记忆,还有我们自己。
   昨夜做了一个令人伤感的梦,我梦见我消失了。她不知道,而且一直以为我还在,可是,在梦里,我消失很长很长时间,她依然不知道我已经消失了。
   如果是永远不知道,这又有什么呢?问题是,她一直往我这么寄书,将她家里自己的藏书都往我这里寄。
   醒来,我落泪了。庆幸我还在。我会收到那些书的。
   (2007/9/7 JINGWA)
   我一直误以为玛雅文明是属于墨西哥的。我一直误以为墨西哥人有着文明的历史,他们是一个令我无比敬重的民族。
   可见,无知是多么可怕啊。
   (2007/9/8 JINGWA)
   
   你好雅筠,
   非常非常高兴收到你的来信。我每天都在想念我旅途中认识的朋友们。我和他们每一个除了你和那位我们一起交谈的台湾谢家少年之外,都通信了。在我阅读你提供的文章之前,我们先谈谈私人感情,我先给你说声,很感激上帝让我在旅途中认识了你。你走后的那个夜晚,我一个人住那间房间,没有人跟我说晚安,没有人影在房间里走动。那晚下雨了,我不想睡觉,我感到孤独极了。但是,我还是在楼下餐室里坐到大半夜才回房。也没有啤酒,没有水果,没有台海政事。反正,那最后一晚在巴黎,我感到失落。
   先谈谈你在德国的事情,然后咱们才谈令你不喜欢的美国。好吧?我相信,对于我,德国比美国更吸引我。你的想法比我的想法更重要。
   想念
   (2007/9/9 JINGWA)
   KARL 说明天回TAHOE。我很高兴我们大家都在忙碌着。我泛读了一下非洲史和玛雅文物,感觉非洲除了埃及,整个文化都像被美国的黑人弄得不知所为。而,玛雅,印地安人的,欧洲人的野蛮在15世纪已经到了沸点了。什么西班牙人,法国人,德国人,英国人通通都是殖民杀手。几乎没有一个欧洲国家手上没有沾血!
   可怕的历史,每天不是杀戮就是抢掠。那个该死的哥伦布,我说的是真版哥伦布,如果没有他的存在,大概咱们人类的战争史不会那么残酷吧?
   (2007/9/10 JINGWA)
   
   他们都送我花了。一个送我玫瑰花,一个送我太阳菊。还有卡片。R请我吃了墨西哥餐,我疲劳得只想倒下,长睡不起。可是,看见,还有气球在我的车上飘动,我便觉得,睡去,就这么随随便便睡去,会不会太草率了呢?今天,TK来我工作的地方,似乎很精神,比我去欧洲之前还要好看点,说明什么呢?说明,人们都以自己的方式,活得不错。
   千里马寄来去年今日,我与老晋的通信让我读,很感促。我和老晋从小至今,也经历无数风雨。我们依然相依为命。她一直在照顾我,我很感激。像玛儿从来没离开过我一样,让我得以活下去。
   我为了我在世上有伟大的友谊,将会很健康地坚持下去。
   (2007/9/11 JINGWA)
   
    这些从欧洲回来的日子里,我的毛病都没有发作。我过得很平静。虽然,一天到晚都在忙碌,8小时体力劳动,4小时脑力劳动。这是一生中最难以承受之重了。我根本无法从这些事情上脱身而出,回到我自己的世界里。我唯一能做的便是,从睡觉时间里挤点花香,挤点鸟语,来完成我短暂的文字行程。说是可怜,还是可幸的。因为,我一直没有停止过我的思考。
   我的虚无感没了,可是,我对生活的厌倦还依然存在。
   (2007/9/12 JINGWA)
    今天读了一下KARL 送我的诗集。“NATIVE GUARD"。这是一本刚刚获奖不久的女诗人RITA DOVE 的杰作。我很喜欢这样的诗句”YOU CAN GET THERE FROM HERE,THOUGH/ THERE IS NO GOING HOME/ EVERYWHERE YOU GO WILL BE SOMEWHERE/ YOU'VE NEVER BEEN./
   书是我的朋友,那些素未谋面的朋友们,他们与我多么亲近。
   (2007/9/13 JINGWA)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将会怎样。我会继续在最后的日子里努力完成我的作品。我那把灵魂都揉进去的文字。我已经不在乎任何一种压力或者事件了,我只知道,我是活着的,为了捍卫我自己而活着,为了捍卫我的快乐而活着。
   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去吧。想起我自己的诗句“苹果树,你开花结果去吧/我已经照顾不了菊花的情绪”
   (2007/9/14 JINGWA)
   
   雅筠,
   读了你在欧洲的文章,感觉我们一直在旅途中尚未找到一个属于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可是,那也似乎是我们共同的避难所。我已经离开欧洲了,回到另一个被称之为旅途的地方。也就是你不喜欢的地方。我其实,哪里都不喜欢,唯独,我们在巴黎相识的那两个夜晚,我们的深夜交谈,使我感到一时的快乐。我对于你的好学和纯真,似乎使我回到了我的少女时代。我曾经也是一个很认真学习,纯净坦率之人,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成为诗人。自从,我开始了诗歌创作,开始了我那乏味透顶的人生旅途,我感到我只能生存在艺术世界里。政治,只供我们闲谈之用。当我在欧洲看到那些中世纪的建筑,教堂,罗浮宫里的希腊神话雕塑,我第一次真正尝到快乐的滋味。当我到了巴黎的郊外奥弗,也就是凡高最后自杀的地方,他的乌鸦与麦田的地方,我非常非常平静地在田地里走了几个小时。我也第一次真正尝试到悲伤的滋味。同时,我找到了我生命的最后一块颜料。
   今天,我还是不愿意与你谈论美国。等我读完你所有欧游的文章,我们再谈那些乏味的话题。
   忘了回答你的问题,反动,就是反对极权政府。像柏杨反对国民党。
   祝好。
   井蛙
   (2007/9/15 JINGWA)
   我经常跟我的朋友说,我是“homeless,hopeless,helpless".有了这三个LESS作为结尾,直接表达了我对生命的理解。无家的,无望的,无救的人。家,就是我们身体的归宿,希望,是我们精神的归宿,既然,我在俗世里的希望和归宿都是零。那,还有什么可以挽救我作为一个诗人的生存困境呢?没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