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余心焦访谈录]
井蛙文集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心焦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井蛙
   
   俞心焦,诗人,原名俞心樵,1968年出生于福建,祖籍浙江绍兴。诗歌有《最后的抒情》、《渴望英雄》、《墓志铭》等,另外还有长诗、小说、剧本、理论著作。

   1993年,诗人俞心焦在上海和杭州的大学里讲学时,正式提出并致力于推动“中国文艺复兴运动”。他认为这是一场人的全面复兴的运动,是为中华民族肩负起社会正义与文化重建双重使命的运动。同年7月,俞心焦在《星光》月刊上发表了《掀起中国文艺复兴运动》一文。1998年组织“中华民族复兴党”。1999年,被当局以“强奸罪”判处7年有期徒刑。2006年7月6日出狱。
   以下是狱中作家委员会成员井蛙与诗人俞心焦的访谈,井蛙简称井,俞心焦简称俞。时间:2006年12月29日。
   首先感谢俞心焦先生接受我的电话采访。
   
   井:请问俞先生,您于1999年被当局以“强奸罪”判处7年有期徒刑,然而,民间却舆论哗然,说您是因为组织了“中华民族复兴党”而作为一名党魁遭受牢狱之苦的,是否能简单谈谈关于“文化复兴运动”或者“中华民族复兴党”一事?
   俞:我想,这没什么好说的。
   
   井:为什么呢?您被判“强奸罪”,不认为有向民间、学界解释的必要吗?很多人,甚至包括您的朋友们,都有可能误解您真的犯了“强奸罪”。
   俞:误解?我不想为此作出任何辩解。我知道有人有意误解我,诸如张广天之流,就非常恶毒地中伤我。而且是大面积地诋毁我,还企图篡改、伪造历史。这比原先迫害我的人更加可恶。连他的徒子徒孙们都参与其中。
   
   井:那么,您为此,对中国的知识界抱有什么看法呢?
   俞:我对中国知识界感到失望。像张广天这样的知识分子很多。他们之所以有麻木的一面,说穿了就是心怀恐惧。对生命以及宇宙未知的恐惧。恐惧可以分为社会性恐惧和人格性恐惧。恐惧是值得批判的。因为恐惧产生了虚伪和懦弱。虚伪和懦弱必然导致文化的腐败。中国一些知识分子,一辈子也没有独立人格,他们学会了狡辩、扮演高人以及耍赖。小时候赖父母,大了赖政党,赖金钱,赖基督,赖佛陀。耍赖就是逃脱责任。中国知识分子队伍中,缺乏孤单英雄。要他们群体去干一些事情没问题,但是,让他们落单就不行了,准会一哄而散。
   
   井:请您谈谈狱中的一些情况,您入狱的时间、地点等等。
   俞:入狱之后,监狱管制我比一般的政治犯更严格,更严密。他们转移我到别的监狱总是在下半夜进行的。首先,他们将我关进北京昌平看守所。大概一年之后,转移到北京秦城监狱。几个月后,转移到北京监狱。又几个月后,转移到福建省泉州监狱。之后转移到福建莆田监狱。再转移到福州监狱。最后转移到泉州外籍大队。我也不知道为何把我转到这个地方。
    从头到尾,我没能在监狱里写任何一封信给我的亲人。家人都以为我已经死了。
    1999年,我和那个陷害我的《中国文化报》女记者成笑容同居了半年时间。有一个夜晚,成笑容抱住我大哭,问我:“如果有朝一日,我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怎么看我?”我当时不可能预料到,她真的会陷害我。
   而在她说这句话的半个月之后,成笑容传呼我去一家酒吧玩,我下楼(当时在通州租房子)去复电话时,在电话亭旁边就有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女人,她似乎是在那里专门等我的。当我走过去的时候,一大帮便衣警察就将我强硬塞到他们的车里,这位电话亭站着的漂亮女人就一把过来,搜我的身,把我身上的钥匙抢走了,她上楼去搜索我的住所。
   之后,我再也没出去过。他们把我带走,到了第三天他们说有人告我“强奸”。后来,我就是“强奸犯”了。但是,他们对我七问八问,问我关于组党的事情等等,都是涉及政治问题,而不是关于“强奸”的问题。因此,我在监狱里,每年都写信给他们,我强烈要求监狱要依法治监,落实一个“强奸犯”的待遇。但是,从来没得到过回复。
   在监狱里,狱警很多次鼓励其他刑事犯人殴打我。可是,你知道吗,他们不会让你治伤的。
   
