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梅朵梅朵10]
井蛙文集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梅朵梅朵10

   
   
   2006-3-11
   
   井儿:

   
   我看了《三毛流浪记》。那个可爱又可怜的三毛,大鼻子三毛,圆鼻子三毛那两句上海话把我逗乐了。“哪能了?”“谢谢侬!”他的语气显得他根本不像一个有孩子气的小孩,而是一个大小孩。三毛可惨了,没饭吃,没衣服穿,在街上捡垃圾吃,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为富人推黄包车的活儿,可是,一群孩子辛苦了一整天只能换来一个馒头充饥。那个坏工头把他们所得的小费全部吭走了。看到这里,我真想上去揍他!
   
   他被一对骗子夫妇骗去当儿子,他们要他到街道上去偷东西。三毛不愿意,他知道那是不好的事情。可是,他吃了人家的饭,穿着人家的衣服,还是被迫干了几起偷盗,比如那个偷布料的镜头,把我吓得直冒汗。警察在背后追,他一边跑,屁股上还拉着一件布料,那不正好说明他偷东西了吗。庆幸他逃脱了警察。也逃脱了这对骗子夫妇。
   
   后来他被一个阔太收养了,阔太为三毛起了个洋名“TOM”,汤姆少爷站在沙发前听阔太说,你以后就不再是三毛了,你叫汤姆,以后你就叫我“妈咪”吧。当时的上海人确实洋化,人住在高级HOUSE里头,讲着最时髦的英文。不过,三毛把妈咪听成猫咪。他都快傻掉了,当他每天跟着佣人学习那么多的字儿和学习那么烦人的乐谱,猫咪要他学会弹琴,要为他举行一次家庭趴地。但在当晚,三毛的朋友们在他的门外,让他看见了。倒霉的三毛就让一大帮以前在街道上混饭吃同甘共苦过的小乞丐们进去那座豪华的别墅,还让他们在厨房里尽吃尽喝。结果可想而知,他被主人赶出去了,因为,这使得他的猫咪和猫爸爸在众多的上流社会朋友们面前丢脸了。
   
   三毛临走时,把身上的西装和皮鞋都脱了,重新穿上他的乞丐破烂衣服。他快乐地离开了这个猫咪的家。
   
   不过,结局不是十分好,革命开始了。满街都是游行的人,宣扬革命思想。
   
   
   
   2006-3-12
   
   梅朵:
   
   我看的是《芬芳之旅》,最令我感动的是,春芬与他的到川西改造的上海知青在一个屋子里避雨,两个刚刚相爱的青年,在激情与爱情的驱使下,狂热起来。因为隔壁有一屋子的人在闲聊,他们把墙都推塌了。
   
   春芬和他的恋人,都裸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但是,令我愤怒的是,这个男人在组织里却宣布他并不怎么爱春芬。他承认错误了。春芬也遭到组织的批评。结果,春芬和他断绝了关系。但是,他和她却一直在精神上相爱着。直到她嫁给了那个比她大半辈子的司机崔师傅,他回去了上海,一直都坚持写信给她。这时候的春芬才发现自己仍然放不下这段感情,尽管她的丈夫始终是个不能人事的男人。她默默忍受着内心的折磨。本来,婚前的春芬是个活蹦乱跳的青春少女,一开始,我被迷住了,我想,这个女孩儿怎么这么活跃啊?但是,当他们的恋情结束之后,她再也没有先前的快活了。她一脸的忧郁,使我感到那个不能人事的丈夫是多么可恶。
   
   但是,春芬是个本分的女人,她甚至想方设法,在她和崔师傅,也就是她丈夫的客车经过一片美丽的菜花地的时候,他们在那里亲热了。也许,他始终不行吧。
   
   春芬精神上还是没有失去她的初恋。几次三番从上海寄来的信件,她看完了就撕掉,她的丈夫就偷偷地捡起,重新粘好,放在一个罐子里藏着。初恋情人后来再次因为春芬,回到那个属于他们的老地方,他要求见面,她拒绝了。最后一次他说要出国了,她才不忍心不去见他最后一面。但是却遭到丈夫的阻拦……
   
   就说这么多吧。因为我还要写影评。
   
   井蛙
   
   SAND BEACH
   
   
   
   2006-3-13
   
   
   
   井儿:
   
   我发现,我处处表现出对庸俗的厌恶,使得那些曾经和我相处过,共事过的朋友们感到委屈。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表现得那么歇斯底里。我甚至对某个朋友不断重复说的话也不耐烦。一个周末我就对着凡高的向日葵发呆,我在思考,凡高的向日葵为什么那么凡高?为什么那么向日葵?这个问题在亿万蝼蚁中,我想唯有井儿才懂得理解吧。
   
   我又恢复对西方油画的热爱了。曾经一段时日,我渴望进入WATERCOLOR PAINTING的传统但又超越其外在表述的中国艺术世界里,就如你所说的,高行建的水墨画。但是,它严重防碍了我的思考。我只能在水墨面前表现出自己对艺术理解的空白。因为,它太丰富了,然而又太单纯。
   
   相反,人类的无知,是不断重复的。它既不丰富也不单纯。我不喜欢。所以,我对人没有好奇。
   
   你的梅朵
   
   
   
   2006-3-14
   
   梅朵:
   
   
   
   我今天读到一篇关于美国著名画家WINSLOW HOMER的一篇文章,它引述了他的一句非常有意思的话:All is lovely outside my house and inside my house and myself
   
   这是他在1910年,也就是死前的一封信里写到的。我读后不禁大笑起来。上帝创造了天才,不是让他们逐流于俗世的,而是让他们为这个荒唐而不可忍受的俗世创造奇迹。你我的存在,相信也是为了创造奇迹,不管这个奇迹微小如一片枯叶不因季节的更替而变成翠绿。但是,我相信,艺术的最初和最高的关怀也不过是如此。
   
   你说的不错,大部分人的语言都是乏味的。所以,大部分人都很庸俗。但是,当你连庸俗也热爱,那么,人便得道了。所谓无他相,无我相也。
   
   当然,这对艺术创造也许没有任何好处。对于个人的艺术修养却很重要。
   
   
   
   井蛙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