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 秋天话语2]
井蛙文集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秋天话语2

    亲爱的J:
   
   你寄来的礼物全收到了,非常感谢。虽然我就知道你只会给我买衣服,但是,一想到你买的衣服都适合我的胃口,这是你了解我的结果。我很喜欢那些衣服,感激不尽。从8岁开始至今,我们都形影不离。那是精神上的形影不离啊。精神比肉身要长远,尽管不实在。
   
   我还在包裹里发现一个我渴望已久的银两袋,很精美。由于你是学美术的缘故吧,除了你选择的男友不大中我的胃口之外,别的很多都相似。你还吸烟吗?我已经不喝酒了。我发誓,这次是真的了。

   
   流亡之后,收到你的第一封手写信,虽然不比我在香江时写得多,讨论的话题深刻。但是,却增添了很多生活上的情趣。看到你的字迹,犹如见到人。不禁感叹……
   
   谈到“结果”的问题,我想,你还是没弄懂我。我不要结果,我只在乎过程。我来到世上,就只是一个短暂的过程。你要知道,人走到最后,还是剩下自己一个人。
   
   你还记得吗,我们在九龙老房子的那夜谈心,从《红楼梦》开始,谈到女子活在世上如何获得幸福的话题。你当时的观点和我恰好相反,我一直不知道男人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大部分女人在想些什么。你懂他们,你适合写小说。你比我练达,也比我豁达。你认为人活在世,只是选择一个舒服的姿势睡觉,像猪一样。当时,我觉得你没救了。不过,现在同样如此。我们的诸多观点都存在分歧,只有一样是相同的,那就是我们都不喜欢花袭人。说明,我们都不眷恋世俗。你我乃性情中人也。
   
   你是否需要一个丈夫呢?我正在思考,暂时没有结果。以前,我需要一个父亲,我在所有追求过我的人身上寻找父亲。父亲都找到了,然而他们都消失了。我才发现,父亲对于我是一个陌生的概念。我想,你今生的事业是写作,除此可以找一副业,或许是婚姻,或许不是。
   
   哦,对了,告诉你一件趣事:今天午间,有位女生问我关于后印象主义绘画的一些问题,我没精打采地说了一些皮毛。没想到,她竟然说,她的老师讲的没我精彩,她问我以前是否教书的?我笑而不答。下班之后,缓过神来,才发现她说的实在太好了!对吧,咱们到阿拉斯加可以骗吃骗喝。你有空弄点水墨,可以骗那些无知师奶,就是花一百几十美元买回去挂在厨房上的那一种,明白吗?咱们不是没救的。有希望!大有希望!
   
   衣服刚才试穿了,合身,舒适的麻质,不过,穿着这衣服,我的样子像个可爱的地主婆。
   
   一下子有了五四味道了。这伟大的味道,想来就来了。
   
   
   
    你的井蛙
   
    2006年9月6日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