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 秋天话语3]
井蛙文集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秋天话语3

    亲爱的老晋:
   
   
   
   你说的结果,是结束。而我指的过程,就是过程本身,它不含有别的异味。我不去追求结果,因为,我发现,我本身就是一个过程,从生至死都如此。你说你的目标是消亡,消亡这意象很优美,正如“花飞花谢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样,消亡意味着美丽的消逝,而不是简单的结束。所以,你的目标比你说的结果更好,更迷人。

   
   你的细致和练达,细致足以赏艺,练达足以文章。因此,你还是把一个重大的消亡这个目标看成至高事业,方是合适的。
   
   关于换一种环境生活,最适合创作了,因为感染了不同的人文风俗,等于洗了一次礼。我清楚记得,我1997年在香港洗礼的那天,围观了那么多人,我身着白色衣袍,走进洗礼池,我的好兄弟,张先生为我做按手礼,还有主教。当我泡浸在洗礼池里的一霎那我发现我是天使,我是最纯洁的天使。我感动得掉泪,原来我也可以这么神圣的。人啊,就是奇怪,当我们没接触到新事物时,我们永远也无法想象另外一种神圣会降临,另外一种美好会降临。
   
   只要我们对远方还有期冀,那么,生命会延续得更美好。
   
   我相信,我们有朝一日会团聚的。因为地球是圆的,说不定你睡觉的那头就碰到我睡觉的这头,你是黑白颠倒的过生活,与我已经没有了可怕的时差。所以,我们的距离很近很近。
   
   你上次说,你已经没有了“看一朵花的心情”。看一朵花的心情,就像看一块麦田的心情相似。都需要细致,驻足,缅怀。你能看到,大自然真正的消亡是如此感人,一朵花在你眼里昨日光彩夺目,今日却枯萎凋谢了。我们远离自然的消亡有很大的距离,我们其实不是在消亡,而是在快速地消失,当中没有美丽的过程。
   
   成为别人的“妻子”,如果仅仅从一纸婚书里理解谁是谁的妻子,我认为那太可怕了。我爱你,我就是你的妻子,我如果不爱你,那就不是;你如果爱我,你就是我的丈夫,不爱就不是了。这些称谓,就像海明威称呼他的情人为“我亲爱的泡菜”一样,可爱而有情趣。而不是法律意义上的那种单薄乏味的词汇。“泡菜”一词好听吗?加上亲爱的,就显得甜蜜、亲切、感人了。
   
   吃喝玩乐,我喜欢;声色犬马,我讨厌。我不能“与狼共舞”。我是绵羊,是上帝活在地面上的绵羊,他是牧羊人。我是一只善良、软弱的绵羊,为了感化狼,与狼共舞,我做不到。我害怕我会沾染了狼性,又要上帝费神把我这个半狼半羊再次转化为一只纯粹的羊;我要远离狼群,更能体现我是一只纯粹的羊。
   
   吃喝玩乐,只要有游戏,人都能选择各种不同花样的吃喝玩乐里获取快乐。我希望你吃喝玩乐之后告诉我们你如何吃喝玩乐,那就是你的作品了。
   
   
   
    你永恒的井蛙
   
    2006/9/10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