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梅朵梅朵8]
井蛙文集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梅朵梅朵8

   
   
   井蛙致梅朵的信8
   
   

    
   
   2006-2-28
   
   昨晚地震了,梅朵。我在狂风骤雨中度过,窗框被吹刮得乒乒乓乓响。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也呼呼叫,连海浪相互拍打的声响也听得清楚。夜晚九点钟,房子在摇动,不过是轻微地摇。凌晨三点,床也摇起来。我被震醒。
   
   今年是加州大地震一百周年。也许,就在今年,我们会遇上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地震。到时你的井蛙也许就真的做青蛙去了。她就不需要割脉、上吊、服安眠药什么都不需要,就可以回苏州卖咸鸭蛋了。不过,也许会有几个人为我痛苦的。也许一个也没有。
   
   自从去年受伤以来,我一直没停止过忙碌。甚至连睡眠也少了。以往我总得睡10个小时,现在6个小时也不觉得疲倦。人总处于亢奋状态之中。要不就颓废忧郁。所以说,平静是一种境界。谁如能过上平静的生活,他们有福了。
   
   井蛙
   
   SAND BEACH
   
   我的娃娃:
   
   地震的话,你们阿拉米达的房价肯定大跌。而且,正如国人在去年美国中部新奥尔良飓风中评论道:做奥尔良人多幸福啊。天灾了,政府每天给每个灾民上千美元的补贴呢。
   
   人们都羡慕当灾民。尤其美国灾民。你何惧之有?你就可以不上班了,也不用上课。假如地震不死,那还可以被政府照顾一段时间,当放假就是了。假如地震死了,还好,其他关于死亡的麻烦手段都可以省了。嘻嘻,诗人的归宿不管如何都是浪漫的。但是,要想想普通老百姓,他们不懂得浪漫,他们会因为天灾而显得很可怜。我们可以看透生死,他们也许不能吧。
   
   可不是吗,普通人都害怕死去。你看诗人艺术家,三天两头都在想自杀问题。
   
   所以,天灾对于绝大多数的老百姓都是悲惨遭遇,但于诗人,说不定就是一件幸事。
   
   梅朵
   
   
   
   2006-3-1
   
   梅朵:
   
   前些天兰措还问我如何评价《西藏生死书》。
   
   我是在2002年读这本书,大部分章节我已经忘记了。但是,关于生死问题,我既不忌讳也不迷恋。因为,那是很自然的事情。就如几天前我到旧金山去当HOMELESS(乞丐)一样自然。朋友们听了都感诧异,以为我疯了。好好的干嘛去当乞丐。我就认为那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我想当乞丐,我就去当乞丐了。
   
   而且DS也为我祈祷了。他到达赖喇嘛办公的地方为我祈祷。我没到过那里,可是,在我的想象中,那是一个非常神圣的地方。我就成功地当了半天乞丐。说明冥冥中有神助嘛。
   
   死亡既然已被誉为是通向来生的中间阶段,那么,死亡是没有痛苦和恐惧的。我相信是这样。
   
   但是,对于诗人来说,生是充满怀疑、痛苦和恐惧的。因此,我们真正需要关心的是我们的“生”,而不是死。我们要免除生的怀疑、痛苦和恐惧不容易,人类的不幸,都几乎是处于这种状态之中,包括战乱,瘟疫。当然,死亡所带来的痛苦就更直接。我说的不是我们个人的死亡,而是把我们与世界联合起来的纽带――亲人。
   
   如果每个人都能看透生死,那么,我们之间的情感关系是否也因此被稀释了呢?毕竟,少了很多牵挂。
   
   井蛙
   
   SAND BEACH
   
   
   
   我的傻瓜:
   
   我想不是的,一种超脱的牵挂不能说是被稀释过的牵挂。它还是牵挂。但是,这种牵挂没有痛苦。也许这种牵挂就比普通的牵挂积极,导人向上。
   
   你不认为吗,大部分基督徒都是慈悲为怀的。他们知道死后会被审判。审判意味着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况且,死不是结束。那么,我死了,对于你,我们不是分手,也不是离别,更不是永恒的隔绝。我们都还有一个可以向往的地方,重新相聚。也就是说,你井蛙与梅朵是没完没了的在一起的。
   
   怕吧?
   
   我会死缠着你,你也死缠着我。尽管我们不生活在一起。精神上也相互眷恋。
   
   梅朵
   
   
   
   2006-3-2
   
   
   
   可怕的梅朵:
   
   我真的很害怕,如果有个人一辈子都在缠着我,而且我死了还缠着我。哎呀,我肯定受不了的!我赞美自由啊!
   
   我希望这辈子过着自由的生活,死了就结束了。死后,如果还可以为人,能不能再换一个人和我死缠烂打呢?就为了这个,我反对死亡不是结束。
   
   井蛙
   
   SAND BEACH
   
   可怕的井蛙:
   
   你不能对我不忠!每个人都应该有道德感!
   
   梅朵
   
   可爱的梅朵:
   
   我最高的道德感就是:我绝对忠于我自己!在死之前我没办法,注定忠于你。
   
   但是,死后,我希望可以忠于井蛙自己。换一个人和我对话,管他是BS还是DS。反正感觉差不多。不过,那是死之后的事情了。再聊也不迟。
   
   所以,我时常有死亡的冲动。但这也是很自然的事。因为,我渴望与他们任何一个聊聊天。真聊。只有死了才可以放肆。不是吗?
   
   上帝啊,今晚就来大地震吧,整个阿拉米达只有井蛙在地震中死去!死后,明天她就可以去印度会见美男子了。^_^
   
   阿门
   
   井蛙
   
   SAN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