   井:您抗议过吗?
   俞:当然抗议。但是,没用。那些打我的人只是简单的扣扣分,装模作样地做给人看而已。
   
   井:那个女记者成笑容,您当时爱她吗?据说,同时您还有一位叫做波波的女朋友,对吗?很复杂的三角关系,能否谈谈?
   俞:我爱过成笑容。可是,我和波波是真正的恋人关系。当时,是那个女记者成笑容主动来追求我的。她约我到别的地方过夜什么的。总之,当时我的女朋友波波对此表示过极大的宽容。成笑容去找过波波谈判,叫她离开我。可是,波波说:“我爱俞心焦和你爱俞心焦不一样。只要他爱我就可以了。”
   
   井:波波当时从事什么工作呢?
   俞:我和成笑容在一起时,我真的不清楚波波换了什么别的工作了。她因为我的缘故,被安全局骚扰得不行,被迫换了很多工作。但是,我出事了,波波也被抓走。她在看守所里一个多月受了很大的折磨,我听说,狱警要她站在矮椅子上,身子一摇晃就打她。她出去后,还坚持给我寄钱,坚持了五年时间。后来被一个神秘女人给破坏了。那个神秘女人自称是我真正的女朋友。波波相信了。对我的帮助也停止了。
   
   井:您对波波感到亏欠吗?
   俞:当然亏欠了。她跟着我受了很多苦。我在个人情感方面,需要检讨。所以,我现在很渴望过一种全新的不受干扰的生活。与政治无关。可是,良心和道义感促使我们去关心政治。我并不回避政治的问题,我也希望中国人不要回避政治。
   
   井:您对成笑容有什么看法?
   俞:我不恨她。我反而同情她。因为,她也是受害者。不管她处于哪种原因被官方利诱,因此来陷害我,我都不会恨她。
   
   井:那么,您认为在诗人与政治家之间,您哪一方面占的多一点?也请您谈谈诗歌与政治的关系?
   俞:我始终是诗人。以我的性情不适合从政。诗歌与政治,两者有密切关联。只有无聊的诗歌才与政治区别开来。只有无人性关怀的政治才驱逐诗歌。好的诗歌与好的政治是密不可分的。好的诗歌,创造了文化的能力。坏的政治,就不会考虑人道。
   
   井:那么,您个人认为什么才是好的诗歌呢?
   俞:这比什么是好的政治更难以说明白。其实,诗歌高于政治。诗歌是属于个体的。
   
   井:您现在的健康状况如何?如何面对新的生活?
   俞:比以前差多了。我现在是赤贫。今天朋友请我住在这家破饭店里,晚上又得换地方了。出狱之后,我一直过着很动荡的生活。上无片瓦,下无寸土。我现在靠朋友的一点帮助过生活。我希望能靠卖画为生。我渴望安宁、健康的生活。因为,人的岁数也大了。我不太想介入文学以外的事情。我真正的价值是写作和艺术。政治,非我所长。
   
   井:说到绘画,您最喜欢哪个流派?
   俞:我喜欢印象派。因为,我非科班出身,所以,我希望通过努力,能画些写实的作品。
   
   井:我也喜欢印象派。比如凡高和莫内他们的作品。您指的写实是否就是指现代主义?
   俞:不一定。写实,现代主义也可以很写实,也可以很抽象。而古典主义可以很写实。我希望经过时间的磨炼,使我的绘画技巧走向写实。井蛙,你画画吗?
   
   井:我没画画。最后,您想对海外的朋友们说些什么呢?
   俞:我祝福他们。希望他们能为祖国真正意义上的健康和富足,为底层人民做些工作。
   
   井:再次感谢诗人俞心焦先生接受我的采访。希望您健康,幸福。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