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堪萨斯男人]
井蛙文集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堪萨斯男人

   
   堪萨斯男人 井蛙
   
   
   一列火车停止前进

   你带着你的爱人离开了堪萨斯
   
   一走就是十年
   你已进入辉煌的四十岁
   
   你被龙卷风卷到了北加州
   奥滋国不再有翡翠的童话
   
   你牵她的手
   一生一世试图贫穷
   
   短暂的相拥
   分别是面包奶油花生酱
   
   有些黏糊
   
   她黏黏糊糊走进你的坟墓
   渗出肌肤的酸涩
   
   一个夜晚甜蜜得要命
   你们沉睡在山顶
   
   许多星光都在背叛
   一种语言隔离了虫叫
   
   酣睡吧两只饥渴的野兽
   那里没有人民广场
   
   没有口号
   甚至连红色的底裤也不叫政治
   
   你手里握紧一棵葱
   贼绿贼绿的像是五角星的光芒
   
   一起咀嚼
   你张开嘴吃掉她,一个国家
   一只滚热的馅饼
   
   你带着你的爱人
   结婚了
   
   你身上雕刻了一串色情的葡萄
   非常色情
   
   她脸色与你的脸色都属于夜晚
   你们爬上最高那棵树
   
   站在叶子的顶端相互暧昧
   又暧昧了十年
   
   你读柔软
   中国的老庄。一双软弱的筷子
   窜逃了
   
   剩下你们的包裹留在荒地
   你们的骨头知道了病痛
   
   转身已经五十
   前进不得
   
   此时没有一辆火车可以乘搭
   你们终于宣告了离婚
   
   这些消息一下子传开
   你的作品里都是闲逛者的嘴碎
   
   那些摄影家的手印
   你就是一名出色的摄影家
   
   你再次向人们大声朗读你的出身
   
   你是堪萨斯最赋魅力的男人
   肤色黝黑手指粗壮
   
   你从此爱上堆积起来的人
   白骨累积起来的森林
   
   你黏糊走进别人的坟墓
   很快,真的很快
   就明白了握紧一棵葱的感觉多么微妙
   
   你的生命还是穷困潦倒
   人们看见了你每天与面包屑闲聊
   
   连你的兄弟都在嘲笑
   多么可怕的面包屑
   
   你一怒之下吃掉了整个美国
   一只发烫的馅饼
   
   你与两百年的木头房子离婚了
   你和你远去的爱人
   
   只是携带了披头四的唱碟
   六十年代或者八十年代远走高飞
   
   在你不合身的二手服装口袋里
   你开始抓痒
   
   实在太需要哼出沙哑的声音了
   爱情出卖了你
   她是高贵的背叛者
   
   你是一名奴仆
   或者昆虫之王
   
   在她性感的身体里
   你是一只不想飞的蝴蝶
   
   2007-1-26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