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梅朵梅朵8]
井蛙文集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十六铺
·黄色流血数字--致蒋谚永医生
·鬼岛
·向舒特拉的名单致敬
·我害怕第三只耳朵
·◎ 一意孤行
·◎ 屠城遗尸
·方浜中路一百号
·木村好夫的睡眠时间
·蝴蝶花与坦克城
·颛桥畅想曲
·一个下午的波希米亚出现在
·2004年我的一生
·借给我你的火机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伸手可摘的不是你童年的?果(小说)
·一只萤火虫 (小说)
·◎ 四孔黑?扣(小说)
·棉花糖 (小说)
·越南?叔(小说)
·被缚的爱情受伤的树(小说)
·这几天在想北京郊外的篝火(小说)
·变形的月季 (小说)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散文)
·上海澡堂
·郭小川的女性情结
·碗(小说)
·王丹印象记
·小说:积雪
·散文:郭小川的书房
·小说:我的奶妈福妹
·年少轻狂之一:嫁人
·年少轻狂之二:初恋
·年少轻狂之三:黑社会
·猫的午餐
·满人
·岛上的秋天
·罗沙
·五月花与感恩节
·我的童年玩伴
·陛下和仆人的早晨
·离岛往事
·无聊的死亡
·水流动的感觉
·疯子遇上疯子
·内疚
·隐藏的花裙
· 罂粟与蝴蝶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民运人士何永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3)──
·民运领袖杨勤恒──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4)——
·诗人林牧晨──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梅朵梅朵8

   
   
   井蛙致梅朵的信8
   
   

    
   
   2006-2-28
   
   昨晚地震了,梅朵。我在狂风骤雨中度过,窗框被吹刮得乒乒乓乓响。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也呼呼叫,连海浪相互拍打的声响也听得清楚。夜晚九点钟,房子在摇动,不过是轻微地摇。凌晨三点,床也摇起来。我被震醒。
   
   今年是加州大地震一百周年。也许,就在今年,我们会遇上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地震。到时你的井蛙也许就真的做青蛙去了。她就不需要割脉、上吊、服安眠药什么都不需要,就可以回苏州卖咸鸭蛋了。不过,也许会有几个人为我痛苦的。也许一个也没有。
   
   自从去年受伤以来,我一直没停止过忙碌。甚至连睡眠也少了。以往我总得睡10个小时,现在6个小时也不觉得疲倦。人总处于亢奋状态之中。要不就颓废忧郁。所以说,平静是一种境界。谁如能过上平静的生活,他们有福了。
   
   井蛙
   
   SAND BEACH
   
   我的娃娃:
   
   地震的话,你们阿拉米达的房价肯定大跌。而且,正如国人在去年美国中部新奥尔良飓风中评论道:做奥尔良人多幸福啊。天灾了,政府每天给每个灾民上千美元的补贴呢。
   
   人们都羡慕当灾民。尤其美国灾民。你何惧之有?你就可以不上班了,也不用上课。假如地震不死,那还可以被政府照顾一段时间,当放假就是了。假如地震死了,还好,其他关于死亡的麻烦手段都可以省了。嘻嘻,诗人的归宿不管如何都是浪漫的。但是,要想想普通老百姓,他们不懂得浪漫,他们会因为天灾而显得很可怜。我们可以看透生死,他们也许不能吧。
   
   可不是吗,普通人都害怕死去。你看诗人艺术家,三天两头都在想自杀问题。
   
   所以,天灾对于绝大多数的老百姓都是悲惨遭遇,但于诗人,说不定就是一件幸事。
   
   梅朵
   
   
   
   2006-3-1
   
   梅朵:
   
   前些天兰措还问我如何评价《西藏生死书》。
   
   我是在2002年读这本书,大部分章节我已经忘记了。但是,关于生死问题,我既不忌讳也不迷恋。因为,那是很自然的事情。就如几天前我到旧金山去当HOMELESS(乞丐)一样自然。朋友们听了都感诧异,以为我疯了。好好的干嘛去当乞丐。我就认为那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我想当乞丐,我就去当乞丐了。
   
   而且DS也为我祈祷了。他到达赖喇嘛办公的地方为我祈祷。我没到过那里,可是,在我的想象中,那是一个非常神圣的地方。我就成功地当了半天乞丐。说明冥冥中有神助嘛。
   
   死亡既然已被誉为是通向来生的中间阶段,那么,死亡是没有痛苦和恐惧的。我相信是这样。
   
   但是,对于诗人来说,生是充满怀疑、痛苦和恐惧的。因此,我们真正需要关心的是我们的“生”,而不是死。我们要免除生的怀疑、痛苦和恐惧不容易,人类的不幸,都几乎是处于这种状态之中,包括战乱,瘟疫。当然,死亡所带来的痛苦就更直接。我说的不是我们个人的死亡,而是把我们与世界联合起来的纽带――亲人。
   
   如果每个人都能看透生死,那么,我们之间的情感关系是否也因此被稀释了呢?毕竟,少了很多牵挂。
   
   井蛙
   
   SAND BEACH
   
   
   
   我的傻瓜:
   
   我想不是的,一种超脱的牵挂不能说是被稀释过的牵挂。它还是牵挂。但是,这种牵挂没有痛苦。也许这种牵挂就比普通的牵挂积极,导人向上。
   
   你不认为吗,大部分基督徒都是慈悲为怀的。他们知道死后会被审判。审判意味着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况且,死不是结束。那么,我死了,对于你,我们不是分手,也不是离别,更不是永恒的隔绝。我们都还有一个可以向往的地方,重新相聚。也就是说,你井蛙与梅朵是没完没了的在一起的。
   
   怕吧?
   
   我会死缠着你,你也死缠着我。尽管我们不生活在一起。精神上也相互眷恋。
   
   梅朵
   
   
   
   2006-3-2
   
   
   
   可怕的梅朵:
   
   我真的很害怕,如果有个人一辈子都在缠着我,而且我死了还缠着我。哎呀,我肯定受不了的!我赞美自由啊!
   
   我希望这辈子过着自由的生活,死了就结束了。死后,如果还可以为人,能不能再换一个人和我死缠烂打呢?就为了这个,我反对死亡不是结束。
   
   井蛙
   
   SAND BEACH
   
   可怕的井蛙:
   
   你不能对我不忠!每个人都应该有道德感!
   
   梅朵
   
   可爱的梅朵:
   
   我最高的道德感就是:我绝对忠于我自己!在死之前我没办法,注定忠于你。
   
   但是,死后,我希望可以忠于井蛙自己。换一个人和我对话,管他是BS还是DS。反正感觉差不多。不过,那是死之后的事情了。再聊也不迟。
   
   所以,我时常有死亡的冲动。但这也是很自然的事。因为,我渴望与他们任何一个聊聊天。真聊。只有死了才可以放肆。不是吗?
   
   上帝啊,今晚就来大地震吧,整个阿拉米达只有井蛙在地震中死去!死后,明天她就可以去印度会见美男子了。^_^
   
   阿门
   
   井蛙
   
   SAN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