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遗弃 ]
井蛙文集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遗弃

   遗弃 井蛙
   
   
   
   

   
   睡意逼近我
   
   眼睛最近的地方
   
   
   
   一块彩色的皮肤渴望魔鬼
   
   
   
   丑恶临近了
   
   许多易拉罐里开放了玫瑰
   
   
   
   大街上
   
   有人在地震中喊我
   
   我们忙碌分离
   
   
   
   无聊的时间在解释嘴唇
   
   将吻别烘干
   
   
   
   我认出了自己的身体有花纹
   
   绿色的
   
   
   
   将我绳之以法
   
   在凌晨醒来
   
   
   
   被迫与自己说了些疯话
   
   我摘掉头顶上的苹果
   
   
   
   让我解渴
   
   
   
   树林失去了树
   
   我恍若隔世的困惑
   
   
   
   打着哈欠
   
   
   
   睡进了空洞的房间
   
   一张沙发犯愣
   
   
   
   茶杯与茶各自黑暗着
   
   它们没有熟悉的月色
   
   
   
   我迫使自己好好睡去
   
   任由花纹蔓延
   
   
   
   折磨自己让自己快乐
   
   把脸拉长越拉越长
   
   
   
   我知道面普是真的
   
   我踩死了一瓶子的空气
   
   
   
   挨饿
   
   
   
   后来我的手指干枯
   
   我失魂落魄在寻找手指
   
   
   
   我丢失了一大堆影子
   
   没有人可以归还我
   
   
   
   捆绑我
   
   
   
   送我进花园吧
   
   
   
   松土
   
   
   
   一只大雁无聊飞过
   
   说了些疯话
   
   
   
   它的声音很忧郁
   
   很蓝
   
   
   
   
   
   2007-7-20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