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梅朵梅朵6]
井蛙文集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梅朵梅朵6

   梅朵:
   
   今天收到一封EMAIL。一个叫娟的女孩问我《想念艾米莉.狄金森》一诗是否出自我手?她在某论坛上看到别人转载此诗。但是,没有作者名字。她需要转载这首诗,并希望翻译成英文。但是,她在我的“井蛙的爱尔兰咖啡馆”里,读过我的诗。她理性判断此诗是我写的。因为在二00一年的六月三十日,我同时写了《想念萧红》,同样落款“梦归小屋”。
   
   我告诉她,梦归小屋世界上只有一家,而且已经不复存在矣。它已经被拆掉了。

   
   我曾经在那间小屋里,读了许多书。包括读了几遍《红楼梦》,晋逸来了,我虔诚地坐在靠背椅上吸她的二手烟,与她一同谈论花袭人、晴文、林妹妹。之后不久,我也与台大一个女生谈论“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中秋之夜黛玉的愁情,史湘云的憨态。我也在那里写了许多诗歌。由于去年我的诗生活专栏因为昂山素姬一篇译文糟到关闭,结果,2000年之前的作品都沉入大海了。导致我长痛至今。梅朵,这就是我所说的政治干预文化了。政治还干预了我的记忆。
   
   她在香港某大学念书,我猜想她需要此诗也许是用来写论文吧。艾米莉总是在某个时期被这些热爱她的读者推上领奖台。但是,她生前,她的诗歌却没遇上过这些仰慕她的目光。我为此难过。才华出众的艾米莉,孤独的艾米莉,年轻而美丽的艾米莉,她直到死后几十年,她的家人为她整理诗歌全集的时候,才有人看上她的诗歌,才觉得她是一个伟大的诗人。一个可以与惠特曼相提并论的女诗人。
   
   我把《想念艾米莉.狄金森》放在我的咖啡馆里。并期待娟的英文版,我知道,通过诗魂的牵引,艾米莉她能在译文里读到我对她的思念。这种思念何其深沉,因为它跨越了时空。
   
   井蛙
   
   SAND BEACH
   
   2006-2-21
   
   《想念艾米莉.狄金森》
   
   1775是个简单而复杂的数字
   
   我们通话了
   
   话音像高原上的旗幡
   
   跳跃飞扬
   
   充满叛逆的潮水
   
   流成一道世人
   
   难以涉足的大河
   
   曾有飞沙走石不屑你的孤傲
   
   你也不屑
   
   关上门户
   
   从校门至家门
   
   基督被你
   
   拒之门外
   
   因为天堂
   
   举手可得
   
   经过三分之一的世纪
   
   黎明
   
   才有一颗星子闪烁
   
   没有人
   
   把你的心灵估价
   
   拍卖场上的讨论
   
   纯属虚构
   
   艾默斯特的名字太高了
   
   <<草叶集>>登不了你家的大雅之堂
   
   惠特曼的笑
   
   渎毒了神灵
   
   而你却在屋里歌唱
   
   上帝是个爱妒忌的神
   
   豪放的诗人
   
   被你紧闭的嘴巴
   
   阻碍了耳朵
   
   许多思考载着岁月
   
   在腹中碾过
   
   那高贵的律师、议员
   
   每天都在品你的面包
   
   他把最好的赠送予你
   
   却不允许
   
   咬上一口
   
   你们没有相遇啊
   
   同样不驯的风
   
   吹倒了果园里的树
   
   是谁在叹息呢
   
   古老的昨日
   
   二00一年六月三十日作于梦归小屋
   
   
   
   我的井蛙:
   
   我很高兴上帝终于派来一个天使,她带着你丢失的诗作来到你的面前。你是个有福之人,相信我,失去任何东西都不使我的井蛙惆怅,因为,谁也不知道,在哪一天,会有人带着神圣的使命,把你丢失的还给你。
   
   梅朵
   
   amen
   
   
   
   梅朵:
   
   昨晚洗澡,灯灭了。浴缸里冒出的热气在黑暗中变得那么寒冷。它使我浑身感到恐惧,那种看不见光亮的孤独,我无法忍受。以前读“独钓寒江雪”的诗句,就有被孤独袭击的窒息感。在我的脑海里,渔人面前结冰的江,就像浴池里冒上来的寒烟一样。它不是视觉上的寒冷,而是心灵的寒冷。我的思想一度被迫停止,我成为一个几乎僵化的冰人,在黑暗中摸索着,希望找到世界的边缘,走出被包围的我。然而不能。
   
   索性躺下来,任由水把我淹没。我闭上眼睛,这时候连黑暗也看不见。闭眼之后,第一幅出现的风景就是黛玉葬花,她的瘦身躯,弱柳扶风似的,在大观园的喧闹中变得如此凄凉,宝玉站在一处偷看,他为了心爱的妹妹,也暗自掉泪。是啊,哪怕林妹妹的才情再高,在那个朱门红墙里,也只有宝哥哥才懂得她的心思。她竟然为凋落的花瓣而歌哭,你说,那个世道,这样的奇女子能有几人?难怪曹雪芹感叹“红绡香断有谁怜?”了。因此,黛玉才说:“今天葬花人笑痴,他日葬侬知是谁?” 是啊,也许真的没人来葬我们。
   
   黛玉是否能通花语?
   
   井蛙
   
   
   
   我的井蛙:
   
   照你这么说,你怎么去阿拉斯加生活呢?那里有半年黑暗的寒冬啊。
   
   梅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