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冈拉梅朵书信集]
井蛙文集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冈拉梅朵书信集

冈拉梅朵致井蛙的信
   
   1-20-2006

   
   我亲爱的井蛙:
   
   我现在心情很坏,四面楚歌。我想起我自己,曾经是一个逍遥自在的人。与你相处的时日,是我最快乐的。你给了我智慧,勇气和仁爱。我在你的目光中,找到真正的自己。你带着我到处流浪,全中国,从草原到山川,每一个脚印都使我感到快乐。而这种快乐恰恰是最为简单的东西。你还是那个很简单的人吗?你还是我冈拉梅朵的井蛙吗?你曾经脸上老是挂着笑。以前,咱们的语文老师总在同学们面前赞美你那葵花似的笑,雪白而整齐的牙齿。你在班级里,总能引来男生的不安。但是,你却将他们的玫瑰花,情诗毫不客气地扔到抽屉里。
   我多么羡慕你啊。你身上那不可多得的男孩子气,以及你女子的温柔,两者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连我,一个女生也喜欢上你了。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而且是深深地喜欢。
   我不论到了北京,上海,还是蒙古草原,都没把你这个善良、善感但又执拗的女子忘怀。你使我忘记了男人。你使我在痛苦的时候总希望得到你的解救。你能否像已往那样,一两句莫名其妙的笑话就打消我埋藏在心里很久的苦闷。我现在需要你啊,你虽然人在天边,可是,每次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你总会像个哲人一样出现。我知道你在我身边,一直爱着我,一直惦念着我,你的冈拉梅朵……
   我误入歧途了,我不应该离开你,去爱一个男人。我知道,世间只有你才懂得爱我。你,草原上的冈拉梅朵!现在苦不堪言。我知道你一定有足够的智慧为一个你曾经爱过的女子排忧解难的。我太需要你了!
   给我回信。
   
   梅朵于西藏
   
   井蛙致冈拉梅朵的信:
   
   2006-1-20
   
   我所爱的梅朵:
   
   我没把你忘怀。我也不会弃你不顾。
   你身上那股与众不同的香味,我能忘怀么。既然,世俗的爱情不能带给你快乐,那就放弃吧。人总得为自己做点什么。你在北京时给我留下关于你在拉萨的东西,我一直珍藏着。
   你长长的辫子,你的大眼睛,你刚烈的性格,你的一切一切,没有一个男子可以与之媲美。
   你说过要去德兰萨拉生活,那就去吧。不管你需要什么资助,我都会给你。只要我力所能及,哪怕力不能及,我也会想尽办法成全你的美意。亲爱的,我没有什么可以为你做了,我早就知道你的选择是错的,以至于你现在被世俗所困。相信我,摆脱一切让你觉得不自由的枷锁。婚姻也好,制度也好。摆脱了你才能认识自己。你要重新爱自己!
   自从遇上你,我当时就有预感,你我会天长地久的。可是,你现在的处境,令人担忧。
   今晚,为你祈祷:
   我天上的父亲,祈求您带给我的冈拉梅朵快乐,让她尽快结束她内心的苦痛。我知道您一直在眷顾着我们,眷顾着我们的爱情。您在地面上的羔羊,她愿意代替冈拉梅朵去承受一切她所无法承受的苦痛和折磨。您知道,我比梅朵坚强。
   以耶稣基督之名祈祷。阿门。
   
   井蛙
   SAND BEACH
   
   2006-1-22
   亲爱的井蛙:
   
