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 无聊的死亡]
井蛙文集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聊的死亡

    无聊的死亡 井蛙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关于死亡的问题。并不是我极度渴望现在就去死,我的状态没那么恶劣。我只是相信,在我思考死亡这个伟大主题的同时,我从中获得了生理上的快感。尽管精神上却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当我回忆起多年前,玛儿玩笑过咱俩一起到长州烧炭的建议,我就不禁快活起来。因为,有伴。
    这若干年来,我对死亡的思考终于有了点见地。死亡,分为无聊死亡与意外死亡两种。意外死亡包括一切他杀以及病死老死。这些都属于意外死亡。因为,人在不知觉中,遭遇到了死亡的来袭。意外死亡是令人悲伤的,起码死者在死前感到了死的恐惧和威胁。我想起晋逸,也是多年前在香港某栋古老小楼里给我谈到的哲学问题:“人们都死在床上,为何你我每晚还睡在床上?”
    说到睡觉,我有个怪癖,喜欢睡沙发。但凡睡床,不管世界上哪一张床,它们都有可能导致我失眠。我已经不能在大床上合眼了。我在晋逸家里过夜,她老是拉拢我到她的床上去,我死都不肯。结果,赖在她家客厅沙发上度过孤独的每一个夜晚,夏天没有冷气,冬天没有暖气。可是,我就喜欢这样,我能在睡眠中度过,我感到我很幸福。

    我并没有刻意去避免晋逸的人生哲学问题。我不惧死,但我恐惧死在床上令周围的人悲伤。不过,她确实给我的脑子蒙上一层死亡的阴影。那就是,我反对死在床上。
    结果,我每天都在野外游逛的同时,思考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哪一片土地哪一个角落最适合我,了结余生。北部美加墨西哥,南美洲巴西,阿根廷;欧洲美丽的安徒生的丹麦,挪威,瑞士或者瑞典;南欧意大利罗马,米兰,希腊等等;东欧迷人的捷克布拉格,伟大的俄罗斯,乌克兰,肖邦的故乡波兰。我通通都比较过,但是,还有凡高的故乡荷兰,或者艺术之都法国巴黎,或者曾经因为希特勒变成罪恶之都的德国,哦,玛儿说过汉堡有一望无际的罂粟花,那儿不错,但是那地方对于诗人有幻灭感。回到古老的印度,死在恒河麻烦虔诚的教徒们打捞又劳民伤财;死在菩提加耶或许会获得佛祖的眷顾,不至于下到十八层那么低;死在日本的伊豆,那里曾经是年轻的川端康成旅行的地方。死在中国,人太多,环境太吵杂,我恐惧被声音包围;在西藏,蒙古,新疆这三个地方,我这等背景恐怕脚步没踏上,就被赶回来了。
    一比较,十年就晃过去了。我至今都还没弄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就是恐惧死在床上,为了避免死在床上,我变得非常无聊。我想说的是,寻求自杀的方式本身就是在寻求无聊的死亡方式。我不能正儿八经地等到七老八十才去死,那样会连累街坊。张爱玲晚年死于自己的寓所,直到发臭了才被邻居发现。她虽然名气大得惊人,版税不少,但是,她依然是死在自己的床上的。结果,她的朋友们,同行们,读者们都在想念她。在为一个大上海才女坎坷的一生而哀痛。但是在美国,她的左邻右舍谁需要去了解她究竟名气有多大,才气有多大呢。
    我大概,不要等到邻居们闻到了异味才知道,哦,这人死了。死了就死了,问题在于,他们都不知死的究竟何许人也。惨哉。
    我昨日还在想呢,我一定要找到一个非常优美,有艺术氛围,高尚人往来,并且没有任何暴力,没有军队包围的地方。周围住的都是闲人,我的意思是艺术家诗人呆的地方。但是,又不能太昂贵,太昂贵我去不了。我乃穷人。不管在哪里,我都坚持睡沙发,一个位子刚刚好,身边没有人骚扰我。 一个人做梦,何等乐事。
    我想到了塔希提岛,高更风流快活的地方。那里的土著现在大概已经很法式了。但是,我相信,他们不会像法国人那样昂头挺胸吧。我喜欢人走路有随意,舒适的姿态。穿拖鞋,文化衫,短裤短裙或者牛仔系列。女人嘛,烫波浪形头发,穿平底鞋。男人,不要抽烟,不要骂粗话,喝酒不能酗酒。周遭看不到粗鄙行为,有教堂或者寺庙。 人只要朝拜,就懂得虔诚。
    一天下来,我开始在计划什么时候去塔希提岛。印度恒河还没去,我就计划下一趟旅行了。别人旅行是为了观光游乐,而我不是,我在寻找一种感觉,一种属于死亡的感觉。为了得到这样一种快感,我将要浪迹天涯,不知道要花去多少时间和金钱,或许很多,或许不多就顺利完成了。时间对于我是死亡的未知数。
    因此,我的朋友们都听够了我说死亡的话题。他们也听够了我说旅行的话题。我是要环游世界,这个目的将不会改变。生存,我可以选择好地方,比如现在我住在一个小岛上,靠海,风景宜人。死了也需要一个好地方,这是诗人的一生。一生,就是从生到死才称之为一生。为避免意外死亡,我会尽力使自己变得极端无聊。无聊,是一种精神状态。这种状态是一种境界,仅次于佛界,仅次于自然的消亡。它是诗歌的另类空间的选择。我的生存状态有时候很糟糕,但是,由于无聊,就变得有幸福的盼头。我需懂如何无聊,因为,寻求死亡的最佳方式,现在,成了我最高的人生目的。而且,我坚信,幸福的诗人肯定是死在旅途中的。
   
   2007/5/20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