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7(1-2)]
井蛙文集
·是什么
·水仙花
·思索伊斯?
· 天安门前放风筝的星期一
·诗与坦克
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十六铺
·黄色流血数字--致蒋谚永医生
·鬼岛
·向舒特拉的名单致敬
·我害怕第三只耳朵
·◎ 一意孤行
·◎ 屠城遗尸
·方浜中路一百号
·木村好夫的睡眠时间
·蝴蝶花与坦克城
·颛桥畅想曲
·一个下午的波希米亚出现在
·2004年我的一生
·借给我你的火机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伸手可摘的不是你童年的?果(小说)
·一只萤火虫 (小说)
·◎ 四孔黑?扣(小说)
·棉花糖 (小说)
·越南?叔(小说)
·被缚的爱情受伤的树(小说)
·这几天在想北京郊外的篝火(小说)
·变形的月季 (小说)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散文)
·上海澡堂
·郭小川的女性情结
·碗(小说)
·王丹印象记
·小说:积雪
·散文:郭小川的书房
·小说:我的奶妈福妹
·年少轻狂之一:嫁人
·年少轻狂之二:初恋
·年少轻狂之三:黑社会
·猫的午餐
·满人
·岛上的秋天
·罗沙
·五月花与感恩节
·我的童年玩伴
·陛下和仆人的早晨
·离岛往事
·无聊的死亡
·水流动的感觉
·疯子遇上疯子
·内疚
·隐藏的花裙
· 罂粟与蝴蝶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7(1-2)


   今天午后,我还是奔驰在乡村高速公路上。我怀念路旁干枯的树,那像素描一样的枝桠,伸展在我够不着的自然与心的距离。
   我越来越远了,我感觉我越来越接近一种安宁。天空不蓝,然而,它也使我敬仰。
   我不想回家。我没有家,始终不曾有过。(2007/1/1 JINGWA)

   很高兴认识了KINDRED。我想为此写篇意味浓厚的小说。
   另外,采访稿已经刊出。
   (2007/1/2 JINGWA)
   玛儿想画我的童诗。我除了惊喜!还是惊喜!希望她说的出版社能看上我们俩的梦幻组合,我们友谊的结晶品,我们的艺术成果。我将吻墙上自己的影子一百次。
   感谢上帝。
   (2007/1/3 JINGWA)
   看到别人转载我的旧作,很是感激。我自己都快忘记它们了。没想到,往往是那些读者使得作者恢复了记忆。我的2001年回来了!我的敦煌梦回来了!我多么感激这些虽然与现在风格全然不同的作品,重新回到我的怀抱。
   读着这些诗句,看到自己的成长,真是欲挥无泪,就像我对敦煌的情感一样……(2007/1/4 JINGWA)
   KINDRED今天来看我了,他说他只是路过这里。我点头,问好。
   他匆匆而去,问何时有闲出去喝咖啡?我迟疑了一下,除了周末我都很忙。
   他说这个周末他很忙。我微笑点头,我知道,下个礼拜我就不在这里了。可是,我觉得没必要说。就这样,说了再见。
   (2006/1/5 JINGWA)
   对比了波洛克的和老骗子毕加索的作品。使我对抽象主义的创作没抱任何好感。尽管如此,波洛克的画,还是参与了自然的赞美。比如“月亮与女人”这样的内容,也尽管他所表达的内容很是简单,简单的意思是说,我还是能从这里头看到一点真实的味道。女人的月亮,除了传统的说法,男人之外,还有她自身的光芒。其实,那句话一点儿也没错:“艺术家比艺术更值得我们关注。”,因此,我今天带着对波洛克这个人的好奇,走进了他的创作空间。
   (2007/1/6 JINGWA)
   拒绝尝试。我已经知道了一杯咖啡的功效,只能提提神。
   (2007/1/7 JINGWA)
   下午KINDRED又来了,他说会给我一些他从其他国家带回来的音乐CD。这个不喜欢呆在美国的美国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异类的气质。背后看上去,像极流浪汉。他临走时对我笑道:“你实在太神秘了!”
