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6]
井蛙文集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6

井蛙2006年看画日记
   The Willow
   布面油画 42.0 x 30.0 cm
   纽南: 1885年11月

   下落不明: 1999年失窍于荷兰的Den Bosch银行
   F 195, JH 961
   颜色与颜色之间的不一致,格调与格调之间的矛盾,比如轻快柔和的海滩,与忧郁严峻的森林,这些相互矛盾的东西,却使凡高“感到高兴”。说明他是喜欢那种矛盾与不协调混合在一起的艺术感觉。尽管纽南时期的凡高,精神上还是处于较为“正常”的时期。 然而,你见过枝叶全部竖立起来的柳树吗?我先前只知道“杨柳依依”,那是柔和得没有力气的柳树,而凡高的柳树却与我印象中的柳树相互抗衡。
   (JINGWA 7/1/2006)
   Wood Gatherers in the Snow
   纽南: 1884年9月
   私人收藏
   F 43, JH 516
   这幅画带给我的直接感受,就是一种无处宣泄的生活沉重感压在肩膀上,这种沉重迫使我想叫出声来。
   记得儿童时代因为受了点委屈而无处辩白,好几次想过离家出走。幻想要到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独居。迫于儿童的无奈,身上只有零用钱的我,竟然在小镇上四处漫游,逛了一条又一条街道,以此来完成一个人不成熟的短暂流亡。当时,一直逛到天黑,直到街上几乎没人了,直到意识到自己没有地方可以去,才回家。年幼的我竟然这么认为:回去别人的家。
   那其实就是一个儿童心灵上的沉重感。因此,当我第一眼看到这幅画,它就唤起我这一直挥之不去的惆怅。
   不然,你看看,画里的人,他们肩膀上的重物,他们背着这些东西一步一步往某个方向走去,要走到哪里去呢?走回一个熟悉的地方吧。
   那其实就是他们的家。
   (7/4 /2006 JINGWA)
   Chapel at Nuenen with Churchgoers by VAN GOGH
   1884-10
   阿姆斯特丹: 国立凡·高博物馆
   F 25, JH 521
   对于我,教堂的神圣就是不用每个周日一大早回去听一些教徒讲道。我不愿意听他们把生活和神迹模糊化的谈论。其实,米勒的《晚祷》和凡高的这幅画,是在提醒我应该去看看别人的虔诚。
   或许,礼拜仅仅是一场圣诗,一次圣餐,而没有别的声音。那该多好,我就可以在此保证,每个周日早晨能够早起,并且衣着整齐地带着我的《圣经》,回到那些浑身散发着道德感的人群中去。
   (7/3/2006 JINGWA)
   Vase with Dead Leaves BY VAN GOGH
   纽南: 1884-11
   私人收藏 1971.4.21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F 200, JH 541
   我自小就对家中的盘盘罐罐很感兴趣。看到这三个大酒瓶,我只能把它们当成是葡萄酒瓶,因为,没有比葡萄酒瓶更令我喜爱了。还有旁边那只大钵、罐子、大汤碗和两个饭碗。它们都让我看到生活的气息。就如我现在家里吃饭的碗,翡翠绿,比别人的要大两倍,太像古董店里卖的,皇室用的碗了。因为它那绿色看起来很协和,像玉,很美。因此,我对吃饭充满了热情。也充满了想象。
   (JINGWA/2006-7-10)
   Cottage with Peasant Coming Home BY VAN GOGH
   布面油画 63.5 x 76.0 cm
   NUENEN-1885-7
   私人收藏 1974.4.2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F 170, JH 824
