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梅朵梅朵7]
井蛙文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梅朵梅朵7

   2006-2-25
   
   我的井蛙:
   
   R要求我谈关于June-fourth(nineteen eighty nine)那场重大事件。我说,如果你想听故事,我可以讲我知道的所有故事给你听,但是,如果你要我陪你讲政治问题,那就免了。我现在才明白,与不懂政治的人谈论政治是一种酷刑。尤其不关心政治的老百姓。他们不是不关心政治,相反,他们太关心政治了。只是不关心也不熟悉我们所理解的这种政治模式。所以,与这些人谈论政治,他们会把那一套既定的陈旧的被宣传得掉牙的东西搬出来,和你对峙。太痛苦了。我尝过这种苦头。

   
   她对我这种态度表示不满。她说,我就是因为不了解那场运动才需要你解释清楚。我说,那好,我告诉你,但不许你插嘴。因为,你得听我讲完才可以插嘴。她答应了,但是,我刚说到开枪,她就莫名其妙地问我,为什么不可以开枪?不开枪不是乱了套吗?
   
   我气得无话可说。我太善良了,唉,你可怜的梅朵总上这种当。
   
   永远爱你。
   
   梅朵
   
   
   
   我的梅朵:
   
   你是对的。拒绝与这些人谈论这么严肃的问题。不开枪不是乱了套吗?他们连最基本的人的意识都没有!什么是人的意识?就是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去杀害别人!这是犯法的。个人的行为如此,是犯罪,一个国家的行为同样是犯罪。你只要告诉他们,什么是人的意识就足够了。人总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也不能拒绝他们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的存在就成了我们的问题了。你曾经为人师表,你就应该像一个为人师表的人那样为他们解答难题。
   
   我总是这么说,我不是为了你们藏人,我也不是为了你们汉人或者为了你们蒙古人新疆人。他们就问我,那你是什么人?!我笑而不答。正如博尔赫斯说的:我没必要向任何人证明我是个阿根廷人。
   
   井蛙
   
   SAND BEACH
   
   
   
   我的井蛙:
   
   我说啊,这些才女们没有一个生活得幸福的。上个世纪三大才女:卢隐、萧红、张爱玲。都是红颜薄命。萧红遇上这么个可恶的萧军,最后还遇到一个比萧军更可恶的端木蕻良。受尽穷苦还不够,萧红怀孕时,端木对她拳打脚踢。你看,作为一代才女,竟然忍受这样的生活?!
   
   张爱玲,我们都以为她出身高贵,生活过得很好。偏偏嫁给胡兰成这个花花公子。离婚之后到了美国,一直过着穷困焦虑的生活。最后嫁给了老作家莱雅。一个比她大30岁的老头子。他什么都没有,靠政府福利金生活的人。没有版税也没有家产。一个对经济毫无贡献的人,他们的家庭收入几乎都靠张爱玲一个人。她还得照顾他,因为这个老作家一身病痛。
   
   真看不下去。
   
   梅朵
   
   我的梅朵:
   
   冰心不是很幸福吗?杨袶不是找了个大学者钱钟书吗?还有很多人都是幸福的。也许天才总是容易忽略生活,所以,他们的生活总是一团糟。杨翻译了伟大的《唐吉柯德》,你看,是不是一个幸福家庭造就的?也许是吧。张爱玲离开上海之后,就再也没写过好作品了。当然,你也许会说,萧红如果不是婚姻失败,她也不至于30几岁就客死异乡香港。卢隐如果不是婚姻,她也不至于死于难产。当时她才二十几岁。我们的大才子徐志摩,如果不是婚姻的不幸,他也不至于30几岁死于空难。像他这个海宁大公子,遇上那个破烂陆小漫,够呛。如果他与林徽音,结果会怎样?谁也不知道。也许更好,也许更坏。但林徽音与梁思成就很幸福。
   
   你要知道,有些成就是婚姻成全的。有些灾难是婚姻导致的。所以,说不清楚。每个人的命运不一样。不过,有一点我们可以达成共识:婚是不能乱结的。呵呵。
   
   你的井蛙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