   我都快笑死了。(2007/1/8 JINGWA)
   明天是我最后一天在22街上班的日子了。虽然两个礼拜不到,却发生了这么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我很感激,今天KINDRED真的给了我Patrick O'Hearn的音乐。那像古老的梦一样的深沉、优雅、忧郁而让人无限兴奋的天籁之音,使我不禁要感叹心灵世界的无边空间却装不下一个简单的幻想。我始终在庸庸碌碌。
   (2007/1/9 JINGWA)
   今天上班的时候,由于闲得发慌。我走出门口,坐在石槛上看人。每一个路过的女人,都衣着光鲜,富态盈盈。可是,我仔细观察,便发现她们那皮粗肉厚的外形,以及动作夸张,没有内涵的气质使我突发性产生恶感。
   其实,我实在实在太欣赏东方人的优雅和温柔了。女性的美,除此,还是美吗?虽则,西方人的性格开放是一种健康,但是,我仍然认为,儒雅和细致才是展现一个女性性格健康以及心灵健康的最终修为。
   中国现代的女性,为什么大多数失去了东方性内在美?最大的原因还是盲目西化了。
   暂时谈到此,我想把这个问题扩大了再与你谈。(2007/1/9 JINGWA)
   离开了奥克兰,倍感兴奋。明天就开学了,新的生活即将开始。
   说明,地球依旧在转。从旧到新,新到旧。(2006/1/10 JINGWA)
   为波洛克的抽象画,我爬到旧金山山顶上看夜景,君临城下的感觉就像在观赏一幅真实的抽象景色。那些密密麻麻的灯光,密密麻麻的楼房,黑漆漆的建筑物,以及偶尔流动的车辆,都形成线与点的交错。午夜已过,我站在寒风里,感受着眼前的旧金山那种闪烁的物质,人类体外的欲望,都流溢在期盼与满足的堆积之中。
   透过这些个角度,著名的金门桥和旧金山大桥便显得像是整座城市的灵魂,没有它们,一切都是夜晚的媒介。人们安息的场所而已。因此,我更能清楚地看到,一座教堂在远处,巍巍地耸立着,表示,这个地方还有一处是我们的焦点。
   虽然回程已经深夜,高速公路上,我只听见PATRIC O'HEARN的音乐耳边悠然响起,给我带来了精神的释放。
   (2007/1/11 JINGWA)
   我已经近距离TOUCH到,人和人之间最微妙之处。那就是即使我和你晚来了一百年,古老的怀想总会使我们不期而遇。你没发现吗,星星永远在我们头上放射光芒。而我们总是以一种无限怀念的目光,在黑暗处寻找它的位置。
   (2007/1/12 JINGWA)
   阿瑟.休斯的作品多数都是典雅的人物,浪漫的爱情故事,优美的场景。比起抽象的老波作品来,有意思得多。其实,我正在想,站在旧金山山顶看夜景,如果我把夜景当成艺术,那么,它必定是抽象的。而,我如果把它当成自然景观,那么,它肯定是具象的。这样理解抽象与具象的关系似乎更贴切些。
   (2007/1/13 JINGWA)
   我读了你的诗歌,得知你对于我这些天生活的混乱感到不安甚至恐惧。我很感激你对我的思念如此之深,我也一样,越是陷身于忙乱的人际网络越是怀想我们没有疆界的交谈。尤其深夜的交谈,使我获得超越现实的自由和理性。感谢上帝,感谢爱。
   (2007/1/14 JINGWA)
   我真不愿意看到身边都是被扭曲了的“开放者”围绕我。
   当我得知她在去看望期待已久的亲密友人之前还去与另一位友人亲密接触时,我突然感到人活着没多大意思。人像野兽一样,只是在森林里觅食。如此而已。
   另外,他说他是个开放者,一个全世界扔了不少女友的男人,如果言说被我的魅力所吸引的话,我虽然不感到奇怪,但是,我会认为那是一个国际笑话。一个不可饶恕的笑话。
   当我回到《晚安》这样优雅的女性身边,《永久的婚约》,是我终生愿意留守的誓言。我没有世俗的幸福带给你,可是,我,懂得如何使自己变得更加纯净。
   亲爱的,正如屈原所诗: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别无他求,真的别无他求。
   今天,是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我看到很多黑人都聚集在一起,欢庆他们的自由和纪念这位伟大的英雄。
   我们内心,也需要一位值得自己敬佩的英雄,这个人最好是自己。
   (2007/1/15 JINGWA)
   约了赵京这个周末到燕喜楼喝茶。因此,我拒绝了T.K的约会。
   我希望能听到赵京谈点关于犹太人的历史。或者哲学。或者日中关系。
   半年前,赵在电话里为我提出疑问:“为何现在的作家就是写不出像《静静的顿河》这样的作品?”我笑答,因为上个时代已经有《静》了,所以,这个时代只是需要文字炒作和网络游戏便可。”
   天下雨,冷得不敢洗澡。然而,还得进去,否则无法入睡。今早6:26分电话吵醒我的人,大概是不算了解我。否则,早挨揍。
   (2007/1/16 JINGWA)
   今晚两个半小时都在听美国乡村音乐,BLUES。真的很BLUES。
