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巴黎日记 ]
井蛙文集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黎日记

    巴黎日记 井蛙
   
   
    天在下雨。我最讨厌的天气。一早醒来,到青年旅馆楼下用早餐。我特别喜欢旅途中的早餐。那我还没吃厌的法国面包,牛油,以及英国热茶。其实,我是拒绝吃任何动物油脂的,所以,偶尔将牛油换成果酱。这家在Hoche 附近的青年旅馆,有一后院可供阅读或者谈情说爱。夏夜或许是最好的去处,旅途中的年轻人都很真诚,似乎不真诚的人从来不出远门,然而,出了远门之后再也没有必要不真诚了。相遇的旅人都可以无所不谈,但是,谈完之后什么都没留下就各自东西了。但是,余音犹在。因为,彼此的旅行经验和心得都被记住。相信日后也会被怀想的。
    我在这家旅馆与台湾谢家少年相识了两天。第一天我从外面回来,疲惫不堪地坐在餐室里的高脚椅上喝汽水。而他一个人正在埋头吃方便面。在欧洲初看亚洲面孔很是亲切,但是,我没主动向他问好。我正在猜测他是蒙古人,中国人或者日本韩国人之际,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此时此刻,我心里有股孤独感轻袭而来,因为是雨天之故。

    我坐到别的位置上去,望着窗外的雨景发呆。我没思考任何问题。因为,这些天来,在欧洲的流浪生活使我忘记了思考。我只是呆望,每一个进出的旅客以及街道上行走的人们。
    “你好啊,你是中国人?”他向我问好。一口台湾国语。
    “是啊。台湾人吧?”我很自信地问他。由于当时是黄昏时分,人还是很少。我们便坐下交谈了起来。像是一对忘年之交。他正在台湾师范大学就读,暑假到巴黎学习法语。现在住在鲁昂一家寄宿家庭里。这个周末出来巴黎游玩,一个人没劲,就逮住我了。
    台海政事就在这样孤独的巴黎雨天中被搬出来。我其实是因为没人说话,跟我说什么话我都会来劲的。 而他因为真的找到一个可以对话者,毕竟我年长他,而我的阅历,阅读的书大概也比他多吧。他很是高兴与我交流关于极权政治的许多疑惑和见解。我们谈到了伯杨,阿扁以及李敖。我只喜欢谈伯杨。因为我多次见过他,而他的书我也读过不少。后者阿扁是纯政治人物,李敖是非政非文类的人物。两者很难使我上胃口。谈到极权政治与文学,不可能不谈到我们都熟悉的人龙应台。言语之中,我发现台湾的少年人见识广播,独立意识与民权意识都比中国大陆的强。当他告诉我什么是政治家,什么是政客的时候,我笑了起来。我笑,因为我想起这个比喻是出自龙应台。而他说,台湾某政人连什么是政客,什么是政治家都不清楚。结果,当记者问他是政客还是政治家的时候,这位大名鼎鼎的政人却当着媒体的面说“我是政客。”
    他还说,由于阿扁是法律系出身的政要,所以,台湾总统府或者立法院里的大部分政治人物都是法律系毕业的。法律系的学生不去当律师,都往政要的办公室跑。而台湾现阶段的教师职位,别的专业人员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说明,他表明了自己的担忧,对一个年轻的台湾人而言,这个想法是非常重要的。他对于现实环境的不满,和对自己在这种混乱的环境下生活产生了他这个年纪的“少年综合症”是正常的。
    我没去过台湾。我只知道那些地名,其实那些地名也只是新闻意义上的词汇。我了解比较多的还是台湾龙应台的思想和她的犀利见解。对于李敖,我从来没上过心上过脑。阿扁,他竞选的时候我是很看好民进党的,但是,中国人那种“民族危机”感很快就来了。不可期望的东西太多了,仅仅比国民党时代的恐惧感要轻微。
    因此,我很厌恶谈论政治。
    第二天一早。台湾谢家少年在早餐桌上与另一欧洲面孔的少年在谈论政事。现在可不是台海政事了,而是南北爱尔兰与台湾大陆的现代关系。我端着我的法国面包,惊呆了。一阵惊呆还没醒悟过来,他们在叫我。我说我没睡醒但是由于想出去枫丹白露所以爬起来了。
    没躲过他们精彩的交谈。亚洲与爱尔兰的邂逅。法国巴黎的早晨,仍然在下雨。后院里的花草以及木桌椅都淋湿了。 我坐在爱尔兰美少年的对面,这比什么风景都让我爽心悦目。他确实太帅了,而且语气中散发着迷人的风度。他就是后来成为我的朋友的SEAMUS先生了。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在牛津读博士,我只是急切关注他蓝色眼睛里的爱尔兰,就像我以往所爱慕的爱尔兰咖啡一样。他是我诗歌里被怀想的记忆。我当然乐意成为他们之间的聆听者了。当他得知我是中国诗人之后,那双蓝色的辽阔的眼睛,可见对我非常好奇。话题还是没离开时事政治。我说我其实讨厌所有沾上极权政治的诗人作家。但是,我尊重我这个畸形文化所诞生的畸形流亡诗人的一切选择。
    流亡本来就是一个让人热爱的词语。尤其对于生活在正常社会形态下的人们。我说我不喜欢使用“人民”这个词,最大的理由是因为,我讨厌政治。
    雨点滴滴答答地继续在下。巴黎的早餐很快就在其它的交谈声中结束。我很感触我能够在我短暂的流浪生活里获得如此之多的旅行经验。我爱慕的爱尔兰咖啡,现在增添了SEAMUS的迷人微笑,他的不凡谈吐。他都柏林人的忧郁,大概在他那些勇敢的爱尔兰祖辈们的征战中留下的,现在,我只能描绘他微笑中的忧郁色彩。色彩,永远是美的。像午夜醉人的威士忌,是美的。
    巴黎的日记中,这一幕是最感人的情景。台湾谢家少年第二天就离开了,爱尔兰美男子也是第二天离开。只有我,还要逗留多一天,也就是,我将一个人在青年旅馆里孤独一个夜晚。没有语言的夜晚,房间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只能听见令人发愁的雨声,敲击玻璃窗。我似乎睡得很好,我在梦中感到他们身上的温度还在离别之际的拥抱中散发到我身上。我想念我的朋友们,他们给我带来了终生难以忘怀的友谊的感动。
    花朵会诞生政治吗?我在梦里梦见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朵混含政治味道的花朵。生活本身,多么令人厌恶,然而,它却有花朵的奇异,夹杂在我们的呼吸之间,我们的记忆之间。
   
   
   2007-10-12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