   我酷爱这些关于农舍和农民的画,比织布工人更令我喜爱,织布工总使我看到他们脸上的忧愁和无奈,而农民却不一样,乡村景致平静而祥和。凡高是一个怜悯底下阶层生活的教徒,他的画使我们都看到了感动。虽然,也许乡村也意味着贫穷,但是,它始终还代表着精神上的富足,那就是通过劳动,我们也感受到风景的优美。
   (JINGWA 7/11 /2006)
   这幅《巴黎七月十四庆典》并不是很特别。但是,我却被那色彩斑斓的天空所迷惑。拥挤的人群,我还怀疑人们头顶上漫延的是巴黎的烟花。那是法国大革命之后,代表这个国家和人民他们最大的节日。红、白、蓝色是法国大革命的主色调,在1789年的7月14日,法国的革命者就佩戴着这三色徽章冲进巴士底狱。这场革命以血流成河宣告结束。但是,这些和凡高是扯不上关系的。我相信,这是凡高自己的色彩,使人目眩。并震撼了我们的视觉。我在这些色调中,站在一处发楞,到底那是巴黎拥挤在一起的人群吗?他们缤纷的脑袋啊,他们激昂的心情。
   (JINGWA7/12/2006)
   Wheat Field with Crows BY VAN GOGH
   布面油画 50.5 x 103.0 cm
   奥弗: 1890年7月
   阿姆斯特丹: 国立凡·高博物馆
   F 779, JH 2117
   凡高是我狂热的天才画家,他的画是我精神的归属,从这些画作上,我得到了一块辽阔的麦田。它扩展了我的诗歌的疆域,使我懂得关于我对他狂热的一切因由,也许,恰恰相反,我们的相遇是不需解释的。正如某一天,也步入那块布满乌鸦的麦田,我心中的路也通向未知和不知。但是,我相信,那些路是凡高走过的路,我们也许就不需要再从困惑中走到绝望。即使绝望,也能从绝望中得到简单的救赎。因为俗人,对于天才应该心存亏欠,天才的夭折是世俗直接导致的。而,这个世界,不应该再随便死去一个凡高。
   《麦田里的乌鸦》它是凡高生前最后一幅画,明显,凡高是热爱这块麦田的。因为热爱,他也在此,向一切未知和不知的方向,迈向天堂之路,告别孤独和冷遇。这个天才,是世俗中多余的一位,然而,他不属于世俗。他不是我们这些俗不可耐者的邻居,也不是我们的恋人,我们是他没遇上的陌生人,也是他已经遇上的陌生人。凡高对这个世界的贡献,就是让我们知道了,那些陌生的人和陌生的事儿,需要驻足。
   我匆匆写下《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为的就是表达我对一个所热爱者的离别伤怀。我不大喜也不大悲,所以,我希望通过一个南瓜孩子善良的心灵,去挽救那个一直活着的画家,去挽救一个被世人视作“不祥之兆”的乌鸦的传闻。尽管,不祥总是喜欢与艺术结缘。在我的儿童诗里,凡高只是生病了。而救他的就是那只一直捉弄他的命运中的乌鸦。孩子相信,乌鸦即使代表了不祥,但在画家的笔下,它有天鹅的美。因此,乌鸦应该去为那一直赞美它的人,眷顾他爱护他。不要让他在病体中死去。同时,我更相信,画家活着。我们希望,不管哪个时代,都应该有凡高这样的天才的诞生。
   这不是我对凡高所要表达的最后一行文字。相反,我特意让它在时间的逆转中过早地来到我的面前。这样,我就不必在读完凡高最后一幅画作时,有告别仪式。我恐惧任何告别仪式。
   在凡高死去的半年后,那个一直赏识他、爱他的弟弟提奥,也相继死去。
   我不解,为何提奥也不活了?然而,这是最好的答案:皇后死了,皇帝郁郁而终。
   (7/15/2006 JINGWA)
   周末早晨,我就躺在沙滩上,头顶上是灿烂的阳光。在你的深夜里,我能感受到晴朗的天空,粘着电话彼端传过来的熟悉的声音,像是海鸥飞过肩膀。你距离我其实是多么近啊。
   我从来不渴求你来到我的身边,因为,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离开我自己,我多么害怕,有朝一日,你发现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我了,你会为失去我而难过。可是,我希望,你永远不要远离我。哪怕今天,你到了另一个远方了,我每时每刻都在惦记,我无力的誓言。和你沉默的挥别。
   夜里,我能听见这面大海的呼吸,很近很近。所以,每当失眠,我总是想从床上爬起来,看看海水是否涨潮了,或者退潮了。
   (7/18/2006 JINGWA)
