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遗失的往事 ]
井蛙文集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遗失的往事

    亲爱的奶妈:
   
   
   
   昨夜江南惊风雨了。我辗转反侧。倍加思念你对我的呵护和关爱。由此,使我也思念已逝的姑妈,那个幼儿时代照顾过我慈祥的姑妈。她的祭日快到了,去岁小作一诗以祭在天之灵,可惜,网络加后共产时代,刮什么风去什么风都在一瞬间发生。我遗失了将近两年的作品,那个丰富的创作时期,却给我的灵魂划上苍白的句号。呜呼悲哉!

   
   我深深悟到一个真理,天才是怎样诞生的,天才是一个对自然迷恋,痴狂,之后持之以恒地通过酝酿和耕耘,创作出新的和谐的人。所以,我们不要轻易去破坏和谐,因为,和谐遭到破坏,之后就是接二连三的矛盾。哪怕是天才,也不能完全生存在一个只有矛盾的环境里。我也许灵魂深处,无不是杂念和丑陋的恶习。可是,我知道天上的父,他明白,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也许,具体到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一点儿也不重要。
   
   奶妈,我花了七八个月的时间去阅读凡高,他的作品给了我勇气,凡高已经成了我的信仰了。我似乎感觉到,之后应该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去看一块麦田,去理解一只失群的乌鸦。正如,我儿童时代,在一个林场里看过的果子和鸟群。我依然记得,两岁时的果子是什么颜色的,那些起飞的鸟,它们歌唱,从我坐在门槛上看天的目光中飞走。这些,在《妈不要我了》全部被记录了下来。
   
   几天前,作家张先梁的夫人,问我,妈是否真不要我了。她说她感动。我笑了,这个问题自从此书出版之后一直重复着。那是小说,一个孩子的记忆。对于我,写完了一段经历,就等于告别了一个自己。当然,这本儿童小说是献给我亲爱的姑妈的。她是一个多么好的人。一个没有脾气,温柔的女性。
   
   我的父亲遭到不测时,她没放弃我。因此,我也在最艰难的时期,不忘感恩。不敢放弃自己。我的生命是那些爱过我的人,他们共同拥有的。否则,生活在这样一个末世里,有什么意思呢。
   
   记得2002年,我也花了一年时间,去阅读世界文明史。那时候,凡是朋友碰上面,都害怕我。因为,我开篇不是埃及就是巴比伦。现在也是,他们也害怕和我说话,不是凡高的麦田就是阿姆斯特丹的星光。
   
   可是,这些始终会结束的。它们都会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那些闪光的智慧和艺术魅力,像阳光一样,陪伴我今生孤独的旅程。我不喜欢对一个人的了解仅仅蜻蜓点水式的潦草。
   
   我希望,我始终还是那个顽皮捣蛋的孩子,一个敏感而善良的人。
   
   现在我耳旁正响起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永恒的记忆。借此,献给你,如此感人的音乐。
   
   爱你。
   
   
   
    2006-8-14
   
    SAND BEACH
    你的井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