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水流动的感觉]
井蛙文集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水流动的感觉

   水流动的感觉
   
   ◎ 井 蛙
   
   

   
   
   
    这是我和画家马俐的对话:
   
    “为何不画油画,而酷爱水彩?”
   
    “我喜欢水流动的感觉。日后会画油画的。”
   
    从新疆伊犁河上漂动的苹果船开始,她才几岁。对水以及倒影有了想象。于是,马俐喜欢上了水。水成了她的情意结。尤其体现在她的纳西瑟斯式的个人怀想,走到了真正的水中,便成了艺术的想象。我很高兴读到她一切流动的姿势。在她的作品中,我理解了水流动的感觉有多么优美,它而且是永恒的优美。这个动态的艺术想象,永远也不会使我们忘记。自然因为流动,它才被赋予了生命和生命的空间感。我从她的《太阳菊图鉴》中,被那鲜艳夺目的红色吸引了。以及它干紫的凋谢,以及它尚未红透的青黄,都给我们的眼睛带来了一种自然的然而超越自然的美以及力度。《太阳菊图鉴》是一系列的菊花。第一幅太阳菊的叶子泛着透亮的光,那是鲜活的充满朝气的美。欲滴的叶子,似乎有水在动。可是,我们只能透过心灵的感应,去理解另外一朵的凋谢。这正体现自然生态中的时间是不可以调适的。在这幅画中最感人的是光线的适度,它体现在鲜活的太阳菊花与明亮的叶子之间的对称。凋谢萎靡的花朵与茎梗的浓度的对称。它们是如此协调地在开与败的时间上生存着。这也许是艺术家自己个人的心境的转换。因为,三幅太阳菊都相互转化了位置,朝向太阳以及背向太阳的位置。因此,这种转换就显示出时间被调试过了。人的心境也同时被移动到不同的艺术家希望给我们的各个空间里。我们一下子体会到了人生老病死的几个阶段在同一时期产生。然而,它们不是静物,它们一直都是动态的。在那朵大朵的,朝阳的,鲜活的太阳菊上,我们真正知道那种力量究竟来自哪里。来自于自己对爱的伟大诠释。这就是纳西瑟斯的情意结了。对自己的爱,到如此狂热的境地,除了艺术家自己,我想,其它的都算是得了妄想症。因为,水可以是轻柔的动态,它可以是洪水般的汹涌,更可以蔓延过来。像是一种慢性病一样,随着时刻在流动。
   
   纳西瑟斯在水里照看自己的容颜时候的心境,却是忧郁的。他郁郁而终。第一幅太阳菊与第二幅太阳菊中,既有朝气蓬勃的自然气息,也有郁郁而终的凋零。像是人沮丧时头朝地,并向自己宣布:“我死了。” 忧郁的人会不会向人宣布我死了呢。还是一直保持沉默?
   
   如果能够用语言来宣布生命的终结,那大概也不叫忧郁了。忧郁是深藏在内心的一种病患。水,让我们看到它的姿势,但是,我们却无法理解其内在的深度。水是被自己覆盖的,遮掩的,隐藏的一种艺术物体。因此马俐希望隐藏她对自己命运的解释,通过凋谢,通过萎靡的,干紫的色彩来解释不可明言的隐患。然而,又透过叶子的光,透过它的鲜活来完成对自己命运的诠释。这样一往一来的矛盾,都体现在第一和第二幅画中。
   
   第三幅太阳菊,它们似乎改变了方才的强烈对比:要不,活得朝气蓬勃,要不死于乏力。
   
   这幅画的画面上出现的是根茎几乎垂直,再次展现出一种逼人的朝气。生命并没有郁郁而终。而是,纳西瑟斯的忧郁得到了宗教式的复活。命运被解释了,它是朝阳的,乐观的。我们刚从第一二幅上看到了生命的意义,自然的意义,也看到了死亡的意义和绝望。但是,在最后一幅里,艺术被自己感动了。此时,我想起马俐说的话:
   
   “要么死,要么画下去。”
   
    这句话不算是终结式的明言。可是,透过最后一幅太阳的姿态,我们看到的不是妥协,而是艺术的生命力。超越自然的生命力。它如此强大,它扭转了时空的维度。
   
   转向了我们。我们因此将这花朵称之为“太阳菊”。
   
   我们从这组太阳菊图鉴的画面中,一直被动地挪动自己的角度。从具有力度的生态的美,到忧郁的自恋。再而到对自己的重新狂热。艺术家对自身的狂热,基本上就是对大自然的狂热。
   
   可是,艺术家最致命的弱点便是,无法将自己置身在人群当中,被别人来转换时空。说明,艺术只能向纳西瑟斯之于水的爱。那是自赏的智慧。艺术必须具备自赏的智慧,才能给他人带去智慧和力量。
   
   这就是为什么古典主义的再现自然存在着缺陷的原因了。
   
    自然本身是不会灭绝的,就像艺术一样。可是,创造艺术的人,是会被灭绝的。尽管如此,马俐还是给了我们一种对爱的坚持,那种高贵的精神力量。世上一切的美都是艺术,可是,更多时候,艺术超越了美。它还有别的,那就是精神上的一切被感动的状态。
   
    正如她告诉我们的:有些美用语言表达是有限的。我只能把它们画下来,告诉每一个人我的感动。
   
    
   
   2007-6-5
   SAND BEACH
   《自由写作》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