   这是一个宁静而优美的小岛,我原本的意愿是希望在这个岛上,能写出好东西。可是,遗憾。
   不过,沙子上的脚印是我踩下的,我相信,即使我死去,阿拉米达会记住,曾经一个诗人在此停留过,一个电话打到天堂,一个声音传到地狱。
   (7/17/2006 JINGWA)
   The Red Vineyard
   布面油画 75.0 x 93.0 cm
   阿尔: 1888年11月
   莫斯科: 普希金博物馆
   F 495, JH 1626
   凡高一生画作据说有两千多幅,生前只出售过这幅《红色葡萄园》,1890年,被比利时画家安娜.博赫以400法郎的价格买下。
   1890年,凡高在1890年的7月29日告别了人世的孤独。也就是,这幅画是在他死前几个月卖掉的。这个怀才不遇的天才,在他死后,他的作品竟然价值连城。想来,还真讽刺。
   我因为喜欢葡萄,几次三番到加州著名的葡萄园NAPA 游逛,希望一睹葡萄开花的壮丽景色。可是,朋友告诉我,葡萄是不开花的。我将信将疑。(我真希望她不要说出这句话。)
   但是,此语一出,完全打破了存留在我脑子里“葡萄开花”这个完美的意象。
   不过,凡高将阿尔的葡萄园画得如此火热和令人陶醉,我也就原谅了那个给我多说了一句话的朋友。
   (7/21/2006/JINGWA)
   Child with Orange
   布面油画 50.0 x 51.0 cm
   奥弗: 1890-6
   温特图尔: Villa Flora Winterthur
   F 785, JH 2057
   我无法相信,画这幅画的人,竟然会在一月之后举枪自杀。
   画中的孩子,手里紧紧攥着那个成熟了的橙色桔子,眼睛充满了喜悦,而她嘴角边也微露笑容。凡高在临死之前,仍然是一个对艺术最高境界充满了幻想和追求的画家!这,多么令我感动!
   黄色的花丛,尽管,凡高的黄色调,总给人不安分的认识。但我从这花丛中,感受到了一片生机。人之于生命的热爱,世界之于艺术的热爱。为何,这样一个对生活有念想的人,会毅然离开?
   不,他始终是热爱艺术的,哪怕在他对自己开枪之后,抚着最后的伤痛回到寓所,他还坚持为那个对受伤的凡高感到好奇的13岁小女孩阿德琳画肖像画。
   其实,说到底,一个对生命表现出百分之百真诚的人,才有可能被称之为艺术家。
   (2006/7/25 JINGWA)
   一看到这个“11”,我就浑身发冷。多年前的一个11日,使我终生不悦,并且无法改变。是我的生日。
   多年前的一个世界性灾难,使我对生命的感觉顿时麻木,也使我终生不悦,我本来写了《掀开你的面纱,伊斯兰》,那首诗是为伊斯兰而写,力图为挽救他们被世界孤立所作的小小努力;然而,我彻底放弃了我的努力。尽管,我仍然没放弃我作为一个人的道德立场。
   另一个11日,2006年2月,同样使我感到不悦,虽然谈不上终生蒙上了阴影,起码,这是一个使我一想起来就伤感的日子。说明,在那以前,我是一个多么自恋的人。 最近6月11日,某个人离开了,不算悲伤,最悲伤的是,我不再渴望这个人再次出现。
   《诗人老人》是11月11日所作,是我在伯克利时最不快乐的日子,没想到,11竟然是一个纪念日,一个多重意义的纪念日。
   (2006/7/27 JINGWA)
   The Man is at Sea (after Demont-Breton) BY VAN GOGH
   布面油画 66.0 x 51.0 cm
   圣-雷米: 1889年10月
   私人收藏 (1989.10.18-21纽约索斯比拍卖行)
   F 644, JH 1805
   这就是为了凡高去自杀的妓女吗?那个被世人唾弃的凡高的情人吗?我只能从她忧愁的面容看到,一个男人出海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虽然,凡高这幅画是模仿DEMONT BRETON的,可是,明显,每个画家所表达的心中的忧思有别。这个女子和那个女子虽然都在想念自己的男人,但是,凡高笔下的却是自己心中的忧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