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阿尔的罪人 ]
井蛙文集
·是什么
·水仙花
·思索伊斯?
· 天安门前放风筝的星期一
·诗与坦克
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十六铺
·黄色流血数字--致蒋谚永医生
·鬼岛
·向舒特拉的名单致敬
·我害怕第三只耳朵
·◎ 一意孤行
·◎ 屠城遗尸
·方浜中路一百号
·木村好夫的睡眠时间
·蝴蝶花与坦克城
·颛桥畅想曲
·一个下午的波希米亚出现在
·2004年我的一生
·借给我你的火机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伸手可摘的不是你童年的?果(小说)
·一只萤火虫 (小说)
·◎ 四孔黑?扣(小说)
·棉花糖 (小说)
·越南?叔(小说)
·被缚的爱情受伤的树(小说)
·这几天在想北京郊外的篝火(小说)
·变形的月季 (小说)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散文)
·上海澡堂
·郭小川的女性情结
·碗(小说)
·王丹印象记
·小说:积雪
·散文:郭小川的书房
·小说:我的奶妈福妹
·年少轻狂之一:嫁人
·年少轻狂之二:初恋
·年少轻狂之三:黑社会
·猫的午餐
·满人
·岛上的秋天
·罗沙
·五月花与感恩节
·我的童年玩伴
·陛下和仆人的早晨
·离岛往事
·无聊的死亡
·水流动的感觉
·疯子遇上疯子
·内疚
·隐藏的花裙
· 罂粟与蝴蝶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阿尔的罪人

   阿尔的罪人
    --To myself
   
   下午经过黄房子
   想起阿尔的耳朵

   
   一个美国画家带着乡音
   亲近我
   像阿尔的耳朵
   
   我盯着他
   宣告我是罪人
   因为我收集那么多伯克利市废品
   
   他摇头
   我们都长了末世天才倒霉相
   
   穷困潦倒
   还有闲钱买画纸
   
   还有闲情与闲人闲聊
   
   晚上,他离开这座空虚的城市
   我亲眼看他掉下地狱
   
   温暖被窝里
   他和别的女人用最闲散的时间打发爱情
   
   
   我告诉我自己
   我怎么老是在自己坟墓前闲逛
   像死后
   要给腐烂的灵魂撒上盐粒
   
   他吸阿拉伯人的水烟
   他记得
   所有的房子都是精神病院
   
   一把染血的油画刷
   在架子上旋转
   
   两个人的交谈越来越响
   在街上争执不休
   
   我指着
   那朵开败的罂粟发愁
   
   他绝望地推开女人
   他闲下来了
   
   一个人不慌不忙
   步入黄色墓地
   
   他的居所
   他的单人床
   
   一个人的梦
   
   他自言自语
   渐渐成为我最丑陋的邻居
   
   我追逐一个貌似自己的影子
   割下年老的记忆
   
   等它再次鲜艳欲滴
   
   在每块砖头的缝隙里我尝试忏悔
   谅解一切不可饶恕的罪恶
   
   包括神
   与人不相融合的面孔
   
   我兴奋地
   抚摸一张纸的全身
   
   他那失去声音的自画像
   正在口袋里发疯地颤抖
   
   我冷静地举起双手
   我可以回家了
   
   
   2007-9-22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