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遗失的往事 ]
井蛙文集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遗失的往事

    亲爱的奶妈:
   
   
   
   昨夜江南惊风雨了。我辗转反侧。倍加思念你对我的呵护和关爱。由此,使我也思念已逝的姑妈,那个幼儿时代照顾过我慈祥的姑妈。她的祭日快到了,去岁小作一诗以祭在天之灵,可惜,网络加后共产时代,刮什么风去什么风都在一瞬间发生。我遗失了将近两年的作品,那个丰富的创作时期,却给我的灵魂划上苍白的句号。呜呼悲哉!

   
   我深深悟到一个真理,天才是怎样诞生的,天才是一个对自然迷恋,痴狂,之后持之以恒地通过酝酿和耕耘,创作出新的和谐的人。所以,我们不要轻易去破坏和谐,因为,和谐遭到破坏,之后就是接二连三的矛盾。哪怕是天才,也不能完全生存在一个只有矛盾的环境里。我也许灵魂深处,无不是杂念和丑陋的恶习。可是,我知道天上的父,他明白,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也许,具体到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一点儿也不重要。
   
   奶妈,我花了七八个月的时间去阅读凡高,他的作品给了我勇气,凡高已经成了我的信仰了。我似乎感觉到,之后应该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去看一块麦田,去理解一只失群的乌鸦。正如,我儿童时代,在一个林场里看过的果子和鸟群。我依然记得,两岁时的果子是什么颜色的,那些起飞的鸟,它们歌唱,从我坐在门槛上看天的目光中飞走。这些,在《妈不要我了》全部被记录了下来。
   
   几天前,作家张先梁的夫人,问我,妈是否真不要我了。她说她感动。我笑了,这个问题自从此书出版之后一直重复着。那是小说,一个孩子的记忆。对于我,写完了一段经历,就等于告别了一个自己。当然,这本儿童小说是献给我亲爱的姑妈的。她是一个多么好的人。一个没有脾气,温柔的女性。
   
   我的父亲遭到不测时,她没放弃我。因此,我也在最艰难的时期,不忘感恩。不敢放弃自己。我的生命是那些爱过我的人,他们共同拥有的。否则,生活在这样一个末世里,有什么意思呢。
   
   记得2002年,我也花了一年时间,去阅读世界文明史。那时候,凡是朋友碰上面,都害怕我。因为,我开篇不是埃及就是巴比伦。现在也是,他们也害怕和我说话,不是凡高的麦田就是阿姆斯特丹的星光。
   
   可是,这些始终会结束的。它们都会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那些闪光的智慧和艺术魅力,像阳光一样,陪伴我今生孤独的旅程。我不喜欢对一个人的了解仅仅蜻蜓点水式的潦草。
   
   我希望,我始终还是那个顽皮捣蛋的孩子,一个敏感而善良的人。
   
   现在我耳旁正响起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永恒的记忆。借此,献给你,如此感人的音乐。
   
   爱你。
   
   
   
    2006-8-14
   
    SAND BEACH
    你的井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