   我们的俊男教授,也给我们介绍了古老苏格兰音乐。迷人的乡村,迷人的男低音。尤其迷死人的ROBERT TINDALL他那俏皮的笑容。今晚,准备做个恶梦。(2007/1/17 JINGWA)
   这幅画里穿着睡衣的男人,有点像我半夜饿醒爬起来寻找食物的样子了。静肃、无耐还有点惶恐。(2007/1/18 JINGWA)
   专程到旧金山DOWN TOWN里看夜游人。很多HOMELESS睡在街头,蒙头裹脸的。几乎一整条POWELL和BUSH街都是无家可归者的天堂。他们忍受着寒冷和贫穷,向过路人要一美元,可是,没有人会点头。但是,他们好像爱上了这些地方。无限依恋。似乎城市就是穷人呆的地方,它虽然房价惊人,但是,头无片瓦也能生存。
   我看到阿姆斯特丹客栈招牌上写着: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国际学生,能住得起每晚50-80美元的房间吗?真令人头疼。
   不过,旧金山的最低工资现在是每小时9.25美元(全美最高)。大概随便在某家餐馆里端端盘子也住得起房子,开得起车,买得起保险。
   那为何还有这么多HOMELESS露宿街头呢?难道都是艾滋病患者吗?看来,我自己一个人晚上是无法打听到这些真相的。
   (2007/1/19 JINGWA)
   今晚开几个小时长途车到加州州府DOWN TOWN(城里),看看一个州的首府是否也像旧金山的夜晚那样人来人往,穷人富人一大堆。
   由于高速公路上兜错路,颇费周折。在澳门街餐馆里吃了一只大螃蟹,和一碟白菜。才有力气再次爬进驾驶座。
   这是一个宁静得没有声音的城市。才7点钟,很多商铺都关门了。只有STAR BUCKS咖啡馆老远的可以看见寥寥两三个客人坐在那儿无耐地往窗外张望。堂堂一个州府就几条热闹的大街,难怪餐馆里的WAIRESS说,住在SACREMANTO是挺闷的,晚上没什么地方可以去。
   我还是找到几家装璜很别致的酒吧,灯光昏暗,感觉里面的人似置身迷雾之中。听不见任何声音从什么地方传出来。
   另外,还是几个黑人青少年在街角公园门口,无所事事地走来走去给这个城市带来点城市的味道。除此,没看到别的人在街上走。
   见没什么地方可以逛,顺着高速返回。这一回程,累得我脖子僵硬,四肢麻木,神志不清。
   (2007/1/20 JINGWA)
   数日来都醉心于看夜景,一个城市绕过一个城市,马不停蹄。
   还发现了几个很棒的乡下小镇,很有西部味道。可惜,西部已经没有牛仔了。COW BOY虽然在现实生活里是一个贬义词,可是,经过了时间的淘洗,这个名次却变成西部自己的文化记忆。记忆中的物体都是优美的,而且值得回味。
   真正的COWBOY的故乡是在TEXAS德克萨斯。这几天听了几首乡村民歌,其中有MOMMAS DON'T LET YOUR BABIES GROW UP TO BE COWBOYS
   很有趣的歌词:
   COWBOYS AIN'T EASY TO LEARN
   AND THEY'RE HARD TO HOLD.
   THEY'D RATHER GIVE YOU A SONG
   THAN DIAMONDS OR GOLD.
   LONE STAR BELT BUCKLES
   AND OLD FADED LEVIS
   AND EACH NIGHT BEGINS A NEW DAY.
   IF YOU DON'T UNDERSTAND HIM
   AND HE DON'T DIE YOUNG.
   HE'LL PROBABLY JUST RIDE AWAY.
   MOMMAS DON'T LET YOUR BABIES
   GROW UP TO BE COWBOYS.
   DON'T LET'EM PICK GUITAS
   LET'EM BE DOCTOR AND LAWYERS
   AND SUCH.
   MOMMAS DON'T LET YOUR BABIES
   GROW UP TO BE COWBOYS
   CAUSE THEY'LL NEVER STAY HOME
   AND THEY ARE ALWAYS ALONE,
   EVEN WITH SOMEONE THEY LOVE.
   COWBOYS LIKE SMOKEY OL'POOLROOMS
   AND CLEAR MOUNTAIN MORNINGS,
   LITTLE WARM PUPPY AND CHILDREN
   AND GIRLS OF THE NIGHT.
   THEM THAT DON'T KNOW HIM WON'T LIKE HIM
   AND THEM THAT DO SOMETIMES WON'T KNOW
   HOW TO TAKE HIM.HE AIN'T WRONG,
   HE'S JUST DIFFERENT,BUT HIS PRIDE WON'T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