   我想起,那个拉萨的夏天。你穿着一条粉红色的长裙,有皱褶的。就像没熨烫过一样的裙子,你记得吗?还有,那黑色小围巾,它在风中一飘起来,就使我的心震颤了一下。你的侧影好潇洒!也许你忘记了?
   今天,我就跟他说起这件事。我也想要一条这样的裙子。不过,不知道哪里有卖?我说这话时,心里甜极了。他从我的脸上看到了“反常”。他就把我讽刺了一番:“这种裙子不适合你!那种白骨精身材方适合穿!而且皮肤必须很白!”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使我不悦!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厌恶男人!我愤怒地从人群中飞奔出去,空气,灰尘,声音,都令我无法忍受!我需要解脱!
   每天,都有一双眼睛盯着我,我被一种庞大的物体监视着。不论写作还是生活。它使我的内心无法安宁。请你告诉我,“摆脱一切让你不自由的枷锁”需要多大的勇气?所谓世俗,它的力量比道德本身还要强大。我可以吗?我做得到吗?我仅仅希望,一个人活着。这样一个人是完全不被监视,不被管制。只要我到了德兰萨拉就能得到心灵的解脱对吗?
   梅朵于图伯特
   
   2006-1-23
   
   我的梅朵:
   这几天我在看《三国演义》,以前我与你谈论才高八斗的曹子建时,你总是竖起耳朵。我先说说华佗神医。他半生爱民济世,却死在曹操的监牢里。是不是令我等感叹唏嘘?
   曹操患头疾,结果请了华佗来为他诊治。你知道吗,汉朝已经有了麻醉汤和手术这样高明的医术了,多么了不起!华佗与曹操说,大王得了头风,必须先灌麻药汤,然后用斧头把头割开,取出风涎才能痊愈。曹操一听便大怒道:“汝欲杀孤?!大胆!”华佗料不到眼前这个被头风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曹操竟说出此话,神医战战兢兢地跪下,说他不是这个意思。他问曹操,是否听说过,他为关羽将军治病,关将军中了毒箭,他用同样的方式为关治疗。曹操一听到关羽,就更加愤怒。他问华佗,你是否与关羽情深,欲为关羽报仇?故欲杀我?!不待华佗解释,他已经被拖进监狱里了,接着便是无理的拷打和审问。斯文瘦弱的华佗被打得皮开肉绽。
   华佗温文尔雅,眉际间露出智慧的光芒。这个本应该使世人敬仰的博学之士,却没想到被抛入一个昏君的监狱里。但早在华佗之前,神医扁鹊也遭受同样的结局。华佗并不畏惧,唯一使他不安的是,他的医书尚未写完,不能全部流传后世。他唯有托付牢里对他鸣过不平的狱卒,把这部珍贵的医书读懂,然后把它传给后人。但是,狱卒害怕当权,反而把这些书全部付之一炬。
   华佗被处死之后不久,曹操也死了。
   曹操死后,由他的长子曹丕继位。曹丕其实就是曹操的翻版。他心胸狭隘,残酷成性。四子曹植,这个才高八斗的大诗人,当时就得到了曹操的赏识,欲立位与他。可是,最后曹丕诡计得逞,赢得了王位。曹操死,曹植(子建)未去奔丧。本来曹丕就想杀死子建,但是,却找不到借口,这次便是最好的机会。他命令子建在七步之内必须作出一首诗,否则莫怪剑下无情!若诗作出,便放他走。周围的武士早已拔剑等待时机,谁会相信一个人在七步之内能作出诗?曹丕道,作一首关于兄弟题材的诗,但又不准在诗中有兄弟二字。他洋洋得意地坐在王位上,等待这位快成剑下亡魂的弟弟。只见曹植悲痛欲绝地站起身,走了两步,他就吟道:“煮豆燃豆萁”,再走一步,走得武士心惊肉跳,走得曹丕一额冷汗,他们多害怕他能吟下去。“豆在釜中泣。”曹植接着走了两步,吟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就是著名的“七步诗”了。
   曹植那一脸的秀气,一身的傲气使我不禁肃然起敬!这个不可多得的大才子,生于帝王之家,竟然也死于暴君之手!不是说好,只要能作出诗,曹丕就放他吗?一个没有仁德的人,他们说的话能相信吗?结果,杰出的“建安四子”中才华最高的曹植就死于曹丕之手!
   华佗一心研究医术,与世无争,死于暴君之手。曹植无意与曹丕争夺王位,也死于暴君之手!叹又如何!哀又如何!
   暴君几千年来没间断过,但是,如此华佗如此曹植却仅此一个,不复多得。我想,国家机器算是什么?所谓丰功伟绩,中国几千年来的帝王将相所有的丰功伟绩加起来,还抵不过曹植的一首诗!改朝换代之后,这些争权夺利之士一夜之间皆化为尘土。但是,给世人带来无限精神素养的,一个子建就足矣!况乎华佗神医天下哉!
   
