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 无聊的死亡]
井蛙文集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聊的死亡

    无聊的死亡 井蛙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关于死亡的问题。并不是我极度渴望现在就去死,我的状态没那么恶劣。我只是相信,在我思考死亡这个伟大主题的同时,我从中获得了生理上的快感。尽管精神上却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当我回忆起多年前,玛儿玩笑过咱俩一起到长州烧炭的建议,我就不禁快活起来。因为,有伴。
    这若干年来,我对死亡的思考终于有了点见地。死亡,分为无聊死亡与意外死亡两种。意外死亡包括一切他杀以及病死老死。这些都属于意外死亡。因为,人在不知觉中,遭遇到了死亡的来袭。意外死亡是令人悲伤的,起码死者在死前感到了死的恐惧和威胁。我想起晋逸,也是多年前在香港某栋古老小楼里给我谈到的哲学问题:“人们都死在床上,为何你我每晚还睡在床上?”
    说到睡觉,我有个怪癖,喜欢睡沙发。但凡睡床,不管世界上哪一张床,它们都有可能导致我失眠。我已经不能在大床上合眼了。我在晋逸家里过夜,她老是拉拢我到她的床上去,我死都不肯。结果,赖在她家客厅沙发上度过孤独的每一个夜晚,夏天没有冷气,冬天没有暖气。可是,我就喜欢这样,我能在睡眠中度过,我感到我很幸福。

    我并没有刻意去避免晋逸的人生哲学问题。我不惧死,但我恐惧死在床上令周围的人悲伤。不过,她确实给我的脑子蒙上一层死亡的阴影。那就是,我反对死在床上。
    结果,我每天都在野外游逛的同时,思考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哪一片土地哪一个角落最适合我,了结余生。北部美加墨西哥,南美洲巴西,阿根廷;欧洲美丽的安徒生的丹麦,挪威,瑞士或者瑞典;南欧意大利罗马,米兰,希腊等等;东欧迷人的捷克布拉格,伟大的俄罗斯,乌克兰,肖邦的故乡波兰。我通通都比较过,但是,还有凡高的故乡荷兰,或者艺术之都法国巴黎,或者曾经因为希特勒变成罪恶之都的德国,哦,玛儿说过汉堡有一望无际的罂粟花,那儿不错,但是那地方对于诗人有幻灭感。回到古老的印度,死在恒河麻烦虔诚的教徒们打捞又劳民伤财;死在菩提加耶或许会获得佛祖的眷顾,不至于下到十八层那么低;死在日本的伊豆,那里曾经是年轻的川端康成旅行的地方。死在中国,人太多,环境太吵杂,我恐惧被声音包围;在西藏,蒙古,新疆这三个地方,我这等背景恐怕脚步没踏上,就被赶回来了。
    一比较,十年就晃过去了。我至今都还没弄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就是恐惧死在床上,为了避免死在床上,我变得非常无聊。我想说的是,寻求自杀的方式本身就是在寻求无聊的死亡方式。我不能正儿八经地等到七老八十才去死,那样会连累街坊。张爱玲晚年死于自己的寓所,直到发臭了才被邻居发现。她虽然名气大得惊人,版税不少,但是,她依然是死在自己的床上的。结果,她的朋友们,同行们,读者们都在想念她。在为一个大上海才女坎坷的一生而哀痛。但是在美国,她的左邻右舍谁需要去了解她究竟名气有多大,才气有多大呢。
    我大概,不要等到邻居们闻到了异味才知道,哦,这人死了。死了就死了,问题在于,他们都不知死的究竟何许人也。惨哉。
    我昨日还在想呢,我一定要找到一个非常优美,有艺术氛围,高尚人往来,并且没有任何暴力,没有军队包围的地方。周围住的都是闲人,我的意思是艺术家诗人呆的地方。但是,又不能太昂贵,太昂贵我去不了。我乃穷人。不管在哪里,我都坚持睡沙发,一个位子刚刚好,身边没有人骚扰我。 一个人做梦,何等乐事。
    我想到了塔希提岛,高更风流快活的地方。那里的土著现在大概已经很法式了。但是,我相信,他们不会像法国人那样昂头挺胸吧。我喜欢人走路有随意,舒适的姿态。穿拖鞋,文化衫,短裤短裙或者牛仔系列。女人嘛,烫波浪形头发,穿平底鞋。男人,不要抽烟,不要骂粗话,喝酒不能酗酒。周遭看不到粗鄙行为,有教堂或者寺庙。 人只要朝拜,就懂得虔诚。
    一天下来,我开始在计划什么时候去塔希提岛。印度恒河还没去,我就计划下一趟旅行了。别人旅行是为了观光游乐,而我不是,我在寻找一种感觉,一种属于死亡的感觉。为了得到这样一种快感,我将要浪迹天涯,不知道要花去多少时间和金钱,或许很多,或许不多就顺利完成了。时间对于我是死亡的未知数。
    因此,我的朋友们都听够了我说死亡的话题。他们也听够了我说旅行的话题。我是要环游世界,这个目的将不会改变。生存,我可以选择好地方,比如现在我住在一个小岛上,靠海,风景宜人。死了也需要一个好地方,这是诗人的一生。一生,就是从生到死才称之为一生。为避免意外死亡,我会尽力使自己变得极端无聊。无聊,是一种精神状态。这种状态是一种境界,仅次于佛界,仅次于自然的消亡。它是诗歌的另类空间的选择。我的生存状态有时候很糟糕,但是,由于无聊,就变得有幸福的盼头。我需懂如何无聊,因为,寻求死亡的最佳方式,现在,成了我最高的人生目的。而且,我坚信,幸福的诗人肯定是死在旅途中的。
   
   2007/5/20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