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玛儿的颜料]
井蛙文集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玛儿的颜料

    玛儿:
   
   
   
   天开始转凉。昨晚岛上又地震了,可是,我并没有觉察到。

   
   今天一大早,几个岛民议论纷纷。我一笑,死又有何惧?其实,我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自然变化,是热情期待的。
   
   我突然发现,身边的人们都显得异常孤独,所以,我突然想念你。期待你11月份来美,我们即使不裸奔,也可以家常数日。一个没有朋友的人是野兽,我就发现我是野兽。自从凡高的艺术和文字进入我的精神领域,我就开始放弃生活上的自己。这,使得我和常人交往有困难,虽然不是言辞表达上的困难,而是,没耐心去参与热闹。
   
   咱们的阿拉,咱们的上帝,并没纵容人们去征战,然而,死伤无数。我们也没和他们产生过什么摩擦,但是,就是一面面墙壁堵在眼前。我对未来的生活不抱幻想了,只是,我愁苦没写出好东西。你看见没有,大部分人都是无趣的。也许,包括我们在别人那里的感受也一样,照照镜子吧,一个了无生趣的面孔每天都出现。因为我们不能对着镜子问:魔镜魔镜,这个世界上谁是最美丽的女人?魔镜也不会回答,皇后皇后,除了白雪公主之外,您是最美丽的了。
   
   好笑吧?
   
   原来魔镜是丑陋的。白雪公主其实已经死了。我们不能不甘心,非得等来七个小矮人不可。
   
   前几天,我总是幻想自己死了,有寥寥几人为了我的死哭得死去活来。是啊,也许有人会预言,井蛙死了,我也会去死,谁也逃脱不了。
   
   其实,这样的人是不存在的。没有一个人真会这么做。我活着的时候,不好好爱我,反而我死了才去表达爱。多荒唐啊。所以,我拒绝相信这样的预言。可我相信,玛儿,你这个美索不达米亚人的后裔,波斯王子的情人,缪斯的宠儿,会知道如何去解析埃及法老的咒语。古老,不意味着值得怀念,新潮,更不值得追求。我,仅仅知道,巴比伦沦陷之后,世上已经没有文明了。我们两个野蛮的强盗,还试图去拔下老虎的牙齿吗?
   
   再说地震,有什么好恐惧呢?既然巴比伦已经消失了,我们手上还能拿出什么东西来祭奠?
   
   想到这里,我不禁豪笑,其实,我们是可怜虫。
   
   
   
    SAND BEACH
   
    你的井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