   井蛙
   SAND BEACH
   
   
   梅朵给井蛙的信:
   
   2006-1-26
   
   我的井蛙:
   我希望你继续给我讲更多我以前没听说过的故事。我相信,这些故事会使我得到解脱。
   爱你的梅朵。
   
   井蛙给梅朵的信:
   2006-1-27
   我的梅朵:
   你不应有疯狂的感情。疯狂的爱易致恨,恨易致毁灭。但是,我得告诉你,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冷漠。疯狂地去爱一个人与疯狂地去恨一个人其意义相同。人与人相处就应该相敬如宾。
   我们每天都在重复自己的脚步而不自知。这就是愚。
   看《三国》,董卓灭何,吕布灭董,曹灭吕布。当时,曹问刘备,是否放吕一马,让他跟随身边。毕竟吕布乃一名不可多得的虎将。但是,刘备就在曹的面前讽刺道:汝不见董卓之事乎?
   历史何其相似!
   曹操胁天子以令诸侯,曹操独揽大权,建立大魏。位传丕,曹丕逼迫汉献帝禅位,待到曹芳登位时,来了个司马氏,也重摆“胁天子以令诸侯”的旧摊。你看,历史何其乏味!
   刘备临死前才在诸葛孔明面前说,我是个不读书的人,智浅才薄……其实,我们早就看到刘备是个庸才。当你看到一脸猪头三模样的刘阿斗时,你就应该相信这个小皇帝就是刘备的儿子。真所谓烂泥扶不上壁。
   不过,历史已经不再给机会魏汉,这些人的路已经走到尽头了。就到三分归晋的时候了。魏蜀吴,他们不是永久的敌人,也不是永久的朋友。他们合而离离而合。离非久离合亦非久合。围在他们之间的只是权力。
   所以说,你现在走的路也是在重复着别人重复过的,这些陈旧的游戏,别看得特别重,人于浮世半生,乐也罢,苦也罢。
   周俞被诸葛亮气得半死,临死前还破口大骂:诸葛村夫!但他又感叹道:苍天啊,既生俞何生亮?!
   说明俞与亮是不适宜于一个世道的。然而他们恰恰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又恰恰只有一江之隔,各事其主。
   你被一个庞大的物体监视着,如果你无法摆脱监视,你就得离开物体。正如我常跟你说的,如果我们无法阻止杀戮,最起码,我们不要参与杀戮。如果我们无法救人,起码,不要去杀人。往往,一个懦弱的旁观者,比一个参与者更加有力量。因为,他见证了自己的懦弱!懦弱背后就是真相。
   权力必须分散才能持久。因为,集中的权力总会诱惑人去争夺。你在日常生活中,也不能把个人的权力集中起来,使得生活成为争吵的累赘。我相信,懂得分配权力与使用适当的权力者,会得到安宁。不被管制者,自己不要去管制别人。这就是自由。
   一个什么事情都去管一通的人,其五腑必定是杂乱而失秩序。我仅仅希望你成为一个清心寡欲之人,你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国家、民族,而是为了你个人,因为你有良知。你在家里,不是为了伟大的爱情才与谁生活在一起,而是为了你自己内心能得到喜悦。
   
   井蛙
   SAND BEACH
   
   梅朵致井蛙的信:
   2006-1-28
   
   我亲爱的井蛙:
   
   我相信你对自由的阐述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是,一个家庭一个社会它一定需要某种秩序来协和以及扣紧每个环节或者纽带。当然,你会说那就是法律。小到家庭,便是“相敬如宾”的礼节。但,试问,如果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社会正如你所说的,那就非常如意了。我们还有什么可忧患的?我还有什么可困惑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