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玛儿的画笔]
井蛙文集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玛儿的画笔

    致我亲爱的M:
   
    我一直无法忘怀我们美丽的伊犁河。我多次在文字上提到,载满苹果的苹果船,它带给我多么辽阔的想象空间。我的记忆因此添加了这一笔,它挥落得如此洒脱。
    这些天,我的毛病也犯了。我是说一年一次的咳嗽。它像精神病患者一样,无法被控制住。我怨恨透这个被称之为全世界最好的天气,它不温不火。我讨厌这样的形式:不温不火。我始终愿意去尝试极端。或者挑战极端。
    看了你最新的作品《我们是朋友》,它是出世的,禅。那只被我误以为是鹤的鹭很是委屈吧。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在我的小说里,那些树的名字很无奈:除了香春树,还会看到香春树再次长出来。是啊,我没把一些我认识的树的名字写上去。还有鸟,我觉得鹤和鹭非常接近,首先它们会飞。它们有很长的脚,它们白色。它们悠闲。至于牛,我是不会搞错的。我喜欢牛,我喜欢郊野的一切自然物体。这幅画,使得我豁然开朗起来。它是充满智慧和艺术价值的。你的艺术,同时也带给我很大的思考。那些WATER-COLOR,不仅仅是颜料。它们是你。

    那双通向天堂或者地狱的病人的脚(《我们都有病》),是你的脚,虽然那更像是我的脚。那些看似形状相同但是怪异的静物果果们,是你生存的状态。尽管,它们看起来更像是我说话的样子。
    这些天,我又翻阅了凡高的文字以及他早期的作品。我感觉到一种超然的力量在鼓励我生存下去。我知道世界上已经有了孤独者,我就不再去制造那么多孤独的情绪了。为此,我越来越像野兽。当我听不见声音时,我获得了生存的感觉。恰好相反,那些都不叫孤独。那是一个人的悠闲,像你画中的牛鹭。
    昨夜我写了《相爱》。那不是像前些诗歌一样要死要活的了。是我现在这种状态下难得一见的黑色幽默。原来,相爱就是那么回事儿。写毕,读毕,我为此狂笑不已。原来,唯一能看见的相爱就是我们的左手去爱我们的右手。为此快乐吧,我们的左手正在照顾着我们的右手。我们的卑微,在于我们恋己,我们的伟大,也在此。上次你说:我有伟大的人格。此话实在太有价值了。
    所以,我说:我相信,没有人比我们对这世界的爱更真诚。
    今天,周日。有阳光,花园里的花草都很健康,门前的海滩上那些海鸥时而对着我叫几声。尽管,那听起来像是我前些天的咳嗽,但是,今天,它们在歌唱。
   
    拥抱。
   
   
   你的井蛙
   